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鱼怪出,水中相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二章 鱼怪出,水中相搏

湖边停着一大一小两条小船。

云琛带着慕青鸾上了小的,李孑带着三个小家伙上了稍大一些的。

相比起云琛划船又快又稳,李孑在经历了在原地打转,不忘前行反倒后退一系列问题后,终于掌握了划船的技巧。

等船终于平稳下来后,团子他们齐齐松口气。

终于不用担心掉下去了。

小船悠悠划进了湖中央,李孑刻意跟云琛和慕青鸾他们二人的船只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以免打扰人家的二人世界。

到了湖心后,李孑就放下缰绳,让船儿自己漂。

三个小家伙趴在船沿上拨水玩,李孑一边保持着船只的平衡,身子往后一靠,眯眼看着周围的水天一色。

心里不由喟叹一声。

前世只能在书中看到类似的图片,倒是没想到自己还有身处其中的一天。

“呀,有条小鱼咬了我的手,好痒啊!”

云稳的惊呼声瞬间打断了李孑的放松,她稍稍倾身看过去,三个小的这会都特意给自己手上糊了一层在船只角落里生出来的苔藓,然后把手伸进水里,等着那些小鱼儿前来啄食。

李孑:“······”城会玩!

接着,她也跟着干了一样的事。

过了一会。

团子看着手边纷纷游走的鱼儿疑惑道:“怎么鱼儿都游走了?”

云稳也跟着嚷嚷出声:“我这边也是。”

明尘收回手甩了甩水珠,他这边已经没有鱼了。

李孑偏头看了看自己手底下汇聚的密密麻麻的鱼群,整个手掌都被小鱼们咬得痒痒的,面上不动声色地甩了甩手,伸出水面时悄悄用元力烘干。

好在三个小家伙很快就找到了别的玩法,李孑把刚刚伸进水里的那只手放在面前前后仔细看了看。

疑惑地挑了挑眉。

她刚刚只是在指尖涂了一点苔藓,按理来说那些鱼儿吃完就该又走了。

可事实却是,那些鱼儿跟受到了极大的吸引般,就算没了她手上那点苔藓,也争先恐后地往她手里钻。

想到那些鱼儿喜欢吃水中杂质的特性,李孑表情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趁着团子他们没注意到她这边,李孑再次悄悄把手放在了水里,这次指尖没有抹苔藓,干干净净。

紧接着,已经游走散开了的鱼儿再次汇聚,目标直指她放在水里的那只手。

李孑:“······”

看来是她手的问题没错了!

可她的手到底是为什么被这些鱼儿认定是水里的垃圾呢?

李孑想探究原因,又有那么点不想。

不知不觉间,他们这条船已经离刚刚划过来的岸边越来越远了。

湖面上起了一丝微风,湖水微微荡漾的同时,水上的船只也有些不稳起来。

李孑举目四望了下,才看到远处的船只,两条船现在距离一里左右,不过两者之间距离在慢慢靠近。

云琛再往他们这边划。

看来这小两口温存完了。

李孑暗暗道。

她跟着伸手拿桨。

手摸到船桨的那一瞬间,汗毛倒竖。

李孑只来得及朝另一边的团子他们喊了一声都到船中央来,随即飞快站起身地同时,转身看向水面。

原本平静只是微微泛起一道涟漪的水面现如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分流,水中无数的小倪鱼飞快往远处逃离,一道巨大的银色背鳍露出水面,彻底划破水面。

水面下,比之前那些小倪鱼大了无数倍的巨大倪鱼鱼怪飞快游弋过来,目标直指他们所在的船只方向。

鱼口中银色的雪亮巨齿闪着逼人的冷光。

和方才那些小巧可爱的鱼儿不同,这条大到惊人的倪鱼鱼头上那一双快有小儿拳头大的眼睛里,冰冷一片。

李孑心头瞬间浮现起一道直觉。

它的目光是自己。

有了这个判断后,李孑抓着船桨的手紧了紧。

为了避免船只跟这条鱼怪撞上导致翻船,电光石火间李孑往船舱外一跳的同时横向一角把船往云琛和慕青鸾两人的方向踹出。

这一脚之下,载着团子他们的小船直接横着平移了将近十丈的距离。

鱼怪已游到身前,李孑手持船桨运起元力狠狠往它露出水面上的鱼头上一拍,同时借力跃起。

“啪!”

