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李孑赶赴玄阵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五十二章 李孑赶赴玄阵城

青先生喝了一口汤,放下碗偏头看见坐在她旁边的小丫头依旧还是一脸想不通的模样,“先用膳,过后,我再给你解惑。”

林宪默默接过一个松软的玉米甜饼,放嘴边咬了一口。

桌上的吃食都是自己动手种的,大概是因为山好水好,种出来的粮食也是别样的香甜可口。

不过林宪还在想着青先生昨日和今日前后的反常,饭菜再美味,也有些食不知味。

饭后,阿相起身收拾碗筷,青先生也起身,朝林宪招了招手,“来。”

两人走到小楼前面的竹木台上,在竹几两边相对落座。

“我叫你宪儿可好?”

林宪点点头,“青先生随意。”

青先生看着对面端坐着的林宪,眼神有些恍惚,轻叹了一口气,道:“宪儿,昨天的我不曾记得自己有个女儿,但今天的我却是记得的。”

“为什么,会这样?”

经过这一早上的相处,林宪这会也感觉到了。

今天的青先生和昨天的青先生其实还有不同的。

昨天的那位青先生意态悠闲,慵懒随意,时不时还能开上两句玩笑。

而今天的青先生,不光声音比起昨天显得低沉了些,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多了几分沉凝和压抑。

一个轻松自在,一个落寞沧桑。

若不是容貌一模一样,给她的感觉就是两个人。

青先生伸手轻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这里,分裂出来了一个跟原本的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她没有我的回忆,只继承了我的武功和阵法,因为没有回忆,比我开朗,也对生活充满希望,有些时候我觉得累了,厌倦了,就会把身体的掌控权让给她。昨天你见到的,便是她了。今天换了我出来,一时便没能认出你。”

林宪听得小嘴微张,长久以来的认知这会出现了极大的冲击,“还能这样?那青先生,您和她会同时出现吗?”

青先生点点头,“会,但很少,只会在梦里。”

顿了顿,她又问道:“可有害怕?”

林宪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并无害怕,学生只是······有些吃惊!”

人的脑子怎么会再次分裂出另外一个不同的人出来,这简直太过不可思议。

“以后我会和她一同教导你的阵法。”青先生等林宪稍稍平复了心情,才开口道,“宪儿,可否跟我说说你先生的事。我······想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阿相正好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和一壶茶水过来,闻言也不准备走了,盘腿在竹几边上一坐,也是满脸期待地朝林宪看过来。

林宪一下子对上两双期待的眼睛,抿了口茶清清嗓子,“先生她······”

“等等,你刚才说你先生她喜欢的男子名叫莫惊澜?”

林宪见青先生皱眉,声音一顿,点点头。

青先生和阿相两人对视一眼。

“我记得无妄城城主便是姓莫,无妄城的少城主就叫莫惊澜。”

阿相点点头给予肯定,“主子,您没记错。”

“所以,他们两个,一个远在无妄城,一个在中秦雍京,是怎么碰在一起的?”

阿相这回摇了摇头,“这个,老奴也想不出了。”

两人又齐齐看向林宪。

不过这会林宪也紧跟着摇了摇头,“学生对此也不知,先生买下我之前,就已经认识莫先生了。”

“等小姐到了玄阵城,主子便能亲自问问小姐了。”阿相见自家主子情绪有些低落的模样,忙倒了杯热茶递到她手里,“咱们该可喜可贺才是,一别这么些年,终于又能和小姐团聚了。”

青先生握着茶杯捂了捂手,闻言苦笑一声,“我只怕,那孩子会怪我。”

阿相听得嘴角也不由一抿,眉间染了愁绪。

林宪垂眸默默喝了一口茶水,想着先生和青先生母子分别,又会是因着什么呢?

