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14章 总会熬出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褚妙书听着叶棠采居然在屋子里泡茶,心里一阵阵的不悦,便说:“小嫂嫂是给太子殿下和梁王泡茶吗?”

“也给太子妃娘娘泡茶。”叶棠采不冷不热地说,想了想,拿出梁王那张帖子来:“对了,这是梁王殿下给的帖子。”

“什么?”褚妙书一手抢过,急忙打开。

看到上面的内容,褚妙书心里那些不痛快,立刻便消失不见了,心便是美滋滋的。

马车赶得快,两刻钟左右,终于回到了定国伯府。

车子才停下,褚妙书便急不及待地跳了下来,提着裙子就往益祥院飞奔而去。

“娘、娘——”褚妙书一边奔着一边叫着。

益祥院里,秦氏正在喝茶,白姨娘坐在下首陪着她说话。

突然间,褚妙书清脆欢悦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秦氏连忙放下了茶盏:“总算回来了。”

“是啊!听大姑娘这声音,心情不错的样子。”白姨娘笑道。

自褚妙书出门,秦氏便在家里焦急地等着,生怕叶棠采有心为难褚妙书,给褚妙书使绊子。担心了半天,忽地听到褚妙书叫着回来了,听着她的声音,似是带着笑意,秦氏便是松了一口气。

“娘!”褚妙书一边咯咯笑着,一边从外头走进来。

“书姐儿,你可回来了。”秦氏站了起来,走到珠帘处,看到褚妙书笑容满脸地走来,便拉着她的手,往屋里走,母女一起在榻上落座,“如何了?啊?”

“娘,我在太子府见到了太子殿下和梁王殿下。”褚妙书激动地说,然后拿出一张烫金蛟龙暗纹的帖子:“瞧,这是梁王殿下的帖子。”

秦氏打开帖子,褚妙书念着:“明日七月七,梁王府寿宴,敬请……光临。”

“宴请之人是空白的?”白姨娘伸着脖子作势去瞧。

“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帖子是小嫂嫂给我的。”褚妙书道。

“什么叫她给你的?你们二人不是一处给太子妃制干花么?”秦氏说。

“本来是一起的。”褚妙书说着便撇着嘴,“来到太子妃的屋子,便坐在一边拭花儿,后来太子殿下来了,过了一会,娘娘就说花拭得差不多了,使人去晒晒,那个琴瑟姐姐就叫我跟她一起出去晒花,小嫂嫂留在屋子里泡茶。”

听到这,秦氏脸就黑了:“泡茶,这可是接触贵人的好机会,如果泡得好,说不定就能得到娘娘和太子殿下的赏识。叶氏把好机会都占了!”

白姨娘笑道:“那个什么琴瑟是娘娘的侍女吧,是她叫大姑娘去的,也怪不得三奶奶。”

秦氏冷冷道:“就算是侍女叫的人,她怎么不说一句让她去?她不是来了几次了么,既然相熟了,主动提一句也是可以的吧!明摆着是她支使着书姐儿干些无关紧要的,自己占着能跟贵人亲近的机会。”

白姨娘呵呵一声,敷衍道:“对对。”

然后垂着喝茶,眼皮把眸子里的嘲讽掩了过去。自己跟着人家去,已经在占便宜了,人家凭什么把好机会全都让给你?

“下次你可不要这么笨了。”秦氏说。

褚妙书不住地点着头,下次若再说晒花什么,她定会叫叶棠采去。

“这帖子是不是因为她泡了茶,才得到的?”秦氏说。

“我怎么知道。”褚妙书撇着嘴,“我又不在场。”

想着,便伸手拿起这张帖子来,翻来复去地看着,心情又莫名地好起来了,不知多兴奋。

秦氏瞧着这帖子也说不出的高兴,他们褚家,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这种像样的帖子,出席这种像样的席宴了。

……

叶棠采下了车,便往西跨院而去,一边跟秋桔说话,一边走回穹明轩。

兰竹居的院门开着,褚云攀在小书房里看书,却是心不在焉的。

忽地听到外头叶棠采与秋桔说话的声音,他才松了一口气,拿出一张信笺来,却是梁王着人送过来的。他唇角翘了翘,就放下了信。

叶棠采和秋桔走进穹明轩,惠然连忙迎了出来:“姑娘,你们回来啦!今天这么早。”

“是啊,才刚到午时。”叶棠采一边走进来一边说。

“上两次娘娘都赐了饭,今儿个却没有。”秋桔说着揉了揉肚子,“好饿呀!”

三人已经走进了屋子,叶棠采歪在罗汉床上,秋桔连忙给叶棠采揉脚:“姑娘,腿是不是很酸?”

