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二百九十八)害怕胆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二百九十八)害怕胆怯

马歆蕊一离开,蓝汐便来了,杜婉就挥退了屋中的丫鬟。

“小姐,奴婢已经让白宿加强了对正阳宫的监视。”蓝汐走到小榻前,将把自己包裹在小毯子里的虎豹抱出来,抱给了杜婉。

杜婉接过来,十分自然的摸了虎豹的毛发,虎豹便舒服的瘫软了,摇晃了一下尾巴又呼呼大睡了。

“小虎儿这两日好像有些贪睡。”说出这话时,杜婉带了疑惑。

蓝汐坐到床沿边捏了一下虎豹的小短腿,“小姐,虎豹毕竟是忘川地宫的守护兽,不同寻常也是正常的。”

蓝汐说的有些不确定。

杜婉就点了下头,也没再多想,说起了别的,“阿钰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贼宸帝都已经离开一月了,除了抵达边城后传来了一封信,竟是再没消息,要不是白风不时来消息说贼宸帝没事,她都想要赶去边城了。

蓝汐摇了头,“没有,白风说边疆战事紧急,公子整日几乎是战袍都不换。”

杜婉便微皱了下眉头,不该啊!按照以往传来的消息来看,那些域外小国该是已经不足为惧了啊!贼宸帝怎么可能会忙的连换下战袍的时间都没有,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这般想着,杜婉就这般的说了出来,“蓝汐,你说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不然以阿钰的能力,一封书信的时间他还是可以抽出来的吧!便是他没时间写信,那让海东青带一句回信也是有时间的吧!”

杜婉有些担忧了,此刻的她完全就是一个担心爱人的小妻子模样。

见她这般模样,蓝汐笑了,“小姐,您也就只有在公子和亲人的事儿上面才会失去短暂的思考,不说别的,便是白风,他也不会让公子出事。”

蓝汐的这话一出,杜婉也就笑了,她这是关心则乱了啊!有白风看着,贼宸帝能出什么事,况且他自己的能力也是一点都不弱的,这般一想,心中的担忧就消散了。

……

此刻的边城,主帅营帐之中,封钰第无数次拿起了毛笔,刚写下一个小字,又停手了。

桌案上铺满的纸张上面写的最多的一张就只有三个字:小东西。

封钰终是没有写下去,放下毛笔绕过桌案走向了窗边,窗口正对的方向是京城的方向。

陌离走了进来,见他又是这般的样子,就叹气的摇了摇头,“既然思念,干嘛不去见,这边城少了你难道还能被攻破不成。”

封钰没有看陌离,视线仍是静静地眺望着京城,陌离以为他又会和这些时日一般不理会他,却是不想他开口了:

“想见,却不敢见,事实若如你所说那般,我是爱惨了小东西,却也是伤透了小东西。”

停顿了一下,又道:“慧持说的不清不楚,我的感觉虽深,却不曾害怕,只想宠着小东西,将带给她的伤害一一抹平,可当知道了你所说的那一切…”

封钰再次停下了话语,后负的手却是捏的更紧了,他明了缘由了,前世伤,前世灭,前世悔之却又伤,身死重回,以为的一世炽爱,不过是再次的伤害,

忘川宫中又是怎么的绝望,才能让爱他蚀骨的小东西那般决绝的选择了那样的方式身死,独留了他们父子二人孤于那忘川之中,他跟她在一起,带给她的或许只有伤害和痛苦。

在这些时日里,封钰已经想明白了被他忽略的一个点,加之脑海中越来越多的残片碎梦,他已经全部想清楚了他和杜婉之间的一切,两生前世。

陌离拍了拍封钰的肩膀,原来燕归竟是害怕胆怯了,真是越来越不像他所认识的他了。

“燕归,如今高家未灭,洁儿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冷无霜,她不是玉面罗刹的,你又何必多想。”

陌离并不知杜婉是重回的,他只当是时间倒退了。

封钰转眼看了眼陌离,没有解释,直接走出了主帐。

虽然封钰已经猜到了他和杜婉的两生前世,但毕竟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而串联起来的,对于杜婉,他没有把握。

这是此时的封钰第一次生出挫败与害怕胆怯。

……

杜鸿鸣这边,他回了丞相府便又将自己关进了书房中,静静地看着墙画抬手抚了上去,眸中的悲痛让整个书房都带上了哀伤。

脑中的那些虚幻不停地来回回放着,再次喃喃自语了:“音儿,我从不知你承受了那么多,从不知都是为了我,如今的你是不是早已经对我失望透了,我爱着你,却没有做到相信你,嫁于高旭,你是为了我,而我却不明不知,被爱冲昏了头。”

想起曾在凉亭中对马歆音说的那些话,就狠狠的一圈砸上了墙画中自己的背影,鲜血便渗了出来,渲染了墙画。

随意的甩了甩手,却是将衣袖中的话本子甩了出来,话本落地便摊开了,上面的一幕字便映入了杜鸿鸣的眼中。

‘那日法场之上,女子看着那一身官袍的男子,眼中再没有了往日的爱恋,有的只是浓浓的恨与悔,她在恨她自己,她在悔认识了男子,爱上了男子…”

杜鸿鸣的脑中无端的就想起了暗室中杜婉那诡异的话语,不思量的便拾起了话本,翻看了。

落日滑下,交替了月光,没有谁知道书房里发生了什么,只知书房的灯火一宿未灭。

翌日清晨,天放晴了,还在睡梦中的杜婉被蓝汐摇醒了,“小姐,快醒醒,出事了。”

“嗯…”杜婉嗯了一声又翻了个身子,想要继续睡,蓝汐直接就拉起了她,“小姐,杜相来了。”

“哎呀,蓝汐,丞相爹爹来了就来了,他不是几乎每天都来嘛,我再睡会,就一会儿。”

杜婉嚷嚷的就又要睡下去,蓝汐的下一句话直接就让她好似被浇了一盆凉水,彻底清醒了。

“小姐,杜相进了夫人的房间,是丞相夫人带进去的。”

杜婉一个激灵,话本子就飘在了脑子里,麻溜的下了床榻,一边快速问道:“我外公呢!”

“听闻老太爷回京了,今日一早封固便派了公公宣旨入了宫。”蓝汐回着一边将衣裙递给杜婉,杜婉就松了一口气,要是外公在,那可就大发了。

随便的一收拾,便快跑去了正院。

……

而此刻的正室中,马歆蕊带着杜鸿鸣走进外室便停下了脚步,温柔的笑着,“夫君,妾身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你赶紧进去吧!”

话落,便要转身离开,却被杜鸿鸣拉住了手,马歆蕊的身子就微微一颤,嘴角的笑意差点都维持不住,看向着杜鸿鸣,仍是温柔的样子,“夫君,去吧!”

杜鸿鸣静静地看着马歆蕊,手忽然就抚上了她的脸庞。

“歆蕊,等我,过了今日,我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夫君。”留下这句话,杜鸿鸣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了内室。

马歆蕊便又笑了,却是花了眼眶,“好,妾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