就在林宪留在阵法学院后山跟随青先生勤耕不缀学习阵法之道的时候,一封书信,经过了迢迢山水,终于在半月之后,进了雍京城。

**

雍京城里的漠北分院经过近两个月的时间,已经大体建造完成。

监工有团子他们负责,一国太子亲自监造,底下的人自然不敢懈怠。

而在漠北分院建造期间,分院的招生计划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等方方面面都差不多步入正轨后,李孑才算从忙碌中抽出身来,打算着就在这几天里回去漠北,开始准备和莫符离一起去无妄城之事。

林宪的书信,就是李孑准备回漠北的前一天到的。

漠北学院的学院医馆内。

叶长安正给莫符离把脉,莫无念在一旁托着腮帮子静静等。

房门被人从外面突兀地推开,出了微垂着眼静静诊脉的叶长安,剩下的两人齐齐扭头朝门口看去。

“李姐姐!”

“回来了?”

李孑看了眼叶长安放在莫符离脉搏上的手,也知道自己这次过来的不是时候,只轻点了点头,退了出去,“我现在外面等着。”

莫符离和莫无念出来的时候就见李孑正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下一动不动地发呆。

两人蹑手蹑脚绕到正面,对上一双罕见不带焦距的眼神。

对视一眼,在一旁坐下来。

也没敢出声。

还是李孑发了会呆清醒过来,晃晃脑袋偏头看向莫符离,“身体恢复得如何了?”

莫符离当即伸手拍了拍胸脯,“叶大夫说没有大碍了,咱们随时都能启程。”

“好,”李孑点点头,伸手敲了敲身侧的亭柱子,顿了顿,眉眼微敛,“不过,我们暂时还不能直接去无妄城,得先去一趟玄阵城。”

莫符离一愣,“你要去玄阵城作甚?”

李孑站起身,“去见一个人。”她说完转身走出亭子,“今天打理好行装,轻车简行便好,咱们一早出发。”

莫符离也跟着站起来,看着李孑匆匆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小声道:“这是要去见什么人啊,这么急!”

翌日清早。

三个人骑着马处漠北城北城门,一路北上。

林宪送来的书信里有一张前往玄阵城的路线图,不过他们这一行里的莫符离也知道前往玄阵城的路,两相结合,便只用了最短的路线最短的时间。

不出半月,三人三骑已经到了玄阵城外。

进了城,又一路直往阵法学院。

最后在阵法学院的大门口被拦了下来。

李孑:“······”

林宪倒是在书信里有说回到学院大门口来接她,不过他们三个比原定到达的时间足足早了五天,这下好了,到了却进不去。

莫符离无奈地看向被拒的李孑,见她皱眉抿唇这会已经在朝学院的围墙上瞄了,忙出声提醒:“李院长,你可别打翻围墙的主意,这阵法学院到处都是阵法,咱们别找死成不?”

“要不,先找家客栈安顿下来,一连赶了这些天的路,总得歇一歇换洗一番吧?”

他说着的时候李孑已经打消了翻围墙的主意,转头翻身上马,伸手扔过来一个钱袋,“你先带着无念去附近找间客栈安顿,在门口留个记号就行,我再去一个地方。”说完打马离开,没一会就汇入人流不见踪影。

莫符离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打开往里头一瞧顿时被金灿灿的光芒刺瞎了眼,“啧,真有钱。”他把钱袋收好,摸摸莫无念脑袋,又朝阵法学院里看了一眼,“走吧,咱们有钱了,先去吃顿好的。”

另一边,李孑一路问到了城主府大门口。

下马还没上大门前的台阶,就被城主府守卫给持刀挡住了。

“来者何人?”

一天一夜没睡,李孑这会眉心突突跳,按捺下急躁开口:“我来找你们城主。告诉她,我叫李孑。”

两名守卫闻言对视一眼,其实一个沉吟了下开口,“稍等,小的这就进去禀报。”

李孑点点头,看着人进了城主府侧门,牵着缰绳微微眯了眯眼。

直到城主府正门轰然开启,前方传来一声‘李先生’。

李孑这才眨了眨眼,抬眸看向从大门内走出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