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十四章 上达天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陈修派人送来的一百两银子中有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十两一个的银子四绽,还有一些散碎银块和铜板,可谓是考虑地很充分。

李孑把011说得彻底隐匿不敢露面,也没弄清楚这家伙激活了到底能有什么用处,索性也干扰不到她什么,就没再去管。

等团子睡醒,李孑给他洗了把脸,一大一小就揣着还没暖热乎的银子上街了。

这边体验买买买乐趣的时候,陈修那边的气氛却是凝重得很。

陈修四人从郡王府出来后,穿着官服的兵丁随即包围了整个郡王府。

卖猪肉的荣家,镇上的富户祝家,也被悄无声息安排上了暗处监视的人。

同时,又有一封发往帝都方向的书信,经过通驿司快马加鞭递往了按察司按察使的桌案上。

一场连环杀人案,从这一刻起,开始搅动起中秦的地下暗流。

天下三国,也由此开始了新一轮的争端。

而这一切,刚刚在街上买了两串一串糖葫芦去馋团子的李孑还一无所知。

在府衙后院住了三天,李孑也没有光顾着玩。

他们现在住的府衙后院等案子彻底定夺下来之后肯定是要搬出去的,所以李孑也在明里暗里地寻访能够租住的院子。

小安知道她的打算后,回头就透露给了自家大人。

陈修忙中也关注了一二,转头跟唐钰吩咐了一句。

倒也没有全权包揽,但在他们这个职位上想找间院子,绝对要比李孑这个无头苍蝇要方便得多。

······

中秦帝都,雍京。

澜江河畔的按察司,作为直属于皇帝通下的刑案机构,是离皇城最近的。

按察使陈权已经五十六岁了,接近颐养天年的年纪。

他老人家现在在按察司就相当于一个吉祥物镇宅的存在,除非有重大到动摇国本的案情,寻常案情自有下面的两位按察副使处理,他只要听个最后的断案结果就行了。

这天陈权也跟往常一样,到皇宫跟皇上下了两盘棋,回到按察司就坐在他那桌案后老神在在地喝茶,间或去院子里溜达两步,到了午后就开始打瞌睡。

两位按察副使之一的刘桐就是在这个时候拿着一份急报急匆匆过来扣了扣门。

“大人,来自漠北的急报。”

陈权那点瞌睡虫在听到漠北两个字后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再看到刘桐脸上不加掩饰的凝重,心头也是一沉,“呈上来。”

急报只有薄薄两张纸,陈权却是一个字一个字看得尤其认真,越看脸上纵横的皱纹越深。

刘桐小心翼翼地叫了声大人。

陈权抬眸,急报被他直接揣进了兜里,“刘桐,备轿,老夫要进宫一趟。”

成佑帝听到陈权求见时正在刚刚确诊了有孕的李淑妃宫里,要是别人他还能叫人候着,但人是陈权,不是要紧案子,这位老人家不会在一天之内出宫后又再次进宫。

起身就往外走,“摆驾御书房。”

陈权在御书房里等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成佑帝大踏步进来,伸手直接免了陈权的礼,“说罢,这次又是什么案情?”

陈权把怀里的急报呈上去。

陈修写的急报里面,前因后果,包括这次案件里李孑起到的帮助,没有夸大也不曾隐瞒。

成佑帝看到最后,眼里已经积蓄了狂风暴雨,御书房也弥漫上了一层沉沉的低气压。

“彻查!”

“着按察副使刘桐,领其下辖属官,把藏在中秦境内的南越探子,给我一个个揪出来!这件事秘密进行,朕会下一道口谕,按察司在此期间,可便宜行事。”

随后又看向侍立在身后的宁寿,“宣程立和北候两位将军。”

宁寿领命匆匆离去。

成佑帝看向陈权,“陈权,我记得这冀宁司察史陈修,可是你们陈候府的老六?”

陈权拱手,“回陛下,正是微臣的六弟。”

成佑帝点点头,伸手点了点急报上李孑两个字,“他这急报中提到的李孑,此女子倒是有些不凡,称得上一句心思缜密,勇气可嘉。若是男子,加以培养又是一断案奇才,可惜!”

陈权也跟着一脸认同。

“罢,论功行善,就赏她一些金银吧!”

李孑还不知道因着陈修这封已经上达天听的急报,她在不久后还能再得一笔钱。

这会她正为没找到满意的居所烦恼呢。

倒是有两处看中的院子,不过各有各的优缺点,她难得有些犹豫不决。

还没等她决定好选哪一个,正准备帅锅给团子的时候,她人就被陈修给叫去了。

陈修见到李孑的第一句话就是,“案子结了。”

“那柴老伯?”

“柴老伯已经和郡王府所有人厚葬在一处,这也是他老人家最后的遗愿。”

李孑点点头。

对于柴老伯来说,现在这个结果,应该是他最满意的结局了。

“那我也应该搬走了。”李孑很识趣地主动提议道,“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今天下午我和团子就离开。”

“不急,”陈修看着腰板挺直坐在对面的女人,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眼看过去清澈见底,也无波无澜,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我听说李夫人你还没有找好房子?”

说起这个李孑就有些苦恼,她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有点选择困难症。

“看中了两处,一处位于靠近镇子中心,周围买什么都挺方便的,就是院子有点小,房子也有点窄了。另一处在镇郊,环境还不错,背靠青山面朝绿水,院子挺大,屋子也宽敞,还是新盖的,但是买东西什么的就不是很方便了。所以有点为难选哪个好?”李孑一咕噜说完,突然抬眼目光灼灼地看向陈修,“陈司察,您觉得,这两处,选哪一处好些?”

陈修被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得心头猛地一跳,不着痕迹地移了移目光,“李夫人要我的建议,陈某觉得,镇郊那处就不错。”

他没说的是,那处屋产是他的私产,凭李孑那点银子,顶多也就只能买半个院子。

当然,他也没准备让对方知道。

“那就镇郊那处了。”有人帮忙做选择,李孑也不觉得纠结了,当即拍板。

“我下午就去办手续,到时候还得有劳陈司察家的小安帮忙看会团子。”

“好说。”

李孑告辞离开准备到时候买房子用的银子和一些凭证,陈修起身把人送到门口,注视着前方那道纤细鲜活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门口才收回目光。

想了想又唤来小安。

“再去好好检查一番,郊外那处院子有没有哪些疏漏的地方,李夫人家的团子还小,后院的水井还是围起来好,里面的家具也都尽量准备齐全一些,柴房柴火也备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