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一百三十五)默默守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百三十五)默默守护

听到脚步声,杜婉收了笑容站起了身,双手按着窗沿静静地望着皇宫的方向,又变回了归去山庄那个冷如冰霜的洁儿小姐。

“小姐醒了,奴婢这就去备水。”蓝汐见杜婉又看着皇宫的方向,没再说什么的去准备她沐浴的热水。

绿雅推门走了进来,“小姐,如今虽以快五月了,但早晨的晨风还是有些微凉的。”

杜婉便看了眼她,收回视线走进了耳房,绿雅关了窗户跟进去,蓝汐已经备好了热水,浴桶用的是上好的小紫檀木,水面上飘着一层茉莉花瓣,清香扑鼻。

沐浴更衣用过早膳后杜婉带着蓝汐二人就要离开归去酒馆,刚走出房门便听到前楼里传来争吵声,

她蹙了蹙眉本没打算过问,可在一脚踏出后门时却听到了‘和亲’二字,脚步立刻就顿了下来,淡漠的看了蓝汐二人一眼,向前楼而去,

蓝汐和绿雅赶忙跟上,完了,小姐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的直接就离开了,宸帝所做的事她都还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她不是都让他们赶紧处理了。

其实蓝汐和绿雅不知道的是杜婉早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宸帝在她昏迷时为高家所做的一切,

教坊本就是各路消息汇聚之所,什么事在那儿都能知道,况且她的身份摆在那,她问了,教坊管事岂敢瞒她,

而关于和亲公主之事,她没问,教坊管事也不敢多此一举,她自然就不知道了。

在杜婉去前楼时,她卧室一侧的墙面打开了,宸帝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归月公子的装扮,握着玄银扇的手指捏的泛白,白衣使装扮的影一静静的跟在身后。

“白风,你说女人是不是都很善变,公子是宸帝,洁儿能接受,可当宸帝是公子了,她却不能接受了。”

其实宸帝心里清楚明白杜婉的心态,公子只是相互利用的一份温暖,而他却是她从小到大的一份牵扯,他只是想说出来,因为他怕他会忍不住的再次不顾她意愿的将她留在身边。

影一苦闷的挠了挠头,这可让他怎么说啊!他又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况且他们龙卫能够真正接触的女人也就龙卫中的那些个女人,可那些女人各个彪悍的比他们男人还男人。

“主子,这个属下还真不知道,可属下知道,主子是公子的时候看着小姐好温暖,但是主子是宸帝的时候,温暖中却带了一丝属下说不出来的感觉,怎么说呢…”

影一皱眉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属下想到了,作为宸帝的主子看着昭主子就像虎豹看见了牛肉干。”

宸帝脸色顿时一黑,玄银扇狠狠地就敲在了影一头上,影一立刻龇牙的揉了上去,“主子,属下错了,属下不该将您比喻成虎豹。”

宸帝斜眼一瞥,走出了卧室,影一浑身立刻一颤,以后小姐不在的时候他还是收敛点为好。

一出了卧室,影一就变成了温雅彬彬的白风,摇着血月扇嘴角轻勾的跟在宸帝身后。

……

前楼大厅。

“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老子说的是楼兰国的和亲公主,关你鸟事?”

一个莽汉扛着一把大锤怒斥着眼前的一个文弱书生,文弱书生气的直指着莽汉说不出一句话来,脸色被憋的通红一片,和他一起的几个书生也是气愤不已。

“怎么着,想动手啊!女人怎么了?看不起女人,没有女人你他娘的从哪儿来的。”

莽汉瞪着铜锣般的眼睛将大锤猛然的掷在地板上,大锤落地发出了轰的一声,地板都被震了一下。

然后一把就提起了文弱书生,和他一起的那几个书生被吓得面色惨白的就赶忙躲远,莽汉便无趣的一把扔下了文弱书生。

“老子就是敬佩楼兰公主,怎么着,人家一女子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你们能干啥,你们有脸在这儿叨叨?”

酒馆中的众人立刻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帮书生不在家里之乎者也,报效朝堂,居然跑到这归去酒馆来撒野,真是没事找事。

文弱书生被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就昏厥了过去。

杜婉走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没什么反应的直直向莽汉走去,“你口中的和亲公主是谁?”

冰冷漠寒的声音让整个酒馆瞬间静逸的可怕,所有人一致的纷纷将视线聚集到杜婉身上,一个个顿时提起了一口气,玉面罗刹冷无霜,居然是消失多年的冷无霜。

玉面罗刹冷无霜,归去山庄白衣使中唯一的特例,一身红衣,红纱遮面,冷若冰霜,孤漠傲然,银丝链一出,眉间一点红。

只听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围在莽汉周围的人群立刻散开,不明所以的人也跟着大众纷纷散开,给杜婉让开了一条道。

杜婉顿时轻蹙了下眉头,人群立刻又纷纷屏住了呼吸,他们怎么忘了冷无霜最厌被扰的。

杜婉松开握了银丝链的手,走到莽汉跟前,“需要我再重申一遍?”

莽汉条件反射的就摇了头,“不…不…不用,是…是…是楼兰公…公主…黛…黛丽思。”

结结巴巴的说完便跌坐在了地上,身体不停的颤抖,冷无霜出手他是见过一次的,那般可怕的场面他绝不想见第二次,一场美艳似火的舞蹈,顷刻间所有的看客都倾倒在她的舞姿下,

他是唯一一个在冷无霜的银丝链下活下来的人,只因他说了一句话:女子是人不是物,自那以后他便认了一条准则,绝不能小看女子。

“能在银丝链下活下的人,竟这般胆小。”杜婉踢起一个长凳随意坐下,蓝汐和绿雅立刻便收拾好一个桌子将糕点茶水摆上。

今日的她们一身白衣,白纱遮面,腰间系着一条绫光纱。

摆好桌盘后她们便静静的站在了杜婉身后。

莽汉赶忙擦了擦额间冒出的冷汗,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杜婉撩起红纱咬了一口桂花糕,甜腻的感觉让她难受窒息的心门瞬间就舒缓了,“黛丽思,和亲公主,这个消息是什么时候传出的?”

莽汉立刻回道:“一月前。”

杜婉顿时就松了一口气,那时她还在昏睡中,贼宸帝就是告诉了她,她也听不见的。

可下一刻,她刚热了一分的心瞬间就凉到了低。

“不对啊!楼兰公主早在三月前就已经从楼兰出发了。”一个小声的嘀咕进入了杜婉的耳中,她手中的桂花糕瞬间就碎成了粉末,目光也转向了说话的那人,

是一个年轻男子,也就十五六岁,一身锦衣华服,玉冠束发,手握两个圆珠,看这穿着打扮,该是一个游商公子。

“三月前?你能再具体点,是三月前何时?”杜婉拿出手帕擦掉了手上的残渣。

游商公子转动着手中的圆珠悠哉悠哉的走到杜婉对面坐下,拿起一块桂花糕就扔到嘴中,然后享受的微眯起眼。

“嗯…甜而滑,香而腻,好吃,就是不能吃太多,不然太腻了。”

说着又扔了一块,还不忘示意蓝汐给他倒茶,杜婉微点了点头,蓝汐便倒了一杯茶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