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一百零七)故作昏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百零七)故作昏迷

见杜婉这般模样,大总管便咽了咽口水,擦了下额间的虚汗,他也不想阻拦这位姑奶奶啊!可太后发话了,他要是没有拦住,他的身家性命就不保了。

“娘娘,奴才也是照章办事,求娘娘给个通融。”说着又低了低身,声音更是恭敬了不少,只求这位姑奶奶看在他以前多次示好的面子上,不要为难于他。

杜婉便微抿了一下唇角,果然是她想的那样啊!既然那个老太婆是存心要刁难与她,那她现在进去了,她怕是也会想别的招来,倒不如先不进去了,看看她能做什么?

至于这些个奴才和奴婢们,也只是听命于那老太婆,古代奴仆本就悲哀可怜了,她又何必再给他们为难,反正他们目前也没有伤害到她,“好,本宫等着,你去通禀吧!”

大总管立刻千恩万谢的快步跑进了慈和宫,他可不敢让这位姑奶奶在这大冷的天气里受凉,否则不等太后动手,皇上就先宰了他。

杜婉便静静地站在慈和宫的宫门前,也不上辇骄,现在已经快辰时了,过不了多时就是祭祀环节了,到时作为天启的太后居然缺场迟到,那可是对天启祖先的大不敬,

而她杜婉只是一个妃嫔,又不是皇后,她去不去都无所谓,敢让她等,那便谁都别去了,

哼!她虽然心大,懒得计较一些事,得过且过就好,可她也不是什么小白兔,贼宸帝都说了,她可是只大灰狼,

那老太婆虽说是贼宸帝的亲娘,可经过她这些年的观察,他们的母子关系可没外界传言的那般母慈子孝,虽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可贼宸帝会选谁,她可是很有自信的,再者说不定那老太婆根本就不是贼宸帝的亲娘。

杜婉你真相了。

杜婉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贼宸帝那般优秀的帝王,岂是那蛮不讲理老太婆的肚皮能生出来的,况且历来千古不变的事件之一,杀母夺子的戏码,说不定就发生在贼宸帝身上。

见杜婉就这么不说话的站着,粉菱张了好几次嘴,都被蓝汐给瞪了回去,她顿时就噘着嘴愤愤的踢了地上的雪,这太后也太过分了,蓝汐姐姐居然还不让她说话。

杜婉自然察觉到了蓝汐和粉菱的小动作了,突然她眼睛一亮,转动了下眼珠就昏倒了过去,蓝汐和粉菱一众的宫女太监们立马就慌了。

蓝汐快速扶了杜婉,就要大喊着回心悦宫,却感觉手臂被抠了抠,便见杜婉对她悄然的眨了眨眼睛,顿时便明白了,跟了杜婉这么多年,她自是了解杜婉的。

看来主子是要做什么?那她只管配合就好,于是便立刻叫住了慌乱焦急的粉菱,大声道:“粉菱,你带我们的人快去将陌神医请来。”

然后又对着慈和宫的宫女太监们厉声呵斥道:“还不帮我将娘娘扶进慈和宫去,若是娘娘出了事,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脱。”

这些个宫女和太监们被蓝汐吓到了,又想到宸帝对杜婉那无底线的宠爱,赶忙就帮着蓝汐将杜婉扶进了慈和宫的偏殿,粉菱便带着他们的人去请陌离了。

陌离跟着宸帝和杜婉回京后便以神医的身份住进了皇宫里,如今的皇宫已是空荡荡的了,便也没有什么前朝后宫之分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外男不可入内宫的规矩了。

从蓝汐对粉菱说那话的时候,粉菱就知道杜婉是装的了,不然蓝汐也不会让她将他们的人带走。

于是便带着人悠哉悠哉的慢步向陌离的住所走去,虽然风雪很大,可她却是一脸的笑意,脸蛋被冻得通红,也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

粉菱可是一点都不担心杜婉会吃亏,在她的心中,杜婉就是无所不能的。

“粉菱姑娘,您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一个小太监摸了一把脸上飘落的雪花,低声问道。

粉菱立刻就一惊,她家主子出事了,她怎么能这么悠闲呢!那不是给那太后送把柄嘛,她真是太笨了,

便使劲拍了下那个小太监的头,胡乱的抹了抹脸加快了脚步,“谁说我不着急了,啊!”

小太监摸了摸头,是二丈的摸不着头脑,他不就问了一句嘛,这个粉菱姑娘怎么感觉跟吃了炮仗似的。

其他的太监宫女们心中也是如此的想法,不过他们还是顶着风雪快步追了上去。

他们的昭皇贵妃他们就从来没搞懂过,如今连她身边的大宫女也神神秘秘咋咋呼呼的。

……

杜婉昏迷被送进慈和宫偏殿,萧太后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气的火冒三丈,“这个该死的贱人,居然敢给哀家来这招。”

萧太后嘴上骂着,却是急急忙忙的就去了偏殿,突然,她又急忙说道:“快,赶紧封住消息,绝对不能传到皇帝耳中,快去请太医。”

此刻的萧太后脑中满是宸帝对她说过的话,虽然萧太后不相信她养大的儿子会为了一个女人就那般对她,可是这三年来宸帝对杜婉极尽扭曲的宠溺在乎让萧太后不敢赌,她终究是舍不得荣华富贵,她还是惜命的。

……

杜婉在慈和宫门口昏倒的消息虽是被太后压住了,可宸帝对杜婉的保护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境地,不出片刻功夫便传到了他耳中,二品以上各部大臣和皇亲国戚自然也就知道了,正在进行的祭祀环节被迫停了下来。

皇家祭祀祖先最是庄严肃穆,严谨慎重,能参加的各部大臣都是身居高位的,这样才能显示出对皇家祖先的敬畏忠诚。

众人都已经领教过了宸帝对杜婉的在乎,皇家宗亲便是想拦也不敢开口,一个推一个的,宸帝便已经走出了宗庙祭堂。

他刚走到门口,影一便出现了,在他耳旁小声说了句话:“主子,昭主子是装的,她让属下告诉您不用担心,让您继续祭祀之事,过了再去找她。”

话完之后便退下了,宸帝就阴沉着脸折了回去,“赵德胜,加快祭祀,半个时辰。”

赵德胜赶忙就应声着开始被打断的祭祀,各部大臣和皇亲国戚虽然疑惑宸帝为什么回来,但在他这般的威压下也不敢相互对眼色,都一个一个乖乖的跪好。

该删的删,该减的减,终于在堪堪半个时辰多一点完成了祭祀,宸帝起身瞥了眼祭台上面的封家历代帝王排位和画像,甩袖离开。

虽然他知道杜婉是装的,可还是不放心,如果她是为了让他好好的完成祭祀故意让影一那般说的呢!虽然影一没那个胆子敢骗他,可事情一到杜婉的身上,宸帝就不淡定了。

宸帝曾吩咐过,待杜婉如同待他,以龙卫对他的忠心,在杜婉的恐吓威胁下,说不定影一还真敢做出诓骗他的事来,所以宸帝出了宗庙就直接以轻功向慈和宫飞去。

在跪的众人纷纷松了口气,他们对赵德胜也是佩服,能把长达半天的祭祀用半个时辰完成,而且还是在皇上低压的情况下,不得不说一声厉害。

宸帝离开后,明王一家和封澔也跟了上去,高源也想跟上去,可是却不能,他在朝堂上处处与杜家作对,如今跟上去必定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况且杜婉是昭皇贵妃,他一个外男独自跟去,若是被别有用心之人拿去做文章,少不得一番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