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达成结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八章 达成结盟

云中侯帖子中所说只是请她去云中城中一处叫云中茶馆的地方叙话。

那地方她之前路过了两次,是一处难得的闹中取静之所。

而这要叙的话么,李孑心里也有了猜测。

该是那天湖水怪一事。

云琛不是傻子,经过一天时间,怎么会想不到那水怪出现得蹊跷。

接着又联想到她身上,这一点无可厚非。

她准备单身赴会。

不过螟虫的秘密她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吃早饭的时候李孑知会了莫惊澜一声,让他先带着三个小家伙,她自己出了客栈,踱步前往云中茶馆。

到了目的地,茶馆门口早有一个伙计打扮的小伙在那候着了,见到李孑后顿时三两步下了台阶,“敢问可是李院长?”

李孑点点头。

“李院长请随小人来。”

进了茶馆里面,举目一扫半个人影都无。

那引路的茶馆伙计察觉到李孑的目光,出声解释道:“今日侯爷把整个茶楼都包了下来。”

李孑颔首,“带路。”

穿过大堂,就到了茶楼的后院。

后院中散落着数个小巧的竹屋,只有其中一间的门虚虚半掩,屋子周围站满了侍卫。

那伙计还没走到门口就停下了步子,指了指前方的竹屋,“李院长,侯爷就在此处等您,小人就送您到这了。”

如果是先前不曾见过云中侯,李孑看这阵势会觉得这是一顿鸿门宴。

不过现在。

她没有丝毫犹豫地走到竹屋门口,伸手推开竹门,半点没有停顿地走了进去。

屋中只有云中侯一个人坐在屋子正中唯二的其中一个蒲团上,李孑走到他对面的蒲团坐下,接过递过来的清茶,“不知侯爷有何事要与李某相商?”

“想必李院长也已经猜到了。”云中侯眼里现出一抹凝重,“正是那天湖鱼怪一事,虽说那鱼怪已经受伤潜入水底,但难保不会重新出现,万一正好去天湖游玩的百姓不小心遇上,可就大不妙了!”

“所以本候还请李院长告知,这鱼怪可是你吸引出来的?那鱼怪又是被什么所吸引?”

李孑垂眸,抿了口茶,语气淡然平静:“侯爷何出此言?”

云中侯翘了翘嘴角胡子,“那鱼怪这么多年来昨日还是第一次出现,追击方向又是李院长的船只,这可由不得本候不多想。”

“侯爷此言有理。其实李某回客栈之后细细回想了一番,与侯爷的猜测差不离。”李孑点点头表示赞成,话锋突又一转,“只是,为什么会吸引了那头鱼怪,李某也实在想不明原因。”

她抬眸,“不如,李某再去往天湖一趟?”

云中侯听这个提议心动了一瞬,又摇摇头,“李院长伤势未愈,又怎可再次奔波?”

“这样,我跟侯爷联手,侯爷可事先在天湖中设好埋伏。如若我还能侥幸再次把那鱼怪引出,咱们就直接来个瓮中捉鳖?”

云中侯其实想到的也是这个计划,但这话他要是说出来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毕竟这事不怕一万,就怕有个万一。

这下李孑自己主动提出来,他这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那就依李院长所言。请李院长放心,本候会多派侍卫,定护得你周全。”

“那李某就多谢侯爷了。”

“好说。”

竹屋中的气氛轻快了很多,一杯茶喝完,李孑又给自己续上了第二杯。

随即开口道:“不知侯爷可愿跟在下做笔交易?”

云中侯一听顿时提起了心,暗道一声:来了!

抬手示意道:“李院长请讲。”

李孑沉声道:“我想买军马。”

云中侯眼眸一厉:“李院长是想装备漠北军?”

