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零三章 仇家何处不相逢,相逢就弄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零三章 仇家何处不相逢,相逢就弄死

李孑把椅子拉近了些,换上循循善诱的语气,“若是你任务失败,你那主子很可能还会派人来刺杀,我虽然不惧,但也不想每时每刻都要戒备着像你这样突然刺过来的剑。”

“我想要一劳永逸,你想要带着你弟弟摆脱你那个主子控制,解决的唯一一个办法,就是反杀回去。”

“心动吗?”

荆迟:“他没那么好杀。”

他怎么可能不心动!

但那人所拥有的势力何其庞大,自己跟了他几年,都没能摸得着深浅。

是以他从来没有想过能够杀了那个人,带着阿楚远走高飞。

“但你现在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更何况,你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

荆迟沉默。

他现在的确没有第二个选择。

他死,阿楚不一定能活。

他要杀了那个人,自己和阿楚都有可能死。

但如果真的能成功脱离了那个人的控制,就算会被满天下追杀又如何,他可以带着阿楚去北周,去南越,去西域,甚至是荒岛。

至少他的阿楚是自由的。

“做好决定了吗?”

······

“我叫荆迟。”

李孑嘴角微勾。

“去,团子,给他松绑。”

“宪儿,找到包裹里的解药给他一颗。”

身上重新恢复了气力,手脚也恢复了自由。

但荆迟看着面前这个笑眯眯的女子,心头的惧怕依旧难消。

方才她是怎么一步步攻破自己心理防线,甚至是到现在把自己拉到统一战线的,荆迟都记得清清楚楚。

也预感到,今夜的这番经历,自己大概一辈子都忘不掉。

“来,喝杯茶。有点凉,别嫌弃。”

荆迟沉默着伸手接过来,动了动唇,“谢过姑娘。”

“我姓李,现在是一名书院先生,你叫我李先生便好。”

荆迟点点头,听话地改口:“李先生。”

李孑手指轻敲了敲桌子,“时间紧急,你还得回去复命。所以我们长话短说,你先跟我说说你那主子是什么人,又为何要你去制造那场意外?还有他有什么仇家?”

荆迟虽然一时间没想明白这三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但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他名讳为周煜,是权倾朝野的周太师的小儿子,这次我随他南下苏陵府,目标正是玉小王爷玉辰,更准确来说是玉小王爷手里的乌凰令。乌凰令是皇家三大暗卫之一,这一代流落到了玉家人手里。周煜的仇家······”

李孑突然伸手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这手势是军中常见的,李孑打的熟练,荆迟看得微愣,立时闭上嘴。

“周煜啊!”

李孑眯了眯眼,真是仇家何处不相逢!

商河曾说过,这人的御螟香是唯一能够克制螟虫的人。

而螟虫,现在她体内就有一只。

一想到这,她就克制不住要把这人给弄死的欲望啊!

也没想到,这次她和周煜居然距离这么近!

果然,还是得尽快把人解决掉。

时不时地蹦跶真是太惹人厌了!

“这次你们带了多少人?武力如何?周煜你能不能打得过?”

“苏陵府是两江总督顾淮的地盘,周煜有些忌惮此人,是以我们此行只带了十个人,不过这十人的武功都很高。至于周煜,我没见他出过几次手,但应该不在我之下。”

李孑手指点着桌子沉思了片刻。

十个人,有周煜的御螟香在,螟虫可能会受到影响,不能冒险。

那么就只能找同盟了。

“你可知顾淮其人如何?”

“顾淮曾是带兵打仗的将军,因肺部受过伤,才去了将军之位,被当今封为两江总督,现已经在苏陵府人质五年。人品刚正,”荆迟说起这个人的时候目光有些黯然,勉强平复了下才接着道,“玉小王爷和他弟弟现在便攒聚总督府,李先生可是准备请顾总督帮忙?”

“这事我来想办法。你先回去,复命只说任务完成即可。至于怎么传递消息,”李孑想了想,站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朝外面喊了一声,“小绿!”

没过一会,月色里出现了一只小鸟,飞到窗子里落在了李孑肩上。

李孑伸手捏住它转身走回来往桌上一放,“它会给你带信回去。”

荆迟从窗子跳到外面的街道上,正打算快步离开,头顶突然传来声音。

“等等!”

