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化仙鬼 > 第四章 百鬼夜行(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章 百鬼夜行(一)

无间墟,又名幽冥墟,是九墟唯一的混沌。

其中的鬼域,便是尸族所在。

离开落英谷不久,苍决便到达了这里。眼前不远处的魂阵,便是鬼蜮的入口。

透过犹如巨大旋涡般搅动不停的魂阵黑雾,隐隐可以看见入口两侧七十二盏长明灯“突突”跳动的绿色火焰。以往他最是喜欢入口处的魂阵,无论进出总是设法多待些时刻。

这里是幽冥与人间的壁障,漫天大雾连接着魂阵,阵中无数厉鬼啸叫躁动,凡有闯入者,魂阵一触即发,其中的孤魂野魄片刻便可将闯入者的魂魄掏空。而没了魂魄的躯体,便化作长明灯里的灯油,永世不灭。

一入鬼域便是永夜,苍决沿着魂阵入口穴行向前,他的脸上还带着隐隐笑意。

通往鬼域有七十二道岔路,每一条路的分支都数不胜数,之于来犯者道道都是死门。谁都想不到,真正的路竟然是流淌着岩浆夜火的赤焰流。跃入那道壁障,闪身进入一条闪烁着鬼头火把的黑洞。

向前,跟着鬼头火把的方向。

化魂渊宛如一道黑暗的巨口,横亘眼前。渊眼又是一道门,黑暗中自有引路魂前来牵引。那里燃不起鬼火,点不起灯烛,是永夜中的永夜。

有时候,苍决喜欢独自待在这里,这里是九墟之中最黑暗的地方。黑暗,让他觉得安全。

不知在黑暗中行走了多久,引路魂的影子一闪便不见了。

眼前豁然一亮,鬼域纵深处的狱火就在脚下。赤焰血池中的岩浆“咕嘟咕嘟”冒着滚烫的气泡。“啵”的一声,气泡猛然破开,夜火腾空,高达几十仗。

血池中央的浮石大殿阔大无边,可远看它就像一个小岛。

苍决犹如一只鹰隼,向着浮石大殿俯冲下去。

大殿尽头,是一块被黑雾托起的悬空巨石,说它是“石”却又如山般大小。鬼王曾说,这块巨石便是害得九墟割裂的“幽冥石”。它丑陋无比,坑坑洼洼,如同陨石。

“幽冥百鬼!参见殿下!”

悬空浮石前面数不清的人影忽然跪了下去,他们的声音响彻鬼域的各个角落,山呼海哨,天雷滚滚。

这群手执鬼头大刀,形貌奇特、有着可怖面孔的活死人,便是“百鬼军”。此麾,虽号为“百鬼”,其实不然,望不到边的浮石大殿被他们站成了黑压压一片,其数目不计可数。

苍决缓缓落在幽冥石之上,俯视眼下一众鬼将,面沉似水。

“乌有为!点数半数百鬼军,彻查魅鬼巢穴!”

“属下遵命!”

“子虚空!率剩余鬼将,夜行盘古墟,尽数捉拿魅鬼党羽!”

“属下遵命!”

乌有为、子虚空二人便即点兵出动。顷刻间,偌大浮石殿,空空如也。

苍决陡然跃起,身形在赤焰血池上方略一盘桓,顺着血池支流冲入一条暗穴。暗穴遭狱火经年炙烤,已变成了岩浆般的红色,灼热无比。若没有玄冰玦护体,登时便会灰飞烟灭。

再向前行,狱火渐熄,与支流末端接壤的岩石竟覆盖着层层坚冰,血池的岩浆血浪猛扑过去,“呲啦呲啦”冒着白烟。

到了。

苍决望着眼前的一片混沌。阴浊、阳清二气在混沌中蒸腾冲撞,永不湮灭。漫长的时间感袭来,苍决知道,这压抑的感觉,便是无间墟的混沌在作祟。

玄冰玦越来越凉,饶是他一个没有一丝活气的尸族人也是咬牙忍耐。他已在此处淬炼八百多年了,这种不愉快的感觉,他还是不适应。

直到那透明质地的玄冰玦表面,变成了光滑的镜面,他停住了脚步。

这里的混沌浓稠的成了块状,里面那些时隐时现的镜面碎片,一闪而过。

“拜见父王!”苍决跪倒。

回声是奇诡的交叠之音,尖利如女子凄喊,苍老如老者呜咽,娇嫩如儿童呓语。闻之鬼魅齐呼,古怪至极。

空灵灵一阵微风飘过,裂镜般的碎片忽闪着苍决的影子,卷向看不见的混沌中。

“决儿来了。”

空灵浑厚的男子声音,与诡异回音相织,辨不清方位,犹如响在脑际,透着不容抵抗的魔力。

“是。孩儿听闻父王召见。”

“为父要你去找一个人。”

“父王尽管下令。”

“一千八百年前,天族赤光与灵族圣灵女诞下一子,名为嵇匡。自赤光与圣灵女陨世,这孩子便没了踪迹。找到他,杀了他。”

“孩儿遵命。”

寂静,随着遍地浮游的镜面碎片起起伏伏。

“为何不走。”

“禀父王,族中魅鬼生变,此事孩儿……”

“酌情办理。”

“是,孩儿告退。”

苍决站起欲走。

“且慢,决儿于墟中淬炼,有八百年之久了吧?”