“嗯。”叶棠采点了点头,在那里跪坐半天,自然辛苦。

“姑娘,我现在立刻到外面买点饭菜回来。”惠然见叶棠采辛苦,便要去张罗饭菜。

“不用忙。”叶棠采整个人都蔫蔫的,“家里送什么来就吃什么吧,白菜炒肉丝也不错,清清淡淡的。”

“是啊,不要忙了,饿,凑合着吃。”秋桔说。

惠然答应着,正要去拿饭,走出起居间,就见一个嬷嬷提着食盒跨进院门,正是乔嬷嬷。便笑道:“才说饿呢,嬷嬷就送饭来了。”

“那吃饭。”叶棠采爬起身来,走到小饭厅。

乔嬷嬷已经走了进来,笑着道:“三奶奶,吃饭吧!”

然后打开食盒,把里面的菜一盘盘摆在桌上,一个红枣枸杞蒸鸡,一个红烧猪蹄,一个肉酱蒸水蛋,再一个脆绿的清炒油麦菜,还有一盅炖汤。

看到这些吃食,秋桔和惠然都惊呆了。

秋桔道:“乔嬷嬷,你是不是把益祥院的菜端这边来了?”

乔嬷嬷说:“呃……也差不多,是那边突然说不用饭,不知吃什么别的了。厨房刚好没人……我就端过来了。可别嚷出去,否则害惨我了。”心里想着,三爷拿了半吊钱让厨房加菜,干嘛要瞒着?

秋桔也不稀罕这东西,平日姑娘自己花钱吃得甚至比这还好。但到底嘴馋,总比吃那白菜炒肉丝的强。便满嘴答应:“好!”

“吃吧,一会我来收拾。”乔嬷嬷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叶棠采打开炖盅,只见那是一盅鸡脚汤。叶棠采微微一笑,喝了一口,兴许是红枣和枸杞子放多了,喝在嘴里甜丝丝的。

用过饭,叶棠采才坐下,外面就响起庆儿的声音:“姑娘,有你的信。”

然后噔噔噔地跑进来,叶棠采接过信,便是一怔:“这是定城寄来的?”

“定城?谁呀?”秋桔捧着茶水过来,放到叶棠采榻边的小几上。

“我想起来了!”惠然突然说,“上次咱们不是去了温家找太太的嫁妆单子?温老太太就给出提示来,说是在姨太太那里,姑娘到译站,花了足足五十两银子,飞鸽传书到了定城,问姨太太要太太的嫁妆单子。”

“对对。”秋桔也想起来了,连忙点头。

叶棠采已经折开了信,秋桔和惠然都伸长脖子望过来。

叶棠采一目十行,神色很是纠结。

“如何了?姑娘?单子不在吗?”惠然说。

“也没说不在。”叶棠采皱起了眉,接着微微一叹,“信是寄到了定城,但收信的是大表哥,他说,姨妈带着表哥们一起上京了。六月初就从定城启程,还说该差不多七月上旬到京。至于我娘的嫁妆单子,他说从未听姨妈说起来,也帮我找了找,还是没能找到。说等姨妈来京,让我直接问她。”

“怎么一张嫁妆单子,弄得这么悬呼。”秋桔微微一叹,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等等,姨太太带着姑娘的表哥们上京?姨太太究竟有几个儿子?”

“我娘以前很羡慕地说过,我姨妈一口气生了五个儿子。”叶棠采道。

“五个?”秋桔和惠然倒抽一口气,厉害了!

“可她……居然不声不响地拿走了太太的嫁妆单子,也不知存了什么心思。”秋桔却一脸担忧。

这个大姨太太嫁的是皇商秋家,并生活在西北定城,自从出嫁,好像只在十年前回过一次京,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温氏极少说到她,也不知会是什么样的人。

惠然皱起眉:“你先别杞人忧天,忙好自己手上的活计才是最好的。”

“大奶奶。”这时,外门响起一个声音,却是绿叶。

“太太找我何事?”叶棠采眉头一挑。一般来说,有什么糟心事儿,来唤她的会是绿枝,绿叶过来一般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绿叶已经走了进来,递给她一张粉红帖子:“这里有一张帖子,送到了太太那里,是给三奶奶的,太太让送过来给你。”

