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化仙鬼 > 第二十六章 炼化尸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草草掩埋掉天族人尸身,二人一前一后往鬼蜮行去。

一路上卫忠既兴奋又胆战,自被子虚空炼化成活死人,到现在已俞八百年。八百年无着无落,与白羽飞虎为伴,山中岁月难熬,一日落寞过一日,早就心灰意懒。老早就听子虚空提起过幽冥墟的鬼蜮,众鬼同心,永夜狱火,纵酒欢歌,亦有充盈戾气养尸俢魄,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能有个安身之所,为人为鬼都是大幸。

眨眼间到达鬼蜮。

大雾迷茫,洞口魂阵啸叫涌动。卫忠第一次见,满心好奇。他将石壮尸身稳稳托在臂上,跟随苍决的玄色背影步入魂阵。

阵中野魄无数,或是呢喃,或是尖笑,偶有女子哭泣,孩童呓语,或近在耳边或遥不可查,音色无不是空幽哀怨诡秘难言。不时有野魄拉扯他的衣袖,抚摸他的脸颊,亦或是覆在颈后说些难辨之词。忽而传来一女子歌声,音色轻柔婉转既似叹息又似呻吟,曲意古怪,浓腻无方,听的卫忠心慌气短面红耳赤。左右两侧长明灯,燃着突突鬼火,忽大忽小,随着声音多寡高低起伏不迭。

卫忠双目紧闭,步步向前。越过魂阵,紧随苍决穴行至流淌着岩浆业火的河道旁。穿越河道中的壁障,沿着鬼头灯走入密道,末端横亘一条巨大深渊,两侧悬崖峭壁相隔甚远,渊底深黑,戾气攒动如飓风登岸。苍决率先跃下,卫忠紧随。

一路上眼花缭乱,五感混沌,穿过浮石大殿,二人转入其中一个洞口,再向前疾驰片刻,便停了下来。眼前是一扇巨大黑门,高达百丈,巨门左右各站两员鬼将把守,四员鬼将身材魁梧,身高两丈有余,脸型狭长怪异,宽眉大眼,身披铠甲,头戴钢盔,手执鬼头大刀威严无比。

守门鬼将一见苍决便即跪倒叩拜,口中不置一词,个个哑然。巨门敞开,门上鬼头铃铛随门扇开启响声大作,声音之巨惊天地泣鬼神。

二人跨进门内,巨门便即合拢。卫忠眼前漆黑一片,忽然,突突突几团微弱鬼火幽幽燃起,“腾”的一声,火苗变大,高俞一丈。这时再看,这处所在原是一处天然岩洞,四壁是暗黑岩石,高不见顶。岩洞中央一条路径,两侧皆是高大无比的鬼头火把。火把下站满了人影,影影绰绰无法可数。人影头颅低垂,五官隐在黑暗中,个个犹如石俑纹丝不动。

卫忠尽管已属尸族,对死人尸首见怪不怪,可数目如此之多,戾气如此之繁,却是见所未见。当下里,只觉得头皮发麻,心肝颤动。

苍决负手走在前面,卫忠托着石壮尸首紧紧追随。行至路径尾端,苍决在漆黑石壁上摸了几把,一道暗门忽然开启。进得门中,鬼头火把燃起。这处所在比之石门之外,要狭窄逼仄许多,是处暗洞。洞中陈列十几块巨大黑石,表面平滑,其中八块黑石之上各悬浮一个巨大蚕茧模样的物体,茧体两侧抽出茧丝紧紧缚在两侧石壁之上。

“放下吧。”

对着其中一块空着的黑石台面苍决挑挑下颚,示意卫忠将石壮尸首放在那里。

卫忠放下石壮,说道:“殿下……可否……可否救救他?”

