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化仙鬼 > 第七章 空谷之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短短几日,落英谷闹鬼一说便于坊间传的扑朔迷离。

以往五年一度的百花盛会一开,宿安城要从二月末热闹到三月底,云游客们来往成群,赏完蕨萝昙再赏其他奇花异草。明月楼耍狮弄舞张灯结彩,一坛坛多情熬在楼内靠墙齐齐码到屋顶。云游客们往往长聚于此,通宵达旦,喝酒行令,酒色缠绵,不亦乐乎。

而今年因这百花盛会上的奇诡之事,赏花游客纷纷于次日检点行囊匆匆离去。落英谷闹鬼之说越传越奇,直传的神乎其神。其中传言最盛的,说是:“落英谷本就是个死人坑,埋得都是孤魂野鬼,恶鬼用蕨萝昙作饵,以异香诱人,吸人魂魄。谷中昏倒的游客,搞不好就给吸走了一魂两魄,若不把魂魄找回来,即便不死,也要变得痴痴傻傻。”

听此传言,炎凌只当笑谈,照例出门游玩,只是长街之上行人寥寥,偶有路人也形色匆匆,想来均被那恶鬼瞎话给唬住了。

转眼十余日过去,正值满月,父亲炎萧接待完最后一位病患于戌时闭户,宿安城一派寂静,偶有犬只吠鸣。

炎凌翘着二郎腿躺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久不能眠。这些时日,他时常回想百花盛会当天的所见所闻,虽不信传闻中的恶鬼怪谈,但那天自己也绝不只是睡着了那么简单,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阵子九儿与自己状貌如常,一切安好,宿安城也没再传出什么怪事。倒是那个叫苍决的少年,留下一条玄衫便没了踪影……

他抖动着翘起的那只脚,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从床榻上坐起来。

玄衫是上乘的锦丝玄衫,对襟处绣着状似骷髅的奇怪暗纹,炎凌捏起玄衫一角置于鼻尖,闻到一股淡淡的檀木清香。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这时朗月清明,皎洁的月光从窗外一格一格的照进来,炎凌看了眼窗外夜色,当即下定决心,将玄衫搭于臂弯,推门走了出去。

明月楼这几日生意寥寥,店门口的伙计用干瘦的身躯倚在廊柱上打着哈欠,见来客是个衣着华丽的俊俏少年,当即抖擞精神道:“客官里面请!客官您打尖儿还是住店?吃宴席还是喝花酒?”

“伙计,六坛多情熬,一桌上等宴席!”

“好咧!”店小二把手上的抹布往肩头一甩,随即扬起脖子拖着长音给后厨报菜:“六坛多情熬!一桌上等宴席!”

“等等”,炎凌打断伙计,“酒菜须得差人给我送去。”

“哟,好说!小爷您自管报上哪门哪户,酒水饭菜热热乎乎即刻送到!”

“酒菜随我送去落英谷。”

伙计尖尖的细脸一沉,低声道:“这……难道您没听说落英谷大白天都闹鬼吗?”

炎凌从腰间捏出一锭银子扔给伙计,“拿着!”

银子好像烫手一般,被伙计在左右两手之间颠来倒去:“小爷,您别让小的为难,落英谷去不得啊……”

不待伙计说完,又是两锭银子掷了过去,小伙计眼疾手快,一手捉住一个,嘿嘿笑道:“小爷您先坐,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差人随您去落英谷!”

那小二手脚利落的把一面桌椅抹地干干净净,指引炎凌落座,随即转身闪进后厨。

随行的是个彪形大汉,浓眉大眼,看相貌颇有些胆量。那汉子只管挑着扁担埋头走路,酒水饭菜分置于扁担两头。这人脚步稳健,行走极快,炎凌紧随其后。

一路无话,待行至谷口。彪形大汉举头四望,虽满月当空,但谷中凄寂,偶有无名之鸟放声长啸,听来只觉毛骨悚然。汉子露出惧怕之色,呼吸略显急促。

炎凌向前引路,指着谷中一处高坡,对那汉子道:“就是那里了。”

彪形大汉随炎凌爬坡上坎,待到得坡上,于一颗秃桃树下卸下酒菜。

炎凌从腰间掏出一锭银子作辛苦费向那汉子掷去,汉子接过银子不待作揖答谢,一只秃鹰忽然从上空冲了过来,直冲汉子面门,彪形大汉当即怪叫一声,屁滚尿流绝尘而去。

望天,望地,望空谷幽幽。炎凌只觉好笑,明明百花盛会当天只见过那苍白少年一面,却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苍、决”,他拂袖沉思口中默念。念及至此,初五当天直直递过来的那只手,伴着拨浪鼓的声声脆响重又浮光掠影地闪了过去,就着夜色沉寂,一节苍白透明的骨节在脑海中无形的抚过左颊。他迟疑着伸出自己的左手,也于左颊之上轻抚一下,春寒凉意依旧,指尖冰凉。那手当空停滞,迟缓地化作一个半响不响的耳光。