他身形一顿,回眸抬头朝二楼开着的窗口看去。

李孑手里拿了一柄长剑,往楼下一抛,“你的剑!”

“啪!”窗子合上。

李孑转身掩唇打了个哈欠,扫了一眼已经乱得不像样的屋子,对上排排坐着的三小只看过来的眼睛,“行了,宪儿过来,你们俩都回去接着睡吧!”

只有养足了精神,才能有足够的精力算计人啊!

“姨姨,你跟那个荆公子要做的事,我们能帮上忙吗?”

虽然刚刚他在一旁听得半懂不懂,但还是听明白了点。

姨姨准备搞事!

“明天我们去总督府,明尘,先生带你去化缘!”

明尘:“······”

翌日。

陆景行坐镇大堂。

“李姑娘还未起身?”

一早就去送水的小二摇摇头,“回三少爷,李姑娘的屋子还没有动静。”

又等了一会,陆景行只好叫来易秋东。

“三少爷,您有何吩咐?”

“我今日要去巡视店铺,预计得用个三两天,本准备给李姑娘道个别,现在看来也不成了。我离开之后,易掌柜你记得代我好好招待李姑娘。”

易秋东当即郑重保证:“定不负三少爷所托。”

李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

旁边的被窝里没有人,但还是温热的。

她披上外袍出去,团子听见声音回头,“姨姨,早!”

李孑斜倚在门框上,看着地上坐着的仨,“都洗漱好了?”

三个小脑袋齐齐点了点。

李孑直起身,“等我一会,咱们去大堂用早饭。”

林宪听着偏头看了眼外面的日头,额,她想提醒先生,下去该是用午饭了!

刚到大堂,易秋东看到人立马从柜台后方走出来迎上去,“李姑娘,这边给您留了位子。”

留的是一处抬头便能看到窗外美景的雅座,坐下后,流水的美食紧跟着端了上来。

李孑叫住准备悄悄退开的易秋东,“易掌柜,还要麻烦你派人去打扫一番房间,里面损坏的东西你整理成清单,我也好照价赔偿。”

“额,好。”

易秋东转身面色多了分古怪。

打扫房间倒是没什么,他们对于住在楼里的客人本就有这么一项服务,但损坏的东西,还需要整理成清单,这是损坏了多少东西?

是以,他找了两个侍女去甲字三号房整理房间的时候,自己也跟上去了。

房门打开,三个人齐齐吓了一跳。

这是刚被抢劫了一番不成。

整个屋子只剩下一张能做人的椅子,桌椅板凳柜子摆设全都散架,七零八落地堆放在地上,墙壁上的字画只剩下一个木框,墙壁上满是道道凌厉的割痕。

他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惨不忍睹。

“尽快收拾干净。”吩咐一声后,易秋东转身出了门,先是去库房领替换的桌椅摆设,本想着去找三少爷汇报一番,到了门口才想起来人已经离开一个时辰了。

易秋东在门口站了会。

那房间里的东西都是被利器和蛮力破坏,昨晚上李姑娘那间房里应该是发生了打斗,他们这楼里那么多的守卫,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

想到这,他就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好在人还好好的。

他估摸着时间,想着人快吃完了,才走过去,“李姑娘,您那个房间······”

“昨天进了一个毛贼,我跟他打了一场,易掌柜无需担心,那人被我打怕了,决计不敢再来了!”

易秋东:“······”

他并没有感到安慰。

说到底楼里不管是进了贼,还是别的什么人,都是算他的失职。

“李姑娘,让毛贼潜入,这是易某的失职。损坏的物品自是不能让您承担,您那间房不好整理,易某再给您换一间房吧。”

“有劳易掌柜。”

“不敢,应当的。”

等着林宪捏着鼻子喝完她那份牛奶,李孑这才起身,“走吧,咱们去街上问问都督府在哪?”

转过一道屏风,她就见那位易掌柜快步出了柜台去凌江楼外迎接什么人。

李孑带着三小只往大门房间走过去,就听见外面易掌柜的声音。

“顾总督大驾光临,另易某这凌江楼蓬荜生辉。顾总督快请,雅间已经给您备好了!”

李孑往外走的步子一顿,随即就近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这下好了,不用打听了。

人自己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