鱼头狠狠砸进水里,溅起丈高的水花。

这一系列动作只发生在眨眼间,被李孑踹出老远的船上,团子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听到水声这才扭头看过去,看到的就是李孑借力跃到水面上的那一幕。

“姨姨!”团子想也没想下意识地喊出声。

李孑这次没有回应。

她现在勉强站在水面上是因为强提了一口气,一旦开口泄了气只怕就怕落水了。

现在只能盼着云琛赶紧把船划过来,接手团子他们所在的那条船只。

云琛这下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手上船桨都快被他划出残影了。

慕青鸾就坐在他身侧不远,这会看着不远处那个露出水面的鱼怪,全身都在抖:“夫君,那,那是什么怪物?”

云琛喘了口粗气,“我不知道,我以前来过这里很多次,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鱼怪。”接着他又沉声道,“鸾儿,坐稳了,李院长把他们那条船踹了过来,我们得赶紧过去接应。待会你看着他们三个,我去帮李院长。”

慕青鸾面色一白,“你能对付得了那条鱼怪吗?”

“对付不了也得去,李院长到底是个女子,我断不能扔下人家不管。”

慕青鸾揪着手里的帕子心乱如麻,却也没能说出阻止的话来,忍不住抬头望向李孑那边。

紧接着就看到了李孑手持船桨把那鱼怪的头给拍下水面的画面,嘴巴下意识地微张,愣在原地。

李孑脚尖踩在水面上,在鱼怪再一次张大嘴朝她袭来的时候,手上船桨扬起,这一次她的目标是鱼怪那一嘴的牙齿。

附加了元力的船桨和鱼怪牙齿相撞,响起一道让人忍不住牙酸咔咔声响。

这一下猛击,船桨从中间断开,鱼怪也被这一船桨给打飞了一丈远,几颗断掉的牙齿让它发出一声古怪的痛鸣。

这一声痛鸣让听到的所有人脑子都空白了一瞬,不过最明显的还是水里。

几个眨眼间无数银色小鱼的尸体全部都浮上水面,肚皮朝上。

不知是被那鱼怪的声音震晕还是震死了。

李孑这下是半截小腿都浸没在了水里。

看着手上断掉的船桨忍不住磨了磨牙。

她才不想跟这个大家伙肉搏。

捞起漂在水面上的那半截船桨,李孑深吸一口气,却是突然身形猛地下沉,这一下直接沉到水底。

刚才那鱼怪被她打得侧飞出去的时候她看得清楚,这鱼怪的鱼身上是银色块状的坚硬表皮,但肚皮处却是白色没有被那坚硬的表皮所覆盖,应该是它身上最为柔软的地方了。

船桨断裂处犬齿交错,被李孑当做箭尖。

水底下不比水上,鱼怪反应更快,她却是被水流所阻,所以她必须动作更快。

脚后跟才在水底一棵石头上,微微弯膝借力蹬出,目标直指鱼腹。

刺中了!

船桨入肉将近一半,李孑一咬牙,索性手持船桨使劲一搅。

鱼怪剧痛之下猛然一个翻卷,李孑看准时机快速后撤。

只可惜水下实在不是她的主场,就算她速度够快,受水的浮力和阻力影响,她还是没能在最短时间内退到安全距离处。

鱼怪在水中翻卷时鱼尾一扫,尾巴尖刚好扫到了李孑的右手臂。

“啪!”一声夹杂着水流的闷响。

水下,李孑面色猛然一白。

右手上染了鱼怪淡红鲜血的船桨不受控制地脱手而出。

察觉到鱼怪被自己这一下狠得刺激的已经发狂,李孑想都没想快速浮出水面,深吸一口气脚掌蹬水往后滑行了一段距离。

隔开与鱼怪的距离后,这才出了水面,粗粗喘了几口气。

不远处那鱼怪在几个痛苦的水中翻卷后,腹部流出的血慢慢晕染在水面上。

但李孑知道,她造成的那两处伤口对于这鱼怪的巨大体形来说,还远远不到让它失去所有力气的程度。

反而被这两道伤刺激地发狂。

不远处,两条船上的人这会看着李孑都鱼怪的画面,已经震惊到失言。

云琛却是在李孑再次跃出水面时猛然皱眉,“李院长受伤了!”

