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宪儿是我们的大宝贝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二十四章 宪儿是我们的大宝贝

四个人仰头看向已经飞快跳上墙头的李孑,转头面面相觑。

团子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出声道:“姨姨,咱们翻人家的墙头,不好吧?”

李孑站在墙头上转了个身,低头看团子。

“你看我像是随便乱翻人家墙头的人?”

团子不说话,只看了一眼李孑脚下的墙头。

李孑忍不住被气笑了。

“这里是信国公府。”

“赶紧都上来。”

墙下四人对视一眼,齐刷刷飞身上了墙头。

视线落在墙头内,又齐刷刷惊呼一声。

李孑已经先他们一步跳了下去,回身朝墙头上招了招手,“跳。”

四人一步一个指令,转眼已经站到了墙内一片软绵绵的草地上。

“你们有什么感觉没有?”

团子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的气息比外面好闻。”

商诩站定仔细感受了一番,“感觉体内的元力运行好像快了一些。”

明尘挠了挠脑袋,“觉得很舒服。”

林宪伸手摸了摸身旁树枝上已经抽出嫩绿色细芽的树枝,“这里的花花草草还是树木,都比外面要长得快。先生,这地下会不会有温泉?”刚说完,她就自己先摇了摇头,“不对,如果有温泉的话,这个院子会更暖和一些,但这里跟外面一样。”

“好奇怪。”

林宪这么一说,其他三个也有同感地齐齐点点头。

等走到花园后方的亭台楼阁前,团子才最先反应过来,“不对,姨姨,您不是说这里是信国公府吗?信国公府都这么些年没有人住了,这么多年过去,这里的屋子怎么还跟有人一直在住着一样,一点破败的痕迹都没有。”他说着的这会正好进了一个亭子里,顺手抹了一把石桌,摊开手,上面一点灰尘都无,“连落灰都没有。”

说到这,团子动作一僵,忙四处看了一眼,“姨姨,您该不会带错路了吧?”

这回没等李孑开口,林宪把看向前方那棵大树的目光收回来,缓缓摇了摇头,“没有,先生没有带错路。”

“先生,”林宪走到李孑身侧,“这个院子,也是一座阵是吗?就像昨晚上的那个图案,可以隔绝灰尘,这些花草树木会生长得这般快,也是因为阵法的作用吗?”

李孑低头看她,“那你能不能找出来,这阵法是怎么绘画而成的?”

林宪抬脚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四下里仔仔细细把周围观察了一眼,视线突然一顿,径直走向假山石的方向。

李孑靠在亭柱上,看着林宪前行的防线,勾了勾唇。

“姨姨,”团子目光也在跟着林宪走,“阿宪这是找到了吗?”

李孑点点头,“宪儿在阵法一道上的天赋的确很好。”

“那她······会不会去玄阵城?”

李孑低头看他,摇摇头,“我也不知。若是宪儿在见识到什么叫做阵法后,改变了主意,那也是她的选择。选择了,就要走下去。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李孑笑笑,摇摇头。

只不过,她李孑的弟子,任何时候,都不会受委屈。

在李孑和团子明尘商诩他们三个说话间,林宪已经绕了整个院子一圈,走了回来。

“先生。”

李孑朝她招招手,“找到了?”

林宪的点点头,伸手指向假山石,“那里是源头,利用沟渠中的水流,勾画出了活的阵图,贯通了整个院子。”又指向大树,“那里是阵眼。徒儿方才沿着沟渠中的活水走完了整个院子,这棵树,就是整座院子的中心点,它埋在地下的根系应该已经连通了整个院子,相当于整个院子的基石,所以我猜测是阵眼。”

李孑听她说完,才缓缓道:“一棵树,几道活水,维持了这座院子十多年的长盛不衰。这就是阵法。”

“阿宪,亲眼看到阵法的玄奥,你可有什么想法吗?”

林宪对上李孑的目光,神色不由一顿。

“我······”

“心动了?”

林宪抿唇轻点了点头。

若是不曾遇见,她不会有什么想法。

但这般神奇的一幕就在她的面前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她没办法劝自己不心动。

“想学?”

