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一百九十九)冰龙寒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百九十九)冰龙寒链

冥帝离开心悦宫后,才想起他是来做什么的,拿出袖中的一个白色玉盒,玉盒是透明的,完全可以看见里面的东西。

里面装着一条细如发丝的寒链,寒链上泛着丝丝寒气,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一个极品法器。

静静的站了片刻,他又折回去,与走来的杜婉在玉阶回廊花桥上相遇了。

杜婉停下了脚步,冥帝也停下了脚步,蓝汐便悄然的从另一条道先一步离开了,她可不想再入幻境了。

今日的蓝汐也是一身的男子装束,纯白色的劲装,英气飒爽,俨然一副护卫的模样。

“你的那条破链子太没用了,连一个小小的隔绝术法都挡不住,这是冰龙的龙须所制,想要就收着,不要就扔了。”

冥帝将玉盒随意的扔过去,也不管杜婉会不会接住,就漠然的离开了。

杜婉接住玉盒,看着消失的身影,甜甜的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嘴角,心中的丝丝的委屈失落烟消云散了。

打开玉盒拿出了寒链,寒链泛着层层的寒气,可皮肤触碰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意,反而带着丝丝温热。

“上面有一个暗扣,别笨的都找不到。”远远的声音传入耳中,杜婉顿时就龇牙咧嘴的对着远去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找到暗扣轻轻一按,寒链幻化成了一枚彼岸花戒指,戴在中指上不大不小刚刚好。

“傲娇的千年变态老妖精,口是心非的贼宸帝,还说不会爱上我,哼,咱们走着瞧,看谁技高一筹。”

摸了摸彼岸花戒指,杜婉一跳一跳的离开了,口中还哼着歌,可见她的心情有多好。

杜婉离开后,冥帝又出现了,站在她刚刚站过的地方,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血红的眸中闪烁着丝丝不明。

“在你心中我是你的阿钰,可在我心中我不是阿宸,你爱的是他,不是我,所以我绝对不会爱上你,

爱而不得,那样的感觉一定很不好,阿宸所经历过的那一世,我不会再走第二遍。”

林木跟在冥帝身后,静静的做好一个暗卫的职责。

白风却是抿了抿唇,犹豫一瞬还是开口了:“前世的爱而不得是主子自找的,今生主子好不容易才让小姐爱上了主子,为什么主子就不能接受了,又要彼此折磨,难道前世一生的折磨还…”不够吗?

林木拉了下白风的手臂,阻止他再说下去,如今的主子可不是以前的主子,再说下去就是找死了。

冥帝静静看着杜婉离开的方向,周身丝丝的寒气泛出了,寒冽的渗骨逼人,袖手一挥,白风便摔到了百米之外,整个人单膝跪地,手脚都在打颤,嘴角溢出了丝丝血痕。

“你在怜惜她,本帝倒是不知你何时有了情感。”冥帝淡漠的看向白风。

林木立刻单膝跪地,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跪着。

冥帝收回目光瞥了一眼他,“看来不止白风有了情感,你也生了情意,是不是其他的地狱使者也和白灵一样,和你们一样,对她生了怜惜。”

冥帝的声音平静的淡漠,却是让林木和白风浑身一颤,暗处的地狱使者纷纷现身单膝跪地了。

看着他们,冥帝什么也没说的消失离开了,白风这才捂住心口猛的咳了一口血,站起身便随意的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林木走过去将帕子递给了他,“你太冲动了。”

白风擦着手,随意一笑,“没有什么冲动不冲动的,只要达到目的就好,小姐一人是对付不了如今的主子的。”

绿雅蹙了蹙眉,走过来不认同的道:“白风,虽然我们与小姐的情意非同寻常,可我们是忘川帝君的属下,这一点永远都不能忘记。”

“所以你与白灵之间,小姐选择了白灵。”一句话后,白风潇洒的离开了。

绿雅面上却是一僵,心中就低笑了一声,是她放不下地狱使者的身份,做不到违背帝君的旨意,所有她与小姐之间的主仆情意只能结束?

呵!明明是小姐不要她的,明明是她不要她的。

……

忘川宫中因为白风的举动变得压抑了,而杜婉和蓝汐却是已经离开忘川宫抵达了幽冥中城。

今日的幽冥中城热闹非凡,街道上是人来人往,地摊更是一个接一个,只因忘川冕殿就在中城。

它没有建设在外城,没有建设在内城,而是建设在了中城,因为中城有直接通向忘川冕院的连断天桥。

杜婉好奇的一会儿看看这儿,一会儿看看那儿,原来无论在哪儿,这集市都是差不多的。

“蓝汐,如今才发现这幽冥城也不咋样,除了比京城大些,也没啥区别。”

如果忽略给人这种身在地狱天堂的感觉的话。

杜婉左手拿着一个糖葫芦,右手握着一块香酥饼,嘴巴从出了忘川宫就没有停过。

蓝汐看了眼怀中的小吃,叹了口气,“公子,您还有闲心研究这个,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奴婢的手啊!”

杜婉便心虚了,她好像是买的多了些,可是自从来到这个冥宸大陆后她就没有好好的吃过一次,怎么着这次也得赚个够本吧!

看到来时穆凌云待过的那个酒楼,立刻就道:“蓝汐,我们先去这酒楼歇一歇,反正招生的时间还没有开始。”

话落,杜婉便先一步走了过去,蓝汐就快步跟了上去,“公子,你确定你是关心奴婢,而不是又嘴馋了。”

杜婉顿时就瞪了一眼,知道也不要说出来嘛。

走进酒楼,就见里面密密麻麻,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大多都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扫视了一圈,居然没有一个空位置。

“看来还是来迟了,这可咋办。”杜婉扭头看向蓝汐,噘了噘嘴,好似一个被宠惯了的富家公子,因为没有地方而不满。

小姐要做什么?蓝汐疑惑一瞬,斜眼瞥见二楼各间门口悬挂的十大隐族标牌,瞬间就明了了,看来小姐是想让帝君吃醋啊!于是故意压低声音道:“公子,这里已经没有位置了,要不我们直接去忘川冕殿吧!”

“嗯…这样也好,许久不曾见过阿哥了,他一定好想我的。”杜婉故作思索的点了点头,与蓝汐互换了一个眼神就要走出酒楼,

一脚刚踏出门槛时,如她们所愿的被一个声音叫住了,却不是她们所算的十大隐族中人,而是一个老者。

“小公子请留步,若是小公子不嫌弃,老朽这里倒是有一个位置。”苍老的声音在角落响起。

杜婉顺着看过去,是他,出现在浙南的那个须发白眉的老者,原以为是一个看护院子的管家,没想到居然也是这冥宸大陆的人,不是说这里的人不能随意去俗世吗?什么禁忌,根本就是一个摆设嘛。

“不嫌弃,自然不嫌弃。”唉!这就是所谓的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啊!

杜婉在心中叹了口气,面上却是笑呵呵的走过去直直坐下,还不忘咬一口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