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十一章 买羊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铁锤见面前的漂亮姐姐张嘴就想养这么两只眼看快要饿死的狗崽子,想都没想就准备反驳,被商河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地。

李孑目光专注地看着团子,见他轻轻点了点头,心下稍定。

“但我也要事先给你提个醒。它们现在因为饥饿很虚弱,想要养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把它们带回家是你的决定,那么以后,它们的成长也就是你的责任了。我这么说,团子还是决定养它们吗?”

这回团子没有立刻点头,而是看了两只小狗好一会,点了点头。

随后偏头对上李孑的眼睛,“养,我的,呲(吃)。”

听着团子小嘴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李孑嘴角的笑容彻底笑开。

“那,抱着它们回家去吧。”

团子刚准备往自己怀里抱,商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趟家又出来,手上多了一个铺着一层碎绒布的浅口篮子,在团子之前把两只小狗往篮子里一放,递给了团子。

等商河带着团子和小狗离开,李孑叫住没了乐子准备一哄而散的狗蛋他们,从荷包里掏出几个铜板出来,“如果你们不把这两个小狗带过来,我们也不会有这个机会收养它们。那两只小狗就算姐姐跟你们买的。”

她这么一说,几个看见铜板犹豫着不敢收的小家伙这才伸手把铜板接了过去。

“姐姐还准备跟你们打听一件事。”

狗蛋压根没想到捡到个小狗崽还能得两个同伴,能买好几块糖了。

见李孑有问题要问,顿时拍拍自己胸脯,“姐姐你问,这一片就没有我不知道的。”

“那狗蛋你知道这附近谁家养牛或者羊吗?而且还得是刚刚生产不久的。”

“姐姐你是准备用牛奶羊奶喂它们?”

李孑点点头,“小狗刚出生,只能吃奶。没有母乳,就只能喂别的动物的奶了。”

狗蛋挠挠头,“我是知道哪家养牛养羊的,最近有没有下崽我就不知道了。”

“那狗蛋你能不能带姐姐一家家去问?”

狗蛋刚准备答应,反正现在还不到饭点,去哪玩不是玩。

而且能给这么漂亮的姐姐带路,他可有面子了。

“姐姐,我知道谁家养羊了,还刚刚下崽。”

铁锤这么一插嘴,狗蛋皱皱眉,“谁家啊铁锤,咱们天天一起玩,我咋不知道?”

“是,是王柱子家。前几天我跟我娘去外婆家,路过王柱子家前面,正好看到的。”

“不行,那家可都是天煞孤星。”狗蛋摇头,看向李孑,“姐姐,那家咱们不能去,离得近了也会被王柱子她小姑给克死的。”

另个几个孩子听他这么一说也是一脸怕怕的表情。

可见天煞孤星这一说法就脸小孩子也无差别普及到了。

“你们说的是王三丫吗?”

李孑响起上午时见到的那个头戴纱帽的小姑娘,心里已经确定了。

“对,就是那个扫把星。”

李孑听得有些不舒服,但也知道这些小孩会这么说应该也是因为家里长辈这么说过,他们这个年纪分辨能力差,耳濡目染之下,自然跟着学过来了。

转而看向铁锤,“铁锤,你愿意带我去王柱子家门口吗?我想过去看看。”

铁锤有些犹豫。

李孑接着道:“你把我带到他家门口就好。”

狗蛋皱眉不赞同,“姐姐你去他家会触霉运的,我娘都不叫我靠近他家门。”

理解微笑:“没关系,我命硬,他们克不动。”

铁锤听只需要把人带到家门口不用进去,当即爽快答应了,“王柱子家离这不远,一小会就能到。”

李孑回到院子里跟陪着团子看小狗的商河说了一声,想了想又跟商河要了一块一两重的碎银子放荷包里,书上说小狗断奶至少需要一两个月,那这一两个月的奶就不能断了。

还有刚刚两岁多的团子,平时也跟着喝点营养价值高的羊奶,对身体好。

这么一来,少不得让人家天天往家里送了。

羊奶钱加人工跑腿费,一两银子,应该够了吧?

她这心里也没底,而且现在这一两银子已经是他们全部财产的十分之一了。

李孑有点心疼,但该花的还是得花。

如铁锤所说,那个王三丫家的确离得不远,按脚程算也就一里地多点。

到了门口,铁锤张嘴喊了声王柱子,又跟李孑挥挥手,飞快跑了。

李孑:“······”

趁着人还没出来,李孑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

光是这个地理位置,就能明显感觉出来王三丫家是被村里给隔离出来的。

前后左右目之所及,只有这么一处孤零零的房子立在这。

周围全是田地,看土壤应该是刚刚翻过,正准备种庄稼。

再就是面前的低矮茅草房,让李孑怀疑刮的风再大点,这房子就有可能给吹跑了。

院墙是被竹篱笆围着的,能看到院墙里面一角的羊圈里或立或卧着大小五只卷毛绵羊。刚刚出生的那只全身的毛雪白蓬松,正卧在那咩咩叫,声音软嫩。

视线一转,一个穿着补丁衣服的少年从正房茅草屋里走出来。

王柱子看见等候在篱笆院墙外的李孑一愣,快步出了大门离着人还有两米多远的时候就停住了脚,表情有些忐忑地问道:“小姐,您找谁?”

“找你。”

王柱子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伸手指了指自己,“找我吗?”

“没错。”

李孑点头,伸手指了指羊圈里的那只体型最大的母绵羊,“我想跟你家买些羊奶。”

王柱子这才敢确定面前的人真的是来找自己的了。

“柱子,是谁啊?”

王三丫坐在窗口绣荷包,见柱子被叫去就没动静了,抬高声音喊了一声。

“小姑,是来咱们家买羊奶的。”

一般时候王三丫都是尽量避着人的,她清楚自己的名声,除非不得已,她都是在家里坐着轻易不出门。

什么人买羊奶买到她们家来了?

怕侄子应付不过来,王三丫放下针线,出了房门看到李孑当即一愣,“是你?”

“是我。”李孑笑着点点头,她在人家摊上买的荷包还在腰上挂着呢。

这回王三丫头上没有戴纱帽,露出一张姣好的脸蛋,走到李孑面前福了福身,“夫人买羊奶,是给您家小公子喝吗?”

“嗯,还有两只刚出生就没了母亲的小狗崽,羊奶我现在就要,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另外,我还有别的要求,要不还是进去说?”

王三丫跟自家侄子对视一眼,又齐齐看向李孑,她张了张嘴,“您应该也听过这附近的传闻,就不怕我是······”

李孑伸手阻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要是害怕,我也不会专门过来了。”

······

“夫人,舍下简陋还望见谅,您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