“禀父王,八百一十五年。”

“俢至哪境?”

“附尸。”

“好,最近不闻召见,不必来了,办事去吧。”

“是。”

原途折返用去了很长时间,在混沌域中行走,可怕的不是真正的时间,而是对时间的感觉。一出无间墟,他便觉得自己苍老了几分。

幽冥石上吞吐片刻,乌有为率半数百鬼军返回了浮石大殿。

听见脚下盔甲相撞的震天巨响,苍决缓缓睁开双眼。

“禀殿下,属下彻查魅鬼巢穴,只发现一处山洞中遍地尸茧,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遍地尸茧?”苍决一凛。

“是,数目众多,属下带回一二,请殿下过目。”

乌有为将两枚鸡蛋大小的黑珠捧在手心,举过头顶。

苍决略一探手,带回时,两枚黑珠已捏在手中。

那尸茧灰黑色半透明,凉且软,如同鸟类剥了壳蜕的卵。茧中阴影缓缓滑动,除了没有茧心,与寻常尸茧并无二致。

“尸茧”,乃是尸族人取尸的替换之物。自几千年前九墟混战,族中残众退入无间墟,唯恐惊动其他族群,族中人便不再明目张胆杀人取尸。可族人修炼,没个躯壳寄藏魂魄总是不行,便结个尸茧用作障眼法。为防打乱人族轮回秩序,作茧时多半会将亡人魂魄抽离,打入茧中。

看着两枚尸茧,苍决皱了皱眉。

这两枚均是“死茧”,其中连半点散魂碎魄也无。魅鬼一党结如此众多的死茧,必定是要杀人取尸屠戮人族,届时人族覆灭,天灵两族沆瀣一气,尸族岂不是又要遭灭顶之灾?到底是谁?要坐收渔翁之利?

苍决将两枚尸茧抛还给乌有为。

“乌有为,洞中可都是死茧?”

“是。”

“着几人去放把夜火,尽数毁去。令,即刻率剩余鬼军与子虚空汇合,捉尽魅鬼。”

“属下遵命。”

众鬼军跺地而起,一齐扎进头顶的化魂渊消失不见。

望着空空的浮石大殿,苍决蹙起长眉,魅鬼这一变数,他苦思无解。

这时,豁然听到头顶传来飒飒声响,嘴角一弯,便知道来者是谁。那蛮横的曼陀罗香,是谁都骗不了的。

一个嫣红身影一闪,便起了风,兜头什么东西“嗵”地一声砸在了地上。

“苍决哥哥,瞧瞧,我今天捉了什么?”

擒霜抚掌,拍打着手中看不见的灰尘,幽幽开口。

苍决最清楚这个刁蛮妹妹的脾性,不是从哪儿杀了人回来,就是又挖出了新鲜尸体拿来玩。便不理会,凝神吐纳。

“看来哥哥,对魅鬼生变一事,并不在意啊?”

听到“魅鬼”二字,便转身看了一眼,当即惊住。

那人身着黑斗篷,脖子上挂着魅鬼的黑石令牌。但面目青黑,手臂、脖颈,但凡裸露处皆暴起黑色筋脉。

“噬尸蛊!魅鬼一党怎么将这种东西用在自己人身上?”

擒霜洋洋得意,又将那人胸口的衣服拨开。

苍决再看。

此人胸口乌黑,显是噬尸蛊蛊虫入心的表征。细看乌黑区域中间,隐约可见六枚黑铁纽子。当即拨开骨剑挑下一枚。那东西竟是一枚长约五寸的黑铁长钉!

“先入噬尸蛊,又用至阴邪物压了心智。”停了一霎又道,这东西竟是尸傀?这倒少见,魅鬼竟将自己人炼作尸傀?”

“是啊,这东西难缠的很,今日若不是带了吞蛊的乌鳞蛇,只怕我这花容月貌要香消玉勋。”

“不好!魅鬼空巢!”苍决双眉紧蹙,急喝道,“擒霜!这东西哪里发现的?”

“自然是宿安城咯。”

听完这话,苍决陡的急掠向头顶的化魂渊,消失了。

“呸!那没魂儿的小鬼到底是什么人物!值得你这么金贵!”

擒霜想起平日里苍决对自己冷言冷语,登时满腹火起,恨恨得踢了一脚地上那尸傀。又想到苍决提到的“魅鬼空巢”,跺了跺脚,也向着化魂渊急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