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二百八十七)宏伟志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二百八十七)宏伟志向

一行车队走走停停,与六日后的午时抵达了无涯岭下,期间蓝汐好几次想要告诉杜婉,穆老来了俗世,但总是找不到一个机会。

杜婉整日与封钰腻在一起,为着这事儿,高源几人是焦急不已,心中对杜婉的行为更是不解。

杜婉不是一只缠着封钰,怎么封钰才去了边城没多久,她就开始缠着这归月公子了,好像有点移情别恋的感觉。

一行人抵达‘情海无涯’后高源才找到机会,拉了杜婉就去竹林的凉亭。

“心儿,你老实跟二哥说,你和那归月公子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喜欢子林?怎么现在又对那归月公子这般了?”

高源认真的看着杜婉,想要看出些什么,他这个小妹,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杜婉悄然的快速抿了下唇,要笑不笑的,可看在高源的眼中就变了味,心中立刻就开始乱想了,心儿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归月公子了吧!这要是让子林知道,以他的性格,不得…

脸色便有些不好了。

杜婉一看就知道高源在想些什么,立刻便咳了一声:“二哥,你就放心吧!心儿是绝对不会给阿钰哥哥带绿帽子的,心儿的目标可是阿钰哥哥唯一的王妃,

所以阿钰哥哥身边出现的任何异性烂桃花,心儿都会一朵朵的给他掐掉,至于心儿身边的烂桃花,那是根本就不会出现的,你就安啦安啦。”

说着,杜婉就要去拍高源的肩膀,可看了一下他们的身高差,默默地放下了抬起的小短臂,苦逼了小脸蛋,这小身板,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高源就懵了,既然喜欢的是子林,那干嘛和那个归月公子那般腻歪,刚要再开口问,被跑过来的李莉打断了。

“心儿,心儿,快点,我和阿瑾他们抓到了一只野兔,我们去烧烤。”李莉的人还未到,声音就先传了过来,杜婉立刻便松了一口气,要是被二哥再问下去,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二哥,我们赶紧去吧!不然美食就要被小胖子他们抢完了。”话未落完,杜婉的人便奔远了,拉了过来的李莉就折了回去。

高源便摇了摇头,这个心儿,心性真是越来越跳脱了,以前还知道克制一下,现在好像直接是放飞了,六岁的孩童,要不是子林与她一般大时也不似孩童,他都以为他的妹妹被鬼魅上身了。

好笑的跟了过去。

要是杜婉知道了高源的这番心想,怕是就要惊悚了,她可不就算是鬼魅嘛。

高源一离开,封钰的身影出现在了竹林深处,慢步走了出来,嘴角带着深深的弧度,便是银白面具都挡不住他脸上的笑意,“唯一的王妃,小东西,你的志向倒是挺宏伟的,那本王,拭目以待。”

……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悄然的撒下了一片金芒,清幽逸然的亭台之中不停的传来着嬉笑乐声,伴随着阵阵油香的烤肉香味,少年女娃围坐在架着烤肉的围架周边。

杜婉吃着手里的烤鸡腿,视线还紧紧的盯在烤架上,弯弯的嘴角沾满了油渍,却是吃的欢乐,惹得众人就嬉笑连连。

“心儿,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你的目光才会从这归月公子身上移开。”李莉咬了一口鸡翅就凑到杜婉耳边小声一句,虽然她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但对于封钰和高源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就听到了。

封钰便微微弯了嘴角,拿过茶杯就遮挡了,高源却是看了一眼杜婉,又看向了封钰,微蹙了眉头,虽然心儿已经那样解释了,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封钰的视线看了过来,与高源的视线就这么直直的对上了,然后又随意的移开,看向了杜婉。

高源一愣,为何他觉得这个归月公子的目光好熟悉,思绪刚刚升起,就被打断了。

“喂,莉妹妹,你跟心儿妹妹咬什么耳朵呢!”封澔伸长脖子就将耳朵凑了过去。

杜婉微红的小脸蛋稍微的缓解了一丁点,一个油手过去就一把推开了过来的脑袋,然后便抹了封澔一脸的油渍。

软软的细腻感觉,让封澔的脸微微的泛起了红,他立刻便摸了一把,然后手上也就粘上了油渍。

杜婉便很不客气的笑了,“阿澔哥哥,这可不能怪心儿,是你自己凑过来的,心儿只是本能反应。”

封澔突然有些不自在了,脸再次红了一瞬,只是被油渍遮挡着不怎么明显,就想回杜婉一个油手,可身边环绕的一道清雅视线让他没那个胆子,

也不知道咋回事?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在这归月公子面前居然就气短了,心中的崇拜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这个归月公子,用心儿的话来说,根本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看着清雅如玉,却是腹黑诡异,跟他那吸血的扇子绝对是登对的,他这视线虽是柔和,却是和四皇兄有的一拼。

这般想着,封澔就抖了抖身子,“心儿妹妹,你真是太坏了,去洗脸了。”

留下这句话,封澔快步的向他的偏房走去,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杜婉还没来得及再笑,高跃便乐呵了,啃着兔腿吃的比杜婉还邋遢,却是咧着嘴角,看着封澔渐渐消失的身影,扭头看向身旁的高源,又看向杜婉,含糊的天真道:“姐姐,阿澔哥哥脸红啦!”

这话一出,杜婉一愣,高源几人也一愣了,封钰却是微皱了眉头,视线便扫向了杜婉,虽然还是和刚才一般的温和,杜婉却无端的生出了一种错觉,她的贼宸帝生气了。

这个想法一出,杜婉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这是招惹了封澔了?就因为被她摸了一下,他就脸红了?那个游走与花丛的京城第一纨绔会这么纯情?

都不敢抬眼看封钰,伸手便捏了高跃的耳朵,“小孩子家家的,还知道什么脸红,好好吃你的肉。”

说着,杜婉又啃了一口鸡腿,故作着无事,气氛还没有缓和上一秒,封瑾就来了一句:

“我也看到了,刚才阿澔的脸确实红了,真是想不到,那没脸没皮的无赖小子居然会脸红,真是稀奇。”

封瑾的这句话只是单纯的说封澔,可听在三人耳中却是意味不同了。

杜婉就隐晦的瞪了一眼封瑾,小胖子什么时候这么会拆她的台了。

封钰眼底的醋意越发的浓烈了,好个小东西,不久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的身边不会出现烂桃花,哼!

而高源看了杜婉,又看向封钰,然后看向封瑾,接着又看了回来,心儿绝对是骗他了,她和这归月公子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至于李莉,直接是一头懵了,脸上却是泛起了八卦的光,看了杜婉,眼睛都不带眨的。

在这层层的视线中,杜婉有些坐不住了,蓝汐见机走了过来,终于找到可以插话的机会了。

“小姐,晚间还是少吃点油腻的吃食,你刚才吃的太多了,要不奴婢陪你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