自从出了太子妃帖子的事情,秦氏已经下了令,西角门这边不准接帖子,所以帖子都得从东角门入,若送到西角门,也得先交到她手里。

当然,她这条命令只对小宗有效,若真有送给叶棠采的帖,庆儿能接到的自然只送到叶棠采跟前。

“嗯,好,谢谢。”叶棠采点了点头。

绿叶已经转身离开。

叶棠采对这张帖子太熟悉了,未嫁前她就常接到的,那是张曼曼的帖子。

“是张四姑娘。”惠然也认出来了。

“嗯。”叶棠采打开,只见里面寥寥几个字,写的是想见她,让她到张府一趟。

“咱们别去吧,瞧着就糟心。”秋桔说。

她虽然很想看叶梨采夫妻因张曼曼落选之事变得凄惨的模样,但张曼曼是真的可怜,秋桔还念着张曼曼的好。

一会去到张家,遇到那对贱人,若嘲讽他们,便是间接在伤害张曼曼。所以秋桔觉得挺糟心的。

“可张姑娘让去,咱们不来,她更难过伤心吧!”惠然微微一叹。

叶棠采说:“去一趟。”也该去一趟张家了,瞧一瞧张曼曼,也把那只猫拿过来。

“什么时候去?”秋桔说。

“现在。”叶棠采看了看天色,现在还不到未时,来回一趟,在晚饭前就能回来。

刚刚急着吃饭,她连衣服都没有换,还是去太子府的那身对襟襦裙,倒是不用收拾,直接就出门了。

坐到马车上,叶棠采打了个哈欠,她浑身酸痛,觉得骨头都要散了的样了。

走了两刻多钟,终于来到了张家东门。

守门的小厮看到叶棠采等人便是一惊,一脸怪异:“咦,这不是叶……褚三奶奶,怎么来咱们府上?”

以前的叶棠采偶尔来张家,她长得又美,谁不认得她。

可问题是,她和张家的关系……直是一言难尽啊!居然还来张家,不尴尬吗?

叶棠采拿出那张粉色帖子来:“是曼曼姐请我来做客。”

小厮也认得,只好放行。

张家不是勋贵之家,根基浅薄,张家不大,但布置却雅致清新,倒是有一翻妙处。

叶棠采熟门熟路地走到张曼曼的院子。

张曼曼的丫鬟小菁正坐在廊上,看到叶棠采,连忙奔了出去:“叶姑……褚三奶奶,你这么快就来了。”

“是。”叶棠采淡淡一笑,手里拿着一盒百味斋的莲子奶糕,这是张曼曼爱吃的食物。

“棠姐儿……”屋子里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只见张曼曼走了出来。

她一身浅绿色的单薄中衣,头发披散,脸色苍白。原本圆圆的脸瘦得都快脱相了。

看到叶棠采,张曼曼双眼一亮,连忙上前拉着叶棠采的手:“棠姐儿……你一定要帮我……”

秋桔一怔,皱起眉:“张姑娘,我家姑娘如何能帮你?”

“怎么不能?”张曼曼说着泪水就往下掉,“我看到了。我看到你进太子府了,你帮我给太子殿下送一封信……”

“你给他送信有什么用?”叶棠采墨眉一挑。料想张曼曼实在不甘心,所以在太子府周围转悠过,才知她去太子府的事情。

张曼曼狠狠地咬着唇,“上次在皇后娘娘宫里,我与殿下遇到了,殿下还夸我惠心兰质,说我的字好……”

叶棠采说:“曼曼姐,你跟太子经常相处吗?”

张曼曼小脸一僵:“在皇后娘娘的宫里见过一次……”

叶棠采道:“太子殿下才见了你一次……难道还能对你有情?”这话说得一点情面都不留。

张曼曼小脸白得毫无血色。

“可不是,说不定他都忘记姑娘你长什么样子了。”小菁皱着眉头,并没有帮张曼曼,反而劝解:“你这样实在为难褚三奶奶。现在根源跟本就不在太子,而是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你现在还让人送信进去,那你的名节还要不要?到时说不定太子殿下还会低看你一眼。”

张曼曼身子晃了晃,便转身冲进房,哭得死去活来。

叶棠采心里一时不知什么感觉,其实根源就是太子!

“多谢褚三奶奶来看望。”小菁福了一礼,“现在不必管她,还不到寻死觅活的地步。”

叶棠采把手中的糕点交到小菁手里,就说:“对了,张夫人在不在?我也去给她请安吧!”

小菁说:“我家太太才来看过姑娘,然后就出门了。三奶奶不必拜见。”

“那……请小菁姐姐帮一帮忙。”

“三奶奶有事尽管说。”

“你们砍柴的老福头那里有只独眼猫……我喜爱得紧,想买过来。”叶棠采说。

“呃……”小菁一怔,然后就笑了:“三奶奶连我家有独眼猫都知道。”

叶棠采道:“以前过来时,偶尔一次见到。”

小菁皱起了眉:“那贼猫瞎了一只眼,还爱偷吃藏东西,又丑又烦得紧,就老福头喜欢,老福头又是打小就跟着老太爷的老人了,他爱养,咱们只能让他养去。但三奶奶为什么喜欢这只丑猫?”