苍决示意卫忠退开,取出镇魂钟,以骨箫起语牵引石壮魂魄出钟。箫语一起,卫忠顿觉周身烦恶,难受至极,仿佛自己的魂魄也要被箫语牵出体外。他咬牙忍耐,但见一团白影从镇魂钟之中摇曳而出,纤弱无骨,犹如海中水母。飘飘悠悠落至地面,便成一个人形虚影,虚影似乎半点气力也无,勉力支撑将将爬起。卫忠连忙去搀,双手穿过虚影抓了个空。

苍决按下骨箫,对虚影道:“小鬼,可认得我?”

那日炎家大殡,苍决曾挺身救过炎凌,石壮自然认得:“是……是你?尸族人。”他声音空洞,气若游丝。“我这是在哪儿?”

“鬼蜮,你已是死人一个。”苍决冷道。

石壮气不打一处来,强撑身体坐起来,虚弱道:“疯子……我既死了,你在……你在跟鬼说话吗?”

苍决点点头。

卫忠站在一旁摇头、摆手、挤眉弄眼,唯恐他出言不逊惹怒了苍决,哪知他魂不驭体,一着急更是不灵,龇牙咧嘴奇奇怪怪。

石壮扭头看着卫忠,不解其意,不知这俩人在搞什么。

“小鬼,与你呆在一处的天族人是什么来路?”

苍决一口一个小鬼,石壮顿时大为不悦:“你才是小鬼,你全家都是小鬼!”

卫忠想上前插话,苍决摆摆手。口中打起一个呼哨,一阵疾风裹挟一阵黑烟,如长蛇般蜿蜒出现,缠绕在石壮身畔。

石壮霎时感觉周身刺痛,如万虫蚀骨,大叫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不敢了!不敢了!我说,我说便是!”疼痛顿时减轻,“我只知他叫鹊青,至于来路,我也不知。”

“当真?若有半句虚言,再让你尝尝野魄蚀魂之苦。”

“当真!当真!不信你问卫忠!”

卫忠连连点头如鸡奔碎米。

想起炎凌之前称这少年为“苍决”,石壮唯恐他再发难让自己受苦,当即软言道:“苍决大哥,鹊青不是坏人,他教我和炎凌练剑,还保护我们。炎家大殡那天,忽然出现几团好厉害的黑雾,来势汹汹,他是第一个冲上去的。方才我们在林中歇午,几个透明人影又来为难,他也是第一个冲上去的,方才……”话说了一半,石壮忽然顿住,“方才……有人冲我而来……然后我觉得脖子一疼……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哎?我为何会在这里?”

苍决对着黑石上的尸首挑挑下巴,让石壮自己去看。石壮四肢无力,冲身侧黑石瞧了一眼,伸出手去抓那石壁支撑自己起身,没成想却抓了个空。他以为自己眼花,再去抓手臂竟没入黑石中,吓地他一把缩回手来。

石壮诧异地看看卫忠,又看看苍决。卫忠想开口却没忍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苍决不知兀自在想些什么,并不理会。石壮使足了力气,才勉力起身。

摇摇晃晃站起身形,一眼瞥见黑石上躺了个人,衣着与自己相同。那人脖颈间一个破口,半边脸颊乃至前襟都沾满了干涸的血迹。石壮又去看那人面容,更是大惊,不由得跌跌撞撞后退两步。

“这……这人相貌为何跟我一模一样?”

卫忠自从入了幽冥墟,心性逐渐澄明,鬼蜮阴浊气息充裕,吸纳几番,头脑便清楚了许多,此时开口,也不再结巴。

“石少爷,方才你在万窟山中被天族人刺死,殿下命我将你尸身带回鬼蜮。”

石壮脑中一闪,忽而记起林中那幕:“我见那透明人影冲我而来,便迎了上去……然后……”说着,便捂住脖颈,一脸的不可置信,“我真死了?”随即想到爹娘膝下只有他一个儿子,立时痛楚难当,“我爹娘怎么办?我不能死啊……我不能死……苍决大哥,救救我,我不能死!”石壮说着已经跪倒在地,膝行向前就要拉扯苍决的衣袍下摆,却又抓了个空。

“人世轮回,生死有命。”苍决转身背对石壮,不再看他。

“苍决大哥,你是尸族人不是吗?卫忠也是尸族人。你们纵使死了,也能思能想,与常人无异,你们一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我,我还年轻,我还未给家中二老尽孝。”

“你可知脱离轮回道的后果?”

