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一十章 两个小煞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一十章 两个小煞星

两个人砰地一声砸在地上,伴随着控制不住的哀嚎声,甚至能听见清晰的骨头断裂声。

整个医馆鸦雀无声。

贺小六从那两个倒飞出去的护卫身上收回目光,嘴巴抖啊抖,良久大喘一口气,低头看向收回脚还不忘掸了掸衣角的团子和林宪,“你们······”

“小六子哥哥,拦路的没了,我们快走吧!”

贺小六:“······”

别叫我小六子哥哥了,我受不起啊啊啊啊!

剩下两个护卫面面相觑地看了对方一眼,一咬牙,拔刀冲上前。

这会他们再也不敢小瞧这两个屁大点的孩子了。

刚才那两个是没有防备,现在他们手里有刀。

不光他们两个是这么想的,医馆里的众人这是这么想的。

贺小六看见袭来的闪亮刀锋,下意识地把拽着他衣袖的团子往后一扯。

然后,没扯动。

贺小六眨眨眼:“······”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弱!

刀锋袭来,他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

“砰!砰!”

两个本以为能够利落擒住对面两个小孩子的护卫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们的刀尖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碰着,就控制不住地倒飞了出去,甚至直接撞到了方才被踹飞出来准备爬起来的两个同僚身上。

四个人齐齐一声闷哼。

被当了肉垫子的两个当场被砸晕了。

剩下两个拄着刀挣扎地想要站起来,却快不过跑过来的团子和林宪。

“砰!砰!”又添一脚。

两人最后的视线只有踹过来的那一双小孩子的脚,随后头一歪,彻彻底底的晕了。

贺小六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你们······”

不会把人给踹死了吧?

这可是在大街上。

贺小六觉得这会觉得心都在哆嗦。

团子以为他是对自己和阿宪又去给人补一脚的行为有些不满,义正言辞地给自己辩解:“姨姨说,趁你病,要你命。”

“······”贺小六咽了口口唾沫,“你,你们把人给踹死了?”

“没有,”这回是林宪摇了摇头,在贺小六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又接着道,“大街上下杀人不好,最好找个安静点的······”

“停,小姑奶奶你别说了。”贺小六忙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想听。

林宪眨眨眼睛,精致的小脸上一片纯良。

贺小六:“······”

华大夫在两个小孩子走过来的时候呼吸一顿。

林宪却是绕过他,红色的小裙子轻摆,走到那位面色已经铁青的小姐面前。

周边丫鬟婆子这会也顾不上她们的主子了,齐齐下意识的后退好几步,满脸惊恐地看着这个小煞星。

林宪的目光没有落在她们身上,让她们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她们可不是那几个皮糙肉厚的侍卫,被踹上一脚估计要一命呜呼了。

林宪没有看她们,她微微仰头,视线对上面前的这位断了个胳膊就跟要了命似的小姐。

许姝被她看地呼吸一滞,色厉内荏道:“你,你想干什么,我,我警告你,我爹可是苏陵知州。”像是陡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般,她眼里多了一抹得意,威胁道:“你要是敢动本小姐,本小姐就让爹爹把你们压入大牢。”

林宪抿了抿唇,就在这位许姝以为她害怕了,胆气又回升的时候,林宪突然很认真地开口道:“姐姐,你现在这个模样好丑。先生说,女人生气的时候最难看,你现在难看死了。”

“你······”

林宪看也没看指着自己的那根手指,“姐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爹爹和两江总督比起来,谁更大?”

她方才气完了人就想赶紧走来着,突然又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份确实有点麻烦,索性问了一声。

“本小姐的爹爹自然是比两江总督低上一级,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有两江总督撑腰?哼,休想吓唬我!”

许姝说得自信,她很清楚那位总督大人膝下只有一子,而且比自己还大了两岁,这两个小鬼怎么可能是总督府的公子小姐。那位总督大人还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的,这两个小鬼肯定跟总督府没关系。

林宪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许姝:“······”你到底放心什么了?