当然为了完成任务。叶棠采如是想,但心里早就想到了借口:“去年我来找你家姑娘玩,门房那里大黄狗朝着我吠,那丑猫凶得紧,跑出来把狗吓跑了。现在我家里也养狗,天天跑到我院子外叫,我婆母又不管……我怕,所以想找这只猫回去。”

小菁听着同情地看了叶棠采一眼,作为庶子媳妇,连狗都欺负!

“好,三奶奶这边请。”小菁说着就带路。

叶棠采脸上一喜,便跟着她出去。

秋桔和惠然在叶棠采身后面面相觑,家里什么时候有狗了?还跑到院子门前吠?

她们知道叶棠采不过是找借口要猫而已,自然不会拆叶棠采的台。但姑娘为什么要猫?

几人拐来拐去,终于来到了砍柴的老福头的屋子前。

老福头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驼着背,留着白黄的胡子。虽然如此,但他却身体健壮,正举着斧头砍柴。

“老福头。”小菁走了过去,把叶棠采要买这只猫的事情说了。

老福头皱起了眉,然后摇了摇头:“不行。”

叶棠采上前道:“我知道你舍不得,那是福婆婆留下来的。但这猫经常被府里的人打,说不定哪天就没有了。”

小菁一怔,她怎知这猫是老福头的老妻留下的?但这个关头却没有问,不住地附和着叶棠采的话:“是啊,前儿个才被人闷了一大棍子,你不如给了褚三奶奶,还能给它一条活路。”

老福头想了想,就答应了。

他走进屋里,拿出小鱼干来,不一会儿那丑猫就被引了过来,他把它捉进麻袋里:“拿走吧!”一脸不舍。

“呃……谢谢。”秋桔觉得这猫实在太丑了,现在被装进麻袋,有些不敢拿,但最后还是拿在手里。

“惠然,拿十两银子来。”叶棠采说。

“不用了!”老福头却不住地摆手。“你们好好待它就好了。如果你们拿回家嫌它丑,嫌它爱偷吃藏东西,那就送回来。”

“好,我定好好待它的。”叶棠采笑眯眯地说,又对小菁道:“谢谢你,小菁姐姐。”

“客气什么。”小菁道。

“天色不早了,我们走了。”

小菁把人送到垂花门,这才离去。

垂花门不远的一棵杏树后,叶梨采阴沉着眼看着叶棠采离开,恨得直捏着帕子。“她来这里干什么?是故意来看我的笑话吗?”

“应该……不是吧!否则怎么没找过来?想必只是来看四姑娘而已。”柳儿说着有些焦急,“大奶奶,咱们快回去吧,小菁要往这边来了。”

叶梨采脸色一变,张曼曼落选的原因是她们私奔引起的,对于张曼曼的贴身丫鬟,叶梨采自然是害怕的。

这些天她连门都不敢出,得知叶棠采过来,生怕叶棠采来说她的坏话,让张家更讨厌她,所以才出来瞧,没得自己吃了暗亏。

“她定是来说我坏话来着,但我婆婆出门了,她没说成。”叶梨采声音阴冷阴冷的。

“大奶奶,咱们先忍忍吧。”柳儿说,“等下个月秋闱姑爷中了举,拿到好成绩,家里就能好一些。明年再生个大胖小子,一切就会过去。”柳儿安慰道。

叶梨采摸了摸微突的小腹,对,她得忍着!等再过一段时间,她还是张家贵重的大奶奶,将来说不定会是状元夫人!总有熬出头的一天!而叶棠采还是一个庶妇。

“刚才你偷偷地跟着他们去拿猫,听到他们怎么说来着?”叶梨采扶着肚子小心冀冀地往回走。

“说褚家养了条狗,天天在她院子门前吠,她吓得跑到咱们府上找只丑猫回去挡着。”柳儿说着扑哧一声。

叶梨采也是脸上带着幸灾落祸的笑,“连条狗都欺负她,啧啧。娘说得对,闹笑话不过是一时的,嫁了个庶子,却是一辈子的屈辱和受苦。”

果然,她私奔是没错的!就算现在一时受了委屈,但很快就能翻身。但叶棠采却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

庆儿赶着马车在街上掠过。

马车里却一阵阵的略带凄厉的猫叫声。

秋桔看着正不断挣扎乱动的麻袋,小脸铁青:“姑娘……咱们为什么要弄这么一只丑猫回家呀?姑娘想养猫,外面多的是。”

叶棠采一笑:“自有妙用。你们可不准亏待它!”

这只猫可有灵性了。

前生叶梨采入门之后,她活得不知多惨。

以前嫌弃过这只猫又丑又瞎,自己落难后便觉得自己跟这只猫一样,也是个眼瞎的。否则当初为什么没看出叶梨采与张博元之间的事情,还非要嫁进来受罪。

她喂过它两次,这只猫就天天叼着小鱼干来找她。

虽然她不吃那个小鱼干,但却是这猫的心意。

而且,现在这只猫对她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