李孑点头:“没错。”

“但军马必须由朝廷来分配,李院长要是如此作为,可就是谋私了。”

李孑一笑,“李某不信侯爷半点不关注朝廷和这天下大势,现如今朝中乱党横行,三国之间又有暗流涌动。侯爷您这云中城虽说偏居一隅,但只一个秦川马场,就能成为一块谁都想抢到手的肥肉。侯爷难道不担忧吗?”

“肥肉?”云中侯听得苦笑一声,“李院长这话说得倒也贴切。本候无掌兵之权,这秦川马场可不就是肥肉吗?实不相瞒,日前京中还来了一封函件,欲要我十万军马。”

李孑听到这个数字也不由挑了挑眉,又见云中侯面上神色,心头一动:“这函件,并非圣上所出吧?”

“没错。这函件是从丞相府发来的。”

“空手套白狼?”

“没错!”

李孑啧了一声,“这胃口可真是不小。”

“侯爷打算如何回复呢?”

“现今只能拖着,十万军马,又不是十万棵大白菜,他要我就给。”

“可,他要是强要呢?”

云中侯面上一苦,“本候担心的便是这个。”

李孑:“侯爷可愿与漠北达成同盟?”

“这话要从何说起?”

“现如今漠北军已有六万兵丁,至今人数仍在增加。而侯爷你这云中城又在漠北以南,距离只有三四日路程,如若结盟,漠北军自会护佑云中城和秦川马场。”

“侯爷,难不成还打着独善其身的念头?”

“如今世道,谈何独善其身。说句实在话,其实本候也有想过云中城以后的生存之道,也因此对漠北做了一番调查,打过结盟的念头。只是,李院长可能在漠北军中说得上话?”

李孑自信一笑:“自然。侯爷可听说过官离将军?”

“那是当然,官离将军少年英才,首战便以少胜多打退了北周铁骑,本候可是如雷贯耳。”云中侯眼中不乏激赏,复又问道,“难不成,李院长与那位官离将军,也有所渊源?”

李孑肯定地点点头:“渊源极深。”

云中侯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李院长敢提结盟一事。”

“那不知侯爷意下如何?如若侯爷现下点头,李某回到客栈后便给漠北去信一封,如此不管是漠北军,还是漠北知州慕大人,都会予以配合。”

“当真?”

“自然!”

“哈哈哈,好,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竹屋,俱是面带笑容。

云中侯回府后进了书房就叫下人把云琛给唤过来。

等人一到,书房门一关,便说了茶馆之行商议的结盟一事。

“琛儿,爹待会便给你岳父去信一封,这件事事关重大,爹准备交由你来办,可敢应下?”

云琛当即躬身郑重道:“儿定全力以赴,定不负您所望。只是,那位李院长,当真有那么大的权力?”

他唯独对这一点还有些不敢置信。

不光是漠北军,还有他那身为漠北知州的岳父,难不成都以这位漠北学院院长马首是瞻不成?

“你小子不敢相信,你爹我难道就敢信?不过李院长根本没必要去撒谎,为了以防万一,我会写信给你岳丈证实。好了,”云中侯摆摆手,“去做准备吧,我们马场,可能要放点血了。你去挑一批好的,这是我们第一道诚意。”

“是。”

······

第二天一早,李孑和莫惊澜带着三个小的再次去了天湖。

天湖中早有云中侯派来的不少侍卫严阵以待,巨网铁棍长刀一应俱全。

让莫惊澜带着三个小的在湖边守着,李孑上了船后,就被层层簇拥着划到了湖中央。

这一次在重重视线下势必不能伸手划水来引诱那鱼怪了。

李孑又藏在身上的细针在手指上扎了一个小口,随后不着痕迹地把几滴血珠滴到了水里。

这个办法还是在来之前她跟莫惊澜想出来,也不知是否管用,姑且一试。

事实证明,管用。

她的血刚滴进水里没一会,眼看在湖水中逸散地差不多了,水面上也多了一道银色的背鳍。

这次鱼怪来得比上次速度还要快。

李孑这回更加可以肯定,这鱼怪就是冲她来的。

目的,就是它体内的螟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