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小大夫的传奇人生 > 第215章 陷 入 危 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他们姐弟刚想离开的时候,咖啡店的老板已经报警,警察已经走了进来,看到已经有人倒地,他们才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先带回警局再说,就这样他们被带进了警察局,那三个青年人被送进了医院,两个被马小伟踢倒的还没有到医院就已经发现了他们没事了,所以马小伟直接被排除在事件之外,这样他才有打电话的机会,而马小娇就麻烦了,医院传来消息,说他们治不了那个青年人的昏迷,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药品,想解毒必须要施毒人亲自去解毒,可是马小娇是偷小姨妈的,她也不知道如何解毒。

正在踌躇的时候,傻姑走进来说:“警察先生,她还是一个孩子!出于保护自己才使用这种喷雾的,这是医疗手术台上让患者快速麻醉的药品,对人没有毒害作用,我过去随手就能让他好起来,就是我不过去,他十个小时之后自己也会醒过来,主要是我的孩子受到了惊吓,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耍流氓怎么处理,我的孩子已经受到了惊吓,我们强烈要求起诉他们,让他们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任何人都怕打官司,尤其是在这种资本主义国家,一打上官司,各种报纸媒体一介入,他们家的企业一定会受到影响,当警察把情况反馈给闹事家长的时候,那家的家长上赶着过来给傻姑她们赔罪道歉,最后傻姑还是息事宁人了,因为她们身在异乡,得饶人处且饶人是最好的做法,不然一定会带来后患。

但是通过这次事情,马家姐弟终于懂事了,这里不能和国内比较,随便出现一点事情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年轻人好好完成自己的学业最重要,随便到社会上去招摇那和找死没有两样。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新学期就开始了,学院把傻姑和她的四个学生安排到了远离学院的科技城里,那里有着非常严密的保安措施,进入第一道关卡都是每个人输入指纹记录,电子警察检查过后才能开关放入。

第二道关是保安人员检查,凡是进入实验区的人必须把与研究工作无关的包包和衣服存进每人一个大保险柜里,穿好实验服装才能进入工作场所。这里也是傻姑第一次遇到的管理最为严密的实验室。

今天前面带路的是傻姑的助教薛丽丽,因为这里面她过去进来过,所以她带着大家很快就找到了第七实验室。走进去一看惊呆了,这里就好像事先安排好了一样,导师的办公室在里面,她门口就是随叫随到的助教薛丽丽,四个学生都是背对背地坐在已经写好桌牌的计算机前面,她们刚刚坐下头顶上的面部识别装置就启动起来,刷好每个人的脸,紧接着就是计算机自动启动,接下来窗口提示每个人开始设置自己的密码系统。

傻姑看着实验室的这些先进设备,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搅进了人家的科研前沿,自己现在是一点退路也没有,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接到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每个人必须熟知实验室保密守则和这里面的具体规定,这是在这里工作的所有人必须认真遵照执行的。这些东西给新来者两个小时的时间理解,接下来就是布置课题。

来这里的博士生的研究课题还是由博士生的导师牵头,课题到了导师那里由导师来给每个学员布置任务,他们每个人都是只对导师负责,他们互相之间是没有什么可讨论的。所以来到这里的人几乎一天都不用说一句话,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不停地工作。

傻姑知道这样如果搞三年的话,这几个年轻人都会得上抑郁症,这是专业人士搞精尖科学的地方,而她和她的学生给他们搞这个就有点过了,针对这种情况,她向学院的领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说:“我在我的国家和赫尔辛基大学都是带过博士研究生的,这些人都是毕业后才能进入专业人士的研究队伍,这些学生的素质和技术还有待于提高,直接去给他们搞这些人类的基因组科学是不是有点早了,再说我也不想去搞那些死板的研究,如果你们真的想这样做,那请你们另派导师,我可以带那些进入医院行医治病的学生”。

一周后上边同意了傻姑的请求,她可以带着她的四个学生到学院内部的实验室完成学生们的实验课,那里暂时不让他们过去了。

后来薛丽丽打听到了消息,他们让傻姑带着学生进入那里,主要是想利用傻姑个人的能力为他们的研究做贡献,至于那四个学生纯属瓜菜代,现在傻姑提出她不想搞那样的研究,让别人去带学生的时候,他们觉得留下那些学生什么用途也没有,所以最后把他们都赶回了学院。

傻姑的学生奥德里奇病了,他是晕倒在学院的实验室里,傻姑给他一摸脉搏就知道这个学生肯定是吸毒过量,她赶紧让薛丽丽通知学校保卫处,不然出现其他问题她们一定会受到影响。薛丽丽打过电话不久学院的保卫处就来人直接把奥德里奇给带走了。

两天后傻姑的实验室过来十几个缉毒警察,他们把整个实验室给翻个底朝天,最后从奥德里奇的计算机主机箱里搜查出来五十克毒品海洛因。现在问题出现了,傻姑她们都得接受调查,实验室关门了,傻姑带着两个孩子回家等待消息。

让傻姑不知道的是,奥德里奇的吸毒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他们不想让傻姑做这些平平淡淡的事情,还是想让她把身上的本事贡献出来,他们这是千方百计地在榨取傻姑的技术!

直到傻姑第二天在自家门口接到了一封信,她才醒悟自己现在落入了人家的陷阱里。

这是一封匿名信,信中告诉傻姑说:“你已经被人家利用了,他们是一个利益集团,并不是英格兰国家行为,给你配备的两个学生,其实就是监视你所有行动的人,如果你继续在他们的实验室继续为他们搞研究,他们和你会相安无事,但是你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走出了他们的实验室,现在的实验室说白了就是为你自己的两个孩子搞得,你相信他们会让你们平心静气的研究下去吗?所以才出现了吸毒的奥德里奇,如果不是他有可能就是那个拉丁”。

信中接着说:“你们马上想办法离开这里吧!这里已经没有你们值得留恋的东西,如果真想离开!请庄教授还是得病吧!装上两个月的病,让所有的人最好认为你已经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的时候再想法离开,来教堂听经吧!上帝一定会帮助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