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化仙鬼 > 第一三九章 一顾蛇洞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三九章 一顾蛇洞3

敛羽转身出了蛇洞,两个老灵面面相觑,不知是逐流假戏真做,还饶有兴味地将他望在眼里,霍姬清冲二人打了禁声的手势。

“逐流大人,莫非当真了?”白茹笑笑地将他望着。

逐流陡甩下袖子,扭过头望着别处。白茹说他醋海生波,当真没错,他就是醋海生波,明明二人已结琴瑟,却为何要待他人如此亲热?就算做戏,也未免过头。

白茹渐渐沉下脸色,为自己斟了杯酒,轻叹口气饮下了。

不时,敛羽带了七八十人进洞,吩咐了手下战灵逐层洞府细心搜寻,切莫打乱了洞中陈设,这才在白茹的邀请下重新落了座。

“白茹姑娘,在下无意冒犯,还请姑娘恕罪。”打从刚才起,敛羽便不再称呼白茹为蛇母大人了,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逐流冷冷地哼过一声,转身走开了。他原想着,直接回月迷津算了,可碧草间毕竟还未择清干系,他有些不放心。

白茹收回望着逐流背影的目光,视线在敛羽脸上一定,见他面带热切,急忙移开,“不妨事,毕竟是军中要务,将军也是身不由己。”

药蛮儿饮一口酒,砸吧着嘴,有意无意地攀谈着,“盘古墟一战,六位主事身先士卒,东篱先生和皓真先生还好吧?”

“有劳前辈记挂,大主事二主事都受了些伤,好在无甚大碍。”

紫绡接过话头,“嗯,幸好还有东篱先生在,否则灵族,真要群龙无首了。”

敛羽忽然想起什么,急忙抱拳,“在下失礼,还未请教两位前辈尊号。”

药蛮儿勾起嘴角思忖刹那,看向紫绡,“老朽,乃闲云。”

“老身,野鹤也。”紫绡会心一笑。

敛羽点了点头,闲云野鹤,想必这两位上灵不愿道出真号,也不愿插手族中事务。

转而看向紫绡身旁的霍姬清,微微一惑,这女子带有人族气息,生得钟灵毓秀,比之灵族大多数女灵都要美貌几分。

再看她小腹微隆,竟带有身怀六甲的笨拙之态。灵族人不能受孕,人尽皆知,这倒奇了,此女子到底属灵族还是人族?

药蛮儿呵然道,“这是小女姬清,老朽从人族捡回来的女儿,这孩儿在盘古墟蒙难,无处投靠。”

霍姬清施施然站起身,给敛羽福身行礼,“见过将军。”

“姑娘不必客气,还请坐下说话。”敛羽毕恭毕敬,羞赧道过。

席上片刻沉寂,一名战灵步进了洞,“将军,属下在一处洞窟中,发现了一样东西,还请将军移步查看。”

白茹心中一震,仓皇间望了望紫绡和药蛮儿,二者急忙使个眼色劝她镇定。

敛羽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一席攀谈,几杯酒水,不知不觉已对白茹心生好感,有那么片刻竟觉得有些心慌意乱,急忙站起身随着前来通秉的战灵去了。

二人去向正是先前苍决和擒霜结茧的阔洞,白茹倏然收回目光,低声道,“坏了,可能会有遗落的尸茧!”

紫绡突地扶正身形,有些惊慌失措。

“这可如何是好!”药蛮儿亦是心急如焚。

白茹猛抽一口凉气,缓缓吐出,稳了稳心神,冲外面喊了一声,“红冠!”

二蛇女应声贯入。

白茹两步并到近前,垂下头在红冠耳朵根儿上嘀咕了几句。二蛇女点头称是,出了碧草间。

紫绡、药蛮儿不解,惑惑相看。

冲两个老灵略点个头,白茹倏然闪了身形掠向阔洞。

其时,敛羽已将石缝中的尸茧捏在手中,仔细相看。一模一样,都是死茧,跟合欢谷中冒充戾蛇卵的东西一模一样!

“白茹姑娘!你!”敛羽听闻风声转过身来,白茹正站在洞口。

白茹望着他,并不开口,脑中飞速想着对策。

“你为何会有这种东西?你怎会跟尸族人扯上干系?”敛羽握紧尸茧,沉声道,“姑娘大可言讲清楚,此事,是不是逐流所为?”

洞穴中传来断灵铡的巨响,白茹眉目一横,陡甩下袖子,敛羽、连同阔洞内十余个战灵统统瘫软下去。

紫绡和药蛮儿急掠进洞,见洞内横七竖八躺满了战灵,急忙问道,“小白茹,这是何故?”

“我暂且将他们魅住了,外面有红冠为我周旋,其余搜查的战灵,蛇儿们自会料理妥当。”

左右踱开几步,白茹犹豫道,“两位前辈,要想避过此劫,还需你们相助。”

紫绡急道:“小白茹尽管说,只要能帮得上,我二人绝不推辞。”

“呆会儿,我差蛇儿们将所有搜查的战灵搬到主洞,大摆宴席,做个杯盘狼藉的形状。两位前辈均通医理,可否想个办法让他们记不清发生了什么?”

药蛮儿愣了片刻,对策倒是个好对策,就是手段上有些不齿。

“这个简单。”紫绡痛快应了。

白茹心下稍宽,步到敛羽跟儿上,蹲下身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取出尸茧,立刻用灵火毁去。

又叫来几个蛇精吩咐了几句,众蛇儿齐齐出动,七手八脚将散布在十七层洞府中搜查的战灵一一搬进了主洞。

主洞中设好百人宴席,歌舞齐备,差众蛇儿们吃饮玩乐,动静越大越好。

紫绡调配好一味糊涂药,交给蛇精们兑在酒中给战灵们饮下,为防横生枝节,又给所有战灵灌了好些酒水下去。

碧草间外肃然无声,数千战灵听着洞里歌酒喧哗,面上不表,心里却止不住地怨声载道。

一个时辰以前,两个红衣蛇女已出来传过号令,说是敛羽将军搜查过蛇洞,决意留下来吃酒,叫众战灵稍候片刻。

两个时辰以后,日色渐暮,洞中喧哗渐消,白茹屏退众蛇儿,环视了洞中一圈,七十八个战灵醉卧桌案,各个一身酒气。暗自点了点头,取下敛羽腰上的将军令交给红冠。

“去,拿着这东西,告诉外面那帮家伙,让他们回去。”

“是。”二蛇女接过令牌出去了。

紫绡和药蛮儿唯恐敛羽醒来疑心,坐在案前一杯接一杯的饮酒,此时尽都有些熏熏,醉眼迷离的支了颔,昏昏欲睡。

白茹将手心里的灰线蛇卵轻轻搁在敛羽案头,左右端详了片刻,觉得应该看不出疑点,这蛇卵跟死茧至少有个七八分相像。

“蛇母大人,碧草间外的战灵尽数退去了。”二蛇女进洞通秉,交还了将军令,转身离开。

白茹沉息一声,看了令牌片刻,端端正正摆到敛羽案头。

啪啪,轻抚两掌,伏案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