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五十九章 飞云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看着递到面前的小木剑,团子默默告诉自己不能收,他是个有原则的孩子,绝不能因为敌人的讨好失了自己的坚持。

李孑在旁边看他那副把衣角都给无意识揪成一团,努力维持在冷漠边缘纠结的小模样,最终还是没忍住失笑出声,把他小手扯下来抚顺衣角,“团子,这小木剑是莫叔叔的心意,长者赐不可辞,收下吧!”

要不然再这么僵持下去,他们晚饭也就不用吃了。

团子抿抿嘴巴,伸手接过来后就有些控制不住爱不释手地摸了摸,被李孑拉着往饭桌前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小身板顿时一僵。

他,他,他居然在这个人的眼皮底下······

边想边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瞥向另一边的莫惊澜。

他这一下偷瞄被莫惊澜准确捕捉到,接着回过来一道貌似‘慈爱’的笑容,“团子喜欢就好。”

团子手一抖:“······”

他就知道这是个大尾巴狼!

一顿晚饭吃得比前面几顿‘和谐’多了。

至少李孑是这么认为的。

从明里挑衅转变暗里挖坑策略的团子在李孑不注意的时候看向身侧给他夹自己最不喜欢吃的青菜的莫惊澜:还早呢,迟早让你主动离开我姨姨!

莫惊澜接收到团子的挑衅,面上八风不动,甚至还‘怜爱’地摸了摸团子脑袋: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团子:“······”好气哦!

等到金乌彻底隐没,月光静悄悄洒遍天空下的每一个角落。

四方客栈也慢慢熄灭烛火归于寂静。

就在忙活了一个大白天的客栈众人躺床上盖了棉被准备好好休息的时候,本来插好的房门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睡在最外头铺位上的撑着眼睛坐起来,半眯着朝门口看过去,“谁啊?这大晚上的又有······”

“莫,莫公子?”

陡然看见那张在月光下越发风神俊秀的脸,这人瞌睡虫瞬间跑了大半,一溜从床上跳下来,站直身体的时候还下意识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莫公子,您怎么过来了?”

对于这位天人般长相的莫公子,他们这些人可都是以小姐未来夫君看待的,怠慢谁都不敢怠慢这位啊!

等到眼睛适应了晚上的光线,他这才看清楚这位莫公子身上穿的并非平常那件玄色锦袍,而是一身更加显得身姿挺拔的黑色劲装,头发用发带高高束起,整个人从内而外都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房间里的众人这会也都抱着被子三三两两从床上坐起来,看向莫惊澜,一脸疑惑。

见人都醒了,莫惊澜直截了当地开口:“你们小姐让我传个话,一刻钟的时间里,她希望你们彻底清醒过来的同时,穿好便于行动的衣服和鞋子,她在,”指了指身后,“院子里等你们。”

众人听得皆是一呆,等到莫惊澜挥挥衣袖转身离开,房间里嗷的一声,瞬间兵荒马乱。

莫惊澜出了屋子走到站在院子正中的李孑身边停下,借着月光看了眼她同样一身暗蓝色劲装的装扮,“你打算亲自训练他们?”

李孑拍拍绑得牢实的护腕,“显而易见。”

“用你今天修炼的那门功法吗?”

“没错。”

莫惊澜轻叹一声,声音里多了一丝微弱的叹息,“你倒是不藏私?”

李孑偏头,忽地莞尔,“惊澜,你是怕他们学成之后会对我过河拆桥?”

莫惊澜不否认自己有这一层的担忧,“人心难测。”

“可不也有一句话,叫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李孑看着月光下照出屋内一片乱腾腾的的窗户处,“至少现在,我相信他们是真心忠于我的。我又何必用现在的眼光,去衡量他们以后的选择,这难道不是在自找烦恼?”

“有道理,是我狭隘了。”莫惊澜看着李孑,目光激赏,“不及阿孑透彻。”

李孑摆摆手,有点惭愧。

她说着这么透彻,纯粹是不想想太多太远,毕竟对别人来说难测的人心在她这里是个透明的,在别人想要背叛她之前,她肯定会选择事先抛弃。

多么简单粗暴干脆利落的方法!

“一炷香要到了。”

在另一边远远站着负责记时间的蔡铭抬头朝聊天的两人提醒了一声。

他这边话音刚落,紧闭的房门砰地一声打开,屋里十个人一窝蜂冲出来,看见院子里的李孑后立马站定,整齐排成一排。

十双疑惑的眼睛齐齐看过来。

李孑上前一步,清了清喉咙,“大家应该都在猜我为什么大晚上把你们叫起来!”

众人齐刷刷点头。

李孑朝蔡铭招招手,等他在自己身后站定,面向众人的表情一瞬间肃然,声音也随之冷严苛刻了几分:“因为现在的你们太弱,更因为从今往后,想要留在这里的人,必须比现在更强。听清楚了,是必须。当然,”李孑话音一转,“我也不勉强你们,留下或者离开,十五息时间,自己选择。”

话落,整个院子落针可闻。

李孑默默数着呼吸,院子里谁都没有挪动一步。

十五息过后,“没有选择离开的吗?”

没有人说话,但看过来的目光无一例外都是坚定。

“好,”李孑忍不住唇角微勾,又很快调整了下表情,“那么现在,由蔡铭带队,半个时辰之内,赶到芒山。在那里,我会详细说接下来你们的训练计划。”

“蔡铭?”

“是。”

“出发。”

从客栈打开的后门出去,一行十一人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李孑和坚持要跟着的莫惊澜也准备出发。

两个人的状态轻松得多,边赶路还能变说说话。

“阿孑准备在芒山秘密训练他们?”

“嗯,”在芒山进行训练,是李孑早就想好的,“那里山高林密,又不乏奇峰峭壁,险峻异常,对他们来说,这是个天然的训练场。”

毕竟除了初级锻体术,她在研究所里的时候经历过的那些虽然严苛非常但特别有效的训练,也可以借着芒山这个便利条件让他们试试。

简直一举两得!

两人边说话边前行也速度飞快,视线里很快又出现了跑在前方的那一排人影。

结合着李孑今天晚上的话语和举动,莫名的,莫惊澜就有种直觉,他身边的这个小姑娘,真的在预备着干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李孑自己也同样想不到,后世里那一支每每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飞云骑,就是在这么一个平淡无奇的晚上,自己的一时冲动下诞生的。

可世事,本就这般奇妙且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