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是中秦太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你是中秦太子

团子这会的心情一点也不平静,他下意识的去寻找那个能让他安心的人。

她不在。

团子抿了抿唇,明白过来,那人是想让他自己做决定。

不插手,不干预。

他看着面前朝他单膝跪地的这位秦姑娘,小脸多了一丝严肃,胖嘟嘟的小身板平添几分庄重之意。

“你们能做什么?”

秦宣愣了下,回道:“保护您。”

“可我在这里好好的,不需要你们的保护。”

“而且姨姨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靠别人的保护,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可以。能让人畏惧的是身份,但能让人尊重的是能力。”

秦宣再也忍不住抬眸,看向面前这个她将要效忠的孩子。

对方的目光很平静,没有激动,也没有惊慌,更没有犹豫失措,他只是在平静地阐述自己心中所想。

但,这话里并不想要他们的意思也是真的。

平生第一次被人委婉拒绝,秦宣张了张嘴,“我换个说法可以吗?”

团子点点头,“您请说。”

“追随您。”

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含义,不一样的称呼。

团子自然也知道这三个字的分量。

“我只是个孩子,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之前是因为您的身份,但现在,”秦宣声音顿了顿,“则是因为您的潜力。”

一大一小静静对视良久。

团子点了点头,“好。”

陈修把玄武令交到团子手上。

“令主,”秦宣看着团子手上的玄武令,跟着换了称呼,“玄武卫共有三十人,现如今在漠北军营,您看什么时候有空,树下让他们过来跟您见一面。”

团子捏着手里的令牌,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上面神灵活现的玄武刻痕,想了想道:“后天吧,后天我休息。”

秦宣点头应了声好,站起身朝团子拱了拱手,“那属下就不打扰令主进学了。”

等秦宣和陈修两人走后,团子坐在原地拿着令牌看了良久,才面无表情地往怀里一塞,回了学堂。

他的身份啊!

会是什么?

回到学堂上课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不过亓则修看过来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挥挥手让他进来。

等坐到位置上,团子摊开书,察觉到旁边座位上林宪有些担忧的目光,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摇摇头,张嘴无声回道:“没事。”

晚上单独上课的时候,李孑明显察觉到今天的团子有些心不在焉。

她停下讲课,轻轻唤了一声团子。

原本这个时候就会抬头朝他看过来的团子依旧微微垂着脑袋,面前的小本子上无意识地左滑右滑,自己一片凌乱。

李孑提高了些声音:“团子!”

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团子下意识地抬头,“姨姨?”

“今天我们不讲课了。”李孑把团子手底下的本子抽走,“你今天不专心,我讲课你也听不进去。”

“姨姨,我······”

李孑探手过去摸了摸团子脑袋,“我猜到你在想什么了。因为玄武令?”

团子抿了抿唇,点点头。

“姨姨,我想知道我爹娘是谁?他们是不是已经去世了?”

李孑听见团子问这两个问题的时候,忍不住暗道一声,终于来了。

七岁的孩子,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

身边的同伴都有父母,唯独自己只有一个姨姨,怎么可能不好奇。

她本以为去年更甚至前年的时候就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却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忍了这么久。

说不定要不是玄武令的突然出现,这孩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问她,而是选择长大后自己去寻找答案。

因为这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实在是个不怎么样的过去。

李孑没想瞒他。

“团子,你该知道,现如今这天下三分,北周、中秦、南越三足鼎立,除此之外又有诸城和西域,而在大海之外,另有陆地,更有可能也有国家。”

团子点点头,不见迷惘。

旁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只能在书卷上知道这些,但他已经亲自走过。

“你的大名叫秦越,秦,为中秦皇姓。你父亲是当今坐于龙椅之上的成佑帝,你娘她曾是信国公府的大小姐,后进宫被封为皇后。你是成佑帝和皇后娘娘的儿子。”

李孑跟团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平静,目光平静,语气更平静。

团子也一脸平静地认真倾听着,但桌子底下的手,已经紧紧揪住了膝盖上的衣服。

现在的他不会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分量。

中秦皇帝,皇后,他们两人所生的儿子,自出生便会被封为皇太子。

可他最早的记忆,是漫天的大火,为了救他一路上陆续被杀的人,没有丝毫关于父母的记忆。

中秦皇帝,皇后,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两个陌生的词。

“为什么······”他们不要我?

后面的五个字团子没有问出声,因为他觉得自己一旦真的问出来了,恐怕要忍不住哭出来。

李孑看着团子委屈的小眼神,“你娘没有不要你,至于你爹他,恐怕还不知道你还活着。”

团子:“???”

