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背着条咸鱼闯异界 > 第六百八十一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柳阡墨浑身一颤,看着又昏死过去不知死活的冯云溪,猛然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从怀里取出了救命伤药,一下子给他服了两颗续命丹,又用上好的金疮药给他包扎,再有新研制出来的解毒丸,又用真气替他疗伤,如今才让冯云溪好过些许。

在下面等候的重生看不到上面是什么情况,只知道柳阡墨用匕首打败了黑骷髅,然后似乎想要离去,却被冯云溪抱住了,接着因为是冯云溪背对着他们,看不到他被黑金乌伤到的情形,接着就看到冯云溪莫名地倒下,又被想要走的柳阡墨接住,然后就是这般疗伤,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实际上他们都被眼前忽然发生的情况给吓着了,都忘记了要做什么,直到旁边有人凄凄地大喊了一声“大师兄”才反应过来。

而喊着大师兄的骷蒙已经往柳阡墨那儿冲去,纪幽与炎战也带着纪莲重生用轻功飞去,抢先一步抵达了柳阡墨的身边。

冯云溪脸上看不出色彩,却能见他唇瓣白皙,耳朵能看出特别白,而他身上挂了不少伤,在夕阳的反光下带着诡异的紫光,那是中毒的迹象,可最致命的却是腰部的那一道伤口,深深地刺了进去,如今虽然止住了血,却能看到地面上一大摊的血迹。

冯云溪身上的怨气仍存在,却是很淡薄,近身便能感受到那酷冷的寒意,令人忍不住驻足或是不敢靠近。

骷蒙见状就忍不住哭了,“怎么会这样,大师兄怎么会伤得那么重!”他看向了柳阡墨指着他责备道:“你不是说会保护好他的吗!你不是说不会让他受伤的吗!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告诉我!”

除了柳阡墨都不知道情况,没有人能解答他这个疑问。重生等都一致进入了沉默,因为他们知道,如今不是提问的时候。

可骷蒙焦急,哪里会理由这些,不停地追问,嘴里不停说着:“你没资格跟我大师兄一起!你根本保护不了他!都是你,是你害了他!”

“说什么你与大师兄是天造地设的对,可我觉得你就是他的克星!若非你的出现,大师兄绝对不会受到那么重的伤!”

“你快放开大师兄!你没资格抱他!你快放开他!”见柳阡墨紧紧抱着冯云溪毫无动静,就忍不住要分开他们,可柳阡墨抱得死紧,根本分不开两人。

“你再不放开,我就不客气了!”骷蒙说罢就祭出了蚀骨钉,后面的纪幽眼疾手快,连忙抓住他的手腕,说:“你就不要在这里添乱了!柳大夫是药神谷的后人,只有他才能救得了你的大师兄!”

重生也反应过来,“没错,现在不是问责的时候,你若是想要大师兄好,就先让柳大夫把他救过来,等大师兄醒了,便能知道前因后果!”

骷蒙哭丧着说:“大师兄……大师兄……”

柳阡墨已经抱着冯云溪离开了。而重生等则留下来收拾残局,那些昏迷的弟子先不管,长老及掌门都要绑起来,尤其是掌门黑骷髅,要绑得死死的。而如今骷髅门弟子都被打败,没有什么谁能控制他们了,没有了限制,就能为所欲为,一路下去都畅通无阻。

白白看到满身是血的两人还有昏迷不醒的冯云溪简直吓了跳,刚想要问怎么回事,却见柳阡墨的神色有点不对劲,再看其他人的脸色也是不太好。

但眼前也不是追问的时候,白白说:“我们还是给他们点时间吧,去弄点热水来,其他人就出去吧。”

弄来了热水,重生等都很识趣地退了出去,而骷蒙也是被强制退出去的。

到了外面,都为坐在了一起,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听说柳阡墨竟然祭出了黑金乌,白白顿时浑身一颤,脸色也不好了,“不会吧,你说,他用了黑金乌?”

重生也想了不对劲,脸色煞白,“据说黑金乌在上次已经被怨气所侵蚀,如今柳大夫拿出来,那岂不是……”

岂不是怨气都趁机纠缠到他身上了?再看回想冯云溪腰上的刀口,莫不是被黑金乌所伤吧!所以冯云溪才会被怨气缠绕,也因此柳阡墨才能醒来!

除了重生还有纪幽都想到了这点,真相实在是太残酷了,都不愿意揭开。白白沉吟了会儿,说:“你们都没吃东西,就不觉得饿吗?”

这般说起来,就陆续有咕咕咕的饥饿声响起,纪莲纪幽炎战重生都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就连骷蒙都尴尬地低下头,把心头上的问话吞了下去。

“先吃了东西再说吧。”白白说:“不过这个时候绝不会有人给你们做饭,所以还是让你们动手吧。至于我就留在这里看着,若有什么事我会处理好的,不好处理的就去叫你们。”

虽然骷蒙坚持要留下来,但都被重生给拉走了。若是被他无意中知道冯云溪的受伤过程,岂不是会进去闹事?就凭白白那能力是不可能挡下来的。

而且为了能让骷蒙在知道真相后不会过于责备柳阡墨或是借机闹事,在做饭的时候,重生就给他开解:“刚才的情况你也知道了。”

骷蒙头也不抬,看着前方眼神空洞,“你说什么?”

重生说:“伤还你大师兄的其实是你骷髅门的人。如果没有大师兄你们都可能在比武大会上自相残杀而死,而现在大师兄登场,让你的师兄弟失去了战力,保住了性命,可是你也看到,大师兄与柳大夫完全就是被群殴的,这种不公平,你觉得骷髅门与掌门能好到哪里去?”

“如果是名门正派就好了,你也有理由让大师兄加入听信你,但骷髅门是邪门坏道,手段残忍,难道你就忍心让你的心上人加入这种邪恶组织?”

“且别说你会保护你的大师兄,就刚才的情况来看,你不拖你大师兄下水就谢天谢地了。老实说,你拼命地想让大师兄归顺骷髅门,其实就是害了他。”

骷蒙抿着唇瓣,对重生的话不闻不问,但重生看出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慌乱。一会儿他说:“骷髅门是变强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