“我不管什么后果,苍决大哥,求你了!”石壮一缕幽魂已哭的涕泪滂沱。

卫忠于心不忍:“石少爷,脱离轮回道,便永生永世不可入。殿下也是为你好,做孤魂野魄受永世凄苦,又有什么好处?”

石壮手臂沉下,过了许久坚定道:“苍决哥哥,我不能死,救救我。”说罢,俯下身形,一个长头磕在地上,便不再起来。

“不后悔?”苍决缓缓道。

“不后悔!”

“炼化尸身须得十年功夫,你可等得了?”

“十年?”石壮口中嗫嚅,“我爹娘还年轻,十年功夫也来得及尽孝……等得了!”

“好,这是你自己选的,日后后悔也怪不得别人。”

“等等,我可否给家人留封书信?”

“好!”苍决扬起衣袖,将石壮魂魄拍进黑石上的尸首之内。

睁开眼睛,已躺在黑石之上,有了身心俱存之感,只是四肢沉重,不听使唤。石壮摸摸脖颈间干涸的血渍,竟不觉疼痛,心中迥异。

“你已起尸,只剩半盏茶时间,切勿拖延。时机一过,魂魄游离,便是炼尸也难成了。”苍决口中打个呼哨,不多时暗门嚯啦一声打开,一员鬼将送来笔墨纸砚。

石壮手脚木讷,支撑着自己起身,踩在实地摇摇晃晃,浑似血肉之躯根本不是自己的。就着洞中鬼火微光,写了一封书信。信中对自己已死之事,只字未提。他将书信交给卫忠,满心郑重。对卫忠叮咛再三,送信时切不可吓坏了二老。

交代完毕,石壮对苍决点点头,示意“可以了”。

“躺下。”说完,骨箫起声。

起势之声苍凉兜转,如泣如诉,时而如杜鹃啼血暗夜争鸣,时而如秃鹰烈舞长空锐啸。

卫忠静立一旁,暗着袖角,几度拭泪。

石壮缓缓闭上眼睛,十五载生身场景划过脑畔。

继而,箫语陡然浓烈,如飓风催岸暴雨洒窗,一念生,洪涛巨浪瀚海风尘;一念灭,沧海桑田星移斗转。

卫忠一脸肃穆,似在回忆生前之景。

石壮双目紧闭,周身飘飘摇摇,如柳絮逐风。时而,站立家中庭院,娘亲从旁走过,唤一声,“壮儿,进屋吃饭。”时而,身处万窟山中,爹爹纵马疾驰在前,拨马转身,喝一声:“壮儿,好身手,射得一头麋鹿!”时而,看到炎凌牵着九儿,从炎家大门转出,迎面走来:“石壮!走!看灯去!”时而,看到年轻的娘亲,对着襁褓里的自己微笑,“看!他爹,壮儿长牙了!”时而,看到年轻的爹爹,抱着自己匆匆跑进炎家:“炎大夫!救救我儿!”……

箫语声声,一声急过一声,陡地升至最高。“吭呛”一个哑声,忽而急转直下,先是暴雨梨花,其次春风化雨,再者艳阳高挑,最后成蜻蜓点水、春风拂面……

卫忠悍然,听到此处顿感众生皆苦。

石壮闭目微笑,一脸安然,眼角垂下泪珠一粒,便即沉睡。

此时,箫语更低,时断时续,几不可闻。一个轻微哑声别过,最终按下。

苍决收起骨箫,取过镇魂钟,对着黑石叹息一声。

“卫忠,子虚空的驭兽官不必做了,就跟着我吧。”他瞥一眼卫忠一副残破不堪的皮囊,又道:“去前面,挑一副好皮囊。”

卫忠还自浸淫在箫语中,错愕一霎,低声道:“是,谢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