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十年一骁如知秋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需要的真相(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需要的真相(一)

窝在莫骁怀里,被属于他的温暖慢慢暖化身子的我。在看到情绪如此复杂多变,以及从她嘴里说出那个令人愤怒,却又无法发表言谈的安姐。

我的心是沉寂的,冰冷的,像是万年不冻的海,突然间冰冻三尺。

寒气由心往外慢慢散发,侵入百骸,灌满四肢。

莫骁察觉到我的异常,搂着我的手骤然收紧了一些,看过来的双眸里写满了担心跟心疼。

我强撑着快要支离破碎的身子,勉强地舒展开苍白的脸庞,冲他浅浅笑着。

“后来呢?”

侧头看过来的李毅,似乎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担忧的看了一眼后,继续问道:“那你又是如何把她给夏叔叔的呢?”

“也是缘分吧。”

安姐抛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轻手拂过酒杯的杯沿,“那天正好是他跟着林涵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我看着他们互相搀扶,看着彼此的双眼里尽是爱慕。想着他们两个如此相爱,肯定会给这个孩子一个幸福温暖的家。于是,我便把孩子偷偷地放在了他们身边,然后扬长而去。”

“若不是后来在工作中再次遇到夏季,或许我这辈子都活在自责跟噩梦里。”

安姐话音刚落,一旁不说话的林涵女士泪眼汪汪道:“那天也是我刚刚怀孕三个月的孩子,不幸流产的日子。所以当看到那个裹在襁褓里,粉嫩嫩地你时,我是感激上苍的,感激它又给了我一个孩子。”

所有的事实都尘埃落定,得知真相的我们却没有一个人松口气。好像安姐说出的事实,只是这件事发酵地另一个版本。

也或许她嘴里的事实,是她凭空捏造的,无法取证的。

好像林涵女士说的是一场救赎,也是一场寄托的心安。

身子早已支撑不住的我,全然已经没有在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不然,有事的就不光我一个人了。

何况听完全部过程的夏知冬,红着一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看着林涵女士跟夏季大人,问着连他都感觉可笑的事情,“她说的都是假的对不对?夏知秋是我的亲妹妹对不对?”

我不知道夏知冬为什么非要肯定这么一个事实?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接受这个现实?更不明白他为何看向我的双眼里,多了苦涩跟自嘲。

“那个男人是谁?”

在询问林涵女士跟夏季大人无果后的夏知冬,愤怒的双眼把眼底那抹微弱的自嘲吞噬。而后像头发怒的狮子一样,盯着安姐恶狠狠道:“你告诉我,我要去找他算账。”

安姐不语,抿着唇似乎在考虑说出来以后,所带来的后果以及会不会引起娱乐圈不可预估的轰动。

又或许是在考量,考量这件事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莫骁,我累了。”

在安姐即将开口之前,我忙开口有气无力的看着莫骁道:“我想回家。”

我的身子已经有如万年寒冰般冰冷,脸色也因为寒冷跟打了厚厚的粉底一般,苍白一片。

看着这样的我,莫骁强忍住眼底所夹杂的眼泪,轻轻点头。然后把我拦腰抱起,起身准备离开。

“妹妹。”

身后传来夏知冬有些局促不安的声音,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夏知冬正儿八经的喊我一声妹妹。

只是,他声音里所夹杂的难以言喻的悲伤,好像我这一去,就永远跟他划清了界限,永远都不在是他护在手心里,心坎上的妹妹了。而是成了一个陌路人,一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他的生命里,却留下不可抹灭痕迹的陌生人,“你,不想知道那个渣男是谁吗?”

双手搂着莫骁脖子的我,听到夏知冬的话后并没有回头。而是脸上蔓延起一丝苦笑,“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无非是给自己添些烦恼罢了。”

声音随着控制不住的眼泪一起落下,我轻轻闭上眼,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以免夏知冬觉察到我的异常,从而做出追悔莫及的举动,“在说,我夏知秋这辈子,有你这个哥哥,有林涵女士跟夏季大人,也就够了。”

说完这句话的我,好像如释重负般轻叹了口气,然后把头贴在莫骁胸膛上,安静地听着来自他胸膛里的心跳。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个活人,还有着微弱的生命气息。

莫骁低头看我这样,双眼微微晃了晃,而后一句话不说的抱着我出了包厢。

因为刚才跟李毅对峙时,莫骁喝了杯酒,再加上酒后不能驾车的缘故。

抱着我出了酒店的莫骁,小心翼翼地走到街道旁准备拦辆出租车时。身后便传来了李毅的声音,“我送你们。”

莫骁侧身过来看着西服上的领带,因为心情浮躁而被扯的有些凌乱的李毅。冷声道:“刚才你没喝酒吗?”

李毅可能觉得即使领带被扯开了,也让他有种被人掐着脖子,即将窒息的感觉。于是他索性把领带随手扯开丢到莫骁车上,并顺手解开脖间的两颗扣子,气急败坏道:“老子不喝酒。”

听着李毅自扇耳刮子的话,若不是我现在浑身无力。我肯定会跳起来对着李毅就是一巴掌,问问他当年跟我和莫骁见面时,手里端的是什么?

站在原地看着李毅的莫骁,在心里考量了一下李毅话里的真实性后。抿了抿有点干涩地嘴唇,“多谢。”

“谢个屁。”

李毅可能是被安姐的话刺激了,接二连三的做着与他年龄跟性格十分不相符的举动,“要谢也得是我谢你,谢你把她看得死死的。”

不用李毅解释,我就能猜出他话里的人是我。

或许李毅在没听到安姐的话以前,对我的身世也就往好处了想。即使在不济,或许也差不到哪儿去。

可他却没想到,我的身世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

虽然他常年在这个圈里混,也或多或少的知道并且见识过,那些因为爱情放弃了身段,可最后却被无情抛弃的女人。也知道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法则,每个人都抵制不住奢侈跟星光璀璨的诱惑。

可当这些都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心对这种事情是痛恨的,愤怒的。

他不敢想象,若是当年滢露没有碰到安姐,安姐没有碰到恰好去医院的林涵女士跟夏季大人。

我的命运又该是如何?生存还是毁灭?

无从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