这一回,林宪沉默良久,才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李孑朝她摊摊手,“但阵法你家先生我没有办法教你。”她自己现在还只是隐约摸出来一点头绪,更别提教导别人了。

“你要是想学阵法,就只能跟你母亲回玄阵城。”

这话落下,院子里猛地一静。

林宪看向团子,看向明尘,看向商诩。

他们三个这会什么话都没有说。

因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

正如先生所说,选择有时候真的只能是一个人的事,

旁人若是有任何的干扰,对于此刻要做选择的人来说,都有可能面对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结局也会是截然不同。

“一念之差,谬之千里。”

李孑看着林宪,再一次默默咀嚼了一遍这句话。

**

一路沉默着回了东宫。

团子明尘和商诩站在原地,看着前头默默回房的林宪,终是没敢把人叫住。

商诩回头看向走过来的李孑,“先生,您觉得,阿宪会走吗?”

三个人的目光这下齐齐落在李孑身上。

李孑看了他们三个一眼,顿了顿,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快午时了,吃饭吃饭。”

团子他们看着李孑匆匆往前走的背影,对视一眼。

“我先回房间一趟。”

“我也是。”

“我也去。”

等到素衣和绿袖两人取来午膳,布好了菜,等了好一会也没见人出来用膳。

两人面面相觑,“说好的用膳呢?人哪去了?”

**

林宪直到黄昏的时候才从自己房间里出来。

到了大殿上,抬头一看,先生和团子他们人都在。

她脚步顿了顿,“先生,我······”

李孑回身从身后揪出来一个包裹,“这是先生给你准备的。”她说完,又扫了一眼旁边坐着的三个。

团子明尘和商诩也跟着把自己准备的包裹拿过来。

“阿宪,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们会去玄阵城看你的。”

“阿宪,就算不在我们身边,也不要委屈了自己。”

“阿宪,谁欺负你,你就打他。你不是出家人,不用慈悲为怀。”

说出这句话的明尘登时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他摸了摸自己脑袋,“我说的不对吗?”

团子猛点了点头,“对。”

“对对!”

李孑:“······”

一场践行宴,众人吃得很分外沉默。

肚子里有一千一万句话想要嘱咐,但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一段践行宴吃完,素衣和绿袖撤去了饭菜,依着李孑的吩咐又端上来了茶点。

林宪还坐在原座上没有起身,一看桌上的茶点,陡然明白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主座上坐着的李孑。

李孑却是抬眸看向了大殿门口。

今晚的东宫内灯火如昼。

李孑看向从殿外缓缓走进来的易符笙。

宝石头冠碰撞间华光闪烁,那一身黑色华服上的金银两色图案在火光下游离,交织成玄奥的图纹。

她目光最后顿在易符笙面上,“易城主,请坐吧。”

易符笙看了眼坐在李孑身旁的林宪,眉眼微弯了弯,抬脚走到李孑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微微欠了欠身,“多谢李先生招待。”

李孑在桌子底下握了握林宪的手,目光落在易符笙身后站着的蓝衣女子身上顿了顿,这才朝易符笙笑道:“算不上什么招待,只是想嘱托易城主几句话。”

“李先生请讲。”

李孑拉着林宪的手放在桌面上,“我这个弟子呢,从小被我宠着,疼着,从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是我还有她这些师兄们的大宝贝。所以,我也希望她能在不在我身边没我照看着的日子里,也能过得舒舒坦坦,快快乐乐,易城主,你可能做到?”

易符笙还没有张口,蓝月忍不住上前一步,冷着脸看向李孑:“我们城主是大小姐的亲生母亲,大小姐回到城主身边,不用说自然会过得舒舒坦坦快快乐乐,何须李先生这般提醒,好像我们城主会虐待了大小姐一般。”

李孑本来漫不经心的表情缓缓收了起来。

她轻抬了抬眸,视线落在蓝月身上,轻飘飘开口:“是吗?”

蓝月正准备点头,对上李孑的目光,身形猛地一僵。

这一瞬间,她只感觉到对面汹涌澎湃的元力如一道滔天巨浪直直朝她席卷过来,窒息,濒死的感觉一拥而上,让她压根生不出一点反抗的念头。

易符笙面色一变,豁然站起身,衣袖轻摆,抵挡住对面元力带过来的压迫。

没一会,脸色就有些发白。

心头的惊骇也越来越深。

李孑把散去对面的元力慢吞吞收回来,看都没看偷偷松了一口气的易符笙,只看向还没有褪去惊恐的蓝月,“口是心非,你是不是觉得我傻,看不出来你眼里的轻视?”

蓝月喘了口粗气,下意识地给自己辩解,“我没······”

但在李孑的目光下,缩了缩脖子彻底消音。

李孑这才看向易符笙,“易城主,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易符笙闻言,刚坐下的身形僵了僵,“好。”

放在桌子下汗湿的手,悄悄往衣服上擦了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