“因为一些奸人作祟,你的外公家也就是你姨姨我家,被你爹判了谋反大罪,你娘为了自证清白,自焚于宫中,大火中,她把你送了出来,交到了我手里,然后咱们就流落到了这漠北。团子啊,”李孑摸摸受到了无与伦比重大打击的这孩子脑袋,“皇家本就有这世上最复杂的关系。你爹他,也是你的杀母仇人。”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很难受,但这个坎,你要自己挺过去。姨姨给你时间。”

“等你有了足够的能力去做想要做的事,到时候你就可以走到你爹面前,给他翻翻旧账。但你也要记住,活着的人,只有活的更好,才不算辜负那些拼尽全力为你死去的人。”

李孑希望团子能够早些看开。人这一生会经历诸多磨难,必须要有一颗强大的心。

良久的静默之后。

团子轻轻点点头,“姨姨,我知道了。”

“去吧,姨姨等你走出来。”

团子离开,商河紧跟着走进来,坐到了团子方才坐着的位置上。

“官官,你怎么什么都给团子说了?他还这么小,万一因为这些话一蹶不振怎么办?”

李孑瞥了眼商河一脸不赞同的模样,往后轻轻一靠,手里的铅笔转得飞起,“七岁了,不小了。”

她三岁被带到研究所,六岁第一次知道外界的情况,也得到了父母被研究所制造的意外双双身死的消息。

然后她用了十二年时间的蛰伏,亲手把研究所里炸上天。

这十二年里,她没让身边任何一个人察觉到她心中隐藏起来的仇恨。

那么从她手里一点点被教导长大的孩子,也必须要有不输于他的强大内心。

这是她对团子最基本的要求。

商河一脸无奈,“你,唉,说都说了,我劝你还有什么用?”

李孑放下笔站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

商河起身整理了下面前的桌案,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光瞄到放在不远的那支铅笔上,脚步一顿。

探身拿了过来。

之间烛光下,本是笔直一根的铅笔,居然变得扭曲了,像是被捏成这样的。她不小心稍稍用上了一点力道,铅笔啪啪几声断成了好几节。

“原来,也不是不紧张的么?”

第二天团子房间的门没有开。

第三天依旧没有开。

被李孑嘱咐过的院子里住着的众人也没有去打扰。

知道第四天早上,关了三天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正坐在院子凉亭底下看话本的李孑手上话本一扔,霍然从躺椅上站起身。

正好对上团子看过来的目光。

她清清喉咙走过去,“出来了?”

团子乖乖被李孑摸着头,轻嗯了一声,“姨姨,有吃的吗?我好饿!”

“厨房一直给你备着呢,走,先去好好吃一顿。”

厨房灶台上煨着三个罐子,人参鸡汤,冬瓜老鸭汤,冰糖银耳羹。

另有做好了冰镇的几道糕点。

煮好的高汤,面条下去煮熟捞上来就能吃。

不一会就摆满了饭桌。

“吃吧,吃完要不要去学堂,宪儿明尘还有云稳他们都担心着你呢!”

团子一口面条下肚,点点头嗯了一声。

李孑早就给亓则修打过招呼,所以对于团子这几天的缺课,也没说什么。

课间休息时,林宪、明尘和云稳三个小家伙齐齐到团子面前表示慰问。

班里也有其他人过来问他怎么好几天都没来。

团子对上面前一张张关心看着他的面孔,“我做了一份院长布置的作业,今天终于做好了。”

他把姨姨给他说的那些过往尽数放在心底,努力在他这个年纪把能做到的事做到最好。

众人齐齐“哦”了一声,看着团子的眼里多了几分敬佩。

院长布置的题啊,那肯定超难的。

等人群散了,林宪握住团子的手,小眉头依旧皱着,“真的是在做题?”

可她明显感觉到,今天的团子和往常比起来,有些变化了。

她说不清楚那变化是什么,但绝对不止是紧紧做了先生布置的一道题那么简单。

“真的就是一道题,就是那题太难了,我差点没能做出来。”团子有些得寸进尺地把头埋在林宪肩膀上蹭了蹭,“阿宪,你安慰安慰我好不好?”

林宪抱着团子的腰,点点头,轻轻拍了拍。

过了一会,团子抬起头,侧身抹了把脸,“我好了,咱们回去吧!”

林宪只当没看见团子有些泛红的眼眶,点点头。

两道小小的声音慢慢走远,李孑和亓则修从一片花丛后方走出来。

“团子的面向有些变化。”亓则修收回目光看向身侧人,“院长,您可真果断,就不怕这小家伙承受不来?”

“年龄从来都不是衡量一个人心性和能力的标准,”李孑眉头皱着看起来有些烦躁的模样,“只不过,我现在太忙,还请小亓先生你多多观察他一段时间。若是有什么不对的,直接去找我。”

亓则修定定看了李孑好一会,才点点头,“好。”

李孑欠了欠身,匆匆忙离开。

接下来的时间里,团子身边的所有人都发现了他的变化。

不管是亓则修的课堂上,还是李孑的私人小课堂上,他都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而且还不光如此,他开始努力练字抄书,力求让自己达到去藏书楼二楼的标准。

就连平常并不如何勤奋的练武时间,也格外卖力,更甚至还给自己加了时间,一丝不苟地去完成。

上课,抄书,练武,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

他这么一来,让身边的林宪他们几个也跟着忙碌起来。

四个小家伙开始了齐头奋进。

团子的这些变化也被事无巨细地呈上了李孑的案头。

于是当天晚上,李孑给团子讲完课,又郑重跟他说了一声:“以后增加一堂课。”

“什么课?”

“挑战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