当真是着了魔,奇也怪也。他用一记裹着春寒的耳光,让自己停止了胡思乱想。

一别十余日,落英谷景致不曾变换,白昼里如火如荼的遍野芬芳,夜里看去,成了朦胧胧被满月镶了毛边的世外桃源。唯有玄衣少年傍身饮酒的桃花树,夜风中摇晃着几枝秃枝,为谷中幽景平添萧瑟。树下卧倒的空坛,比原来多出许多,落满了枯黄的桃花瓣。

“果然如此。”炎凌黯然自语,单膝触地,掠起一角洁白衣袖,将空坛上的花瓣尽数扫去,又将空坛码至一侧。明月楼的酒菜透过食盒散出缕缕温热的市井香气,他将顶沉的多情熬一坛坛提了出来,心中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酸意。

酒菜置好。玄衫搁置一侧。那人未到。

不曾有人说过要于哪个满月十分赴什么空谷之约,不曾有人提及,也不曾有人作答。一切于冥冥中。

宿安城,落英谷,桃花长坡。一株老桃,承载着白衣少年闪着银光的脊背。

人间的少年,背靠空谷,投出长长一道暗影。韶华易逝,稚嫩懵懂。他将那喝不懂的多情熬再一次举到唇边,第一次嗅出了甘甜,品出了芬芳。酒如烈火,如冰,如穿肠利剑,长驱直入,模糊了视线,灼痛了心脏,苦碎了胸膛,熬干了心血。

那人,仍未到。

这是哪里生出的情愫?又是什么样的情愫?为何如此肝肠寸断?

炎凌心中鼓胀起未知的怅惘,将多情熬一口一口饮下,更深露重,一股垂垂老矣的倦怠逐渐蔓延开来。他恍惚间觉得自己成了人间最后的老人,守着将熄的火焰枯坐于世。他仿佛已活了千年,饱尝了喜怒哀乐爱恨嗔痴。

夜深了,那人仍未到。

透过老桃树的秃枝,炎凌看着暗蓝天空上一明一灭的星子,老桃树冰凉的树干已被后背捂的温热。星子闪烁,酒菜已冷。

白衣少年于桃花长坡,饮下两坛多情熬,便走了。

那人于子时到达,无声无息。

一袭玄袍,隐于夜色,若非朗月澄明难分难辨。还未降至长坡之上,早已嗅到悠悠酒香。谷中凄静,不见来者。

老桃树畔,酒菜陈列。饮尽的空坛码的齐齐整整,另有两个歪倒一侧。菜是已冷掉的菜,无人下箸。酒还有四坛未开封的酒,待人开封。一条玄色长袍搁置于树下,随风鼓动。

苍决知道来者是谁,也知道来者为什么而来。但他迟了,失之交臂。

他照例席地而坐,倚靠在老桃树下。伸出一只手,那酒坛随即被吸了过来。酒还是一样的酒,甘苦清冽。不同的,是饮酒人的心境。

朗月星稀,苍决举头望天,透过桃花秃枝盯着那枚炎凌看过的星子。

一丝隐笑,含悲带苦。“他没忘。”他说。

酒,被大口大口饮了下去,多情熬,饮来是情殇。八百年了,苍决第一次尝到醉意。

“痛快!真痛快!”

便挽袖下箸吃那冷菜。

苦的痛快,痛的痛快。

风卷云残,满腔畅快。

又是一口酒,咕咚咽下。

长箫在侧,他只手取过,如拔剑出鞘,豪气干云。还是那块青石峭壁,还是那个玄衣少年。清明天地,幽幽空谷。骨箫奏出的不是鬼语,而是凄凄切切的百转愁肠。不知那是什么曲子,竟摇的漫谷桃花平地而起漫天飞舞。曲意,悠悠然,怆怆然,听来似喜还悲,叫人垂泪。

是夜,宿安无眠,人们各怀心事,在无声的饮泣中辗转天明。

炎凌的背影于无人的长街之上黯然顿住,他不知那箫曲为谁而奏,但觉曲意丝丝扣扣入骨入肉。他醉了。

苍决一曲奏罢,收箫而立。就在方才,他暗暗下定决心,饮罢多情熬,他便去找他,告诉他八百年何其漫长,告诉他无间墟至苦的熬炼。他还要问问他,他若是死了会去哪里?为何上天入地,却寻他不到?

最后一口酒饮下,苍决将酒坛用力掷向脚下青石。

哗啦——

炎凌推开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