可恨的是,他离三个小家伙的船还有将近百米,距离被李孑有意朝相反方向引开的鱼怪就更远了。

“坚持住!”

慕青鸾这会也不敢出声了,现在的李孑已经颠覆了她以往的所以印象。

要说自己之前还对她有些隐晦的嫉妒心,经此一事,她是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人家能独自一人用把船桨把鱼怪打得这么惨,要换上自己,恐怕现在已经进了鱼怪肚子里了。

不能比,也比不了了。

李孑这次是直到鱼怪到了自己面前张大了嘴,她已经能看清楚鱼怪暗红色的口腔时才动作的。

手上船桨太短,一只手现在还酸麻胀痛不能动,就只能冒一冒险了。

船桨在鱼怪的大嘴离她还有不到一尺时,被直直刺入口腔。

随即,李孑心一横,强行又把船桨往上一挑。

她原本打算着借着这个力道直刺鱼怪的脑部,却没料到对方这次居然学聪明了。

在她动作瞬间,猛然往上方一跃。

李孑一惊之下,也只能先行弃了剩下的半根船桨。

鱼怪在她头顶堪堪飞过,李孑只能抬头,眨眼间便看到头顶划过的那柔软腹部上两道伤口,随后后仰躲过刚给了他一击的利剑般的鱼尾。

“啪!”紧接着便是身后一道巨大的落水声。

李孑看也没看身后的动静,飞快划水前行了一段距离,这才回头。

这次迎面而来的是口腔里竖了半根船桨的鱼嘴,船桨的尖刺部分看来已经刺破了鱼怪口腔,因为里面已经有血液在缓缓渗出来了。

手上一件武器也无,右手又不能动,李孑决心跟它耗一耗。

一念至此,她往左边划去,仗着身形灵活,溜了鱼怪一段距离。

鱼怪口腔中的船桨应该是扎入地更深了,因为血流得更多了。

云琛在把船划到团子他们那,又让慕青鸾去了对面船上,就一刻不停地划过来了。

距离在慢慢拉近。

鱼怪甩头试图弄掉嘴里的木棍,它动作一大,离得不远的李孑在水中也开始起起伏伏找不到着力点。

水流拍打间眼前一片水花四溅。

李孑心头危机顿起,想也没想提气猛然往后一跃。

下一秒,她刚才所在的位置水流猛然翻涌。

要是她没有动,这一下肯定会撞在她身上。

想到这,李孑不由心头一禀。

这是鱼怪最后最猛的反击,也是准备跟她同归于尽的反击。

它察觉出自己的虚弱了。

又是一道比之前更加大声的痛鸣,李孑距离最近,脑袋不受控制地空白一瞬。

闪躲的动作微不可见地停滞了一下。

“哗!”有一道风从侧后方划过水面,带起风的同时水上也跟着起了浪。

水中的一切都不受控制地跟着浪走,李孑提气,在巨浪到来之前一跃水面,巨浪随即把朝她冲过来的鱼怪后推一段距离。

李孑心头微松,接着要重新落入水面也不怕了,她这才空下心神来,想要回头看看这一起浪因何而来。

然而还没等她转过头去,腰际却是微微一紧,一只手穿过了她的侧腰,到她腹部紧紧扣住,随即身体被带着上升,后背紧跟着贴上了一个微凉的怀抱。

玄色大氅兜头罩下,鼻尖是熟悉的梵摩香。

“官官,我来晚了!”

一里之外的船上。

团子看着从天际飞来,迅捷俯冲而下,卷起湖中巨浪后贴着水面飞行的神骏巨鸟,终于敢大喊出声:“卿卿,是卿卿啊!莫先生在卿卿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