不过林宪没给她表达疑惑的机会,林宪走回来朝守在门口的团子点点头,两个人心领神会地各自扯住华大夫和贺小六的衣袖,“快走吧。”

贺小六恍恍惚惚地被拉着走了一段距离才回过神来,一想到医馆里被他们扔下的那位小姐,居然是他们苏陵府知州的女儿,就是控制不住地腿软。

他带来的人,可是把人家护卫都给揍晕了!

会不会找上凌江楼的麻烦?

会不会盯上他?把他直接给毁尸灭迹了?

贺小六觉得自己都快被自己的联想给吓死了!

华大夫要比贺小六要稳重得多,但心里也不是没有担忧的。

他怕的是那位知州小姐一气之下砸了他们的医馆,他们还没地说理去。

但要他留在医馆?

他看了眼自己被扯住的袖子。

好吧,他不敢。

自己这老胳膊老腿可经不住一脚。

华大夫很忧伤。

他在医馆里好好地坐着,怎么就摊上事了!

许姝在视线里那两道身影消失后,狠狠剜了一眼又凑上来的丫鬟婆子,“那个小二是凌江楼的,你们去给我打听,那两个小鬼是什么来头。敢如此折辱本小姐,不报此仇,本小姐难解心头只恨。还有,回去后,各自领十棍!”

几人偷偷瞄了眼他们黑沉着脸的小姐,苦着脸唯唯诺诺应了声是。

“那个林大夫呢?找人把他给我带过来!”

几人面面相觑,她们哪知道那位林大夫家住在哪里。

但这话谁敢说。

留下两人在医馆里守着,其他人全都出去问询林大夫住址去了。

等到找到地方,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尚在家中吃团圆宴的林大夫:“······”

团子和林宪带着大夫回到凌江楼的时候李孑还没醒来。

团子搬了一个小凳子放在床边,“华大夫,请您给我姨姨她看看吧。”

对上三双殷殷期待的眼睛,尤其是其中两个还是打了知州府护卫的存在,华大夫心绪有些复杂。

他坐到凳子上,先看了一眼床上睡得沉沉的女子侧颜,只一眼便可以断定的是,人的确是是失血过多。

他又伸手准备搭上对方手腕上的脉搏。

手指还未搭上,那条细白的手腕却是突然动了。

一个翻转,华大夫控制不住地痛哼了一声。

他抬头往上看去,本是沉睡的女子动了动眼睛,再一眨眼,对方已经睁开眼睛朝他冷冷看过来,“你是谁?”

团子往前一步上半身趴在床上,“姨姨,这是我们请来的大夫。”

李孑:“······”

她没病!

请什么大夫?

但也接着松了手。

华大夫收回手不着痕迹揉了揉手腕。

刚刚那一瞬间,他手腕好像被铁钳制住了一般。

李孑垂眸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完好,撑着胳膊坐起来,“我没事。”

团子皱了皱眉头,看看华大夫又看看李孑,“姨姨,你是不是怕苦,不想喝药,才不愿意看大夫啊?这样做是不对的,这叫,叫什么来着?”

林宪在一旁补充:“讳疾忌医。”

团子和明尘点点头:“对!”

李孑:“······”

华大夫定了定神,“这位姑娘,老夫光看你脸色,便知是血亏,不妨还是让华某给你把把脉吧?这几个孩子,还是很担心你的。”

三小只齐齐点点头。

李孑:“······算了,把吧!”

三小只看着华大夫落在李孑手腕上的那只手,齐齐屏住了呼吸

李孑看着他们这幅样子,不得不说,能想到主动给她请大夫,还是挺暖心的。

卧房外的小厅里。

易掌柜狐疑地看向又进入失神恍惚中的贺小六。

突然喊了一声:“小六子!”

“啊,掌柜的?”

“从回来你就有点不对劲啊,到底怎么回事?”

贺小六攥了攥拳头,低垂着脑袋,小声开口交代:“掌柜的,我们在医馆,得罪了知州府的小姐。”

易掌柜:“······你再说一遍!”

风太大他没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