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九十二)顺其自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来到心悦宫,整个宫内都感觉有些寂静的压抑,宸帝皱了皱眉,瞥了一眼跪着的宫人走进了内殿,刚绕过屏风就见杜婉坐在床榻上发呆,

眼神空洞的没有一丝光彩,出宫穿的普通衣裙都没有换下来,头上的发簪配饰随意的扔在地毯上,一头的秀发凌乱的披在后背,像个疯子。

宸帝的目光就一闪,坐到床沿边理着杜婉的秀发,一边柔声问道:“小东西,怎么了?谁把你气成这样了,告诉朕。”

杜婉仰头看向了他,眼神有些恍惚,他是谁啊!猛的眨了下眼睛,才看清楚,原来是贼宸帝,他怎么会来?

转眼便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应该差不多四点左右吧!这个时间点他不是应该在御书房处理政事。

“阿钰,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你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御书房的。”杜婉疑惑的问道,好像她刚才的纠结迷茫都不曾发生过。

宸帝抚顺了她的发丝,搬正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他,“小东西,告诉朕,你怎么了?”

他问的不容置疑,这让杜婉没有办法再逃避,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咬了咬唇瓣将头埋在了宸帝怀中。

“阿钰,我今天一人出去时才感觉到,原来我已经习惯了你的陪伴,今天你不在身边,我都心不在焉的,都没有玩尽兴,下次出宫还是你陪着我吧!”闷闷的说完便仰起头深情的看向了宸帝。

宸帝看着她一瞬,忽然就勾唇一笑,“好,以后我都陪着小东西。”

话落便吻上了杜婉的唇瓣,小东西既然不愿意告诉他,那他便不问了,知道就好,何必说的那般明白,反正如今的她是爱他的,这样就好,其他的他不在乎。

时间的交际线悄无声息的接壤了,满天的繁星爬上了夜空,心悦宫中寂静的压抑消散了。

蓝汐静静地站在殿门外,心中的忐忑不安也悄然的消失了,主子终是变了的,不再是山庄那个漠凉无心的玉面罗刹,这样便好,知道了一切,她便是愧疚,也是好的,至少不用再担心某一天主子知道了那一切,不要了她。

殿内的烛光一闪一闪,映照着床榻上的人儿,看着身边熟睡的宸帝,杜婉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庞,眸中闪现着难言的复杂,

这个男人那么爱她,可那时他为什么就可以那么残忍的将她送进教坊,还是他有什么苦衷。

杜婉其实很想告诉宸帝她所知道的一切,可是她不确定,她不确定宸帝知道了她是高沫心后会不会将她再次送入教坊,她还是不相信男人,

不,确切的来说是她不相信爱情可以战胜皇家的体面尊严,所以她选择了隐瞒,可她却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宸帝筹谋的。

吻了下宸帝的脸庞,闭上了眼睛,没过多久便睡熟了,而宸帝却睁开了眼睛,眼中清明的没有一点睡意,显然他是装睡的,

摸了摸被杜婉吻过的脸庞,将她揽入怀中闭上了眼睛,轻轻勾起的嘴角昭示了他心中的欢喜。

昨天还是一个大晴天,今天却是下起了绵绵细雨,其中还带着丝丝的飘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雨,天气骤然就寒冷了下来。

杜婉裹着被子窝在床榻上,一动都懒得动,今天早上贼宸帝说他明天要带她去一个什么地方,说的神神秘秘的,都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可这老天也太不给力了,这么冷的天气,要是明天也是如此,她不想出去啊!

对于她所知道的一切,杜婉决定还是顺其自然,不管未来如何,现在她是杜婉,也只是杜婉,她爱宸帝,宸帝也爱她,这样就够了。

……

此刻的燕月楼六楼,陌离揉了揉吃饱的肚子不停的在地上打转,不时的看看旁边的书柜,对,他不是在看门,而是看墙面前的书柜,显然这里便是暗门所在,

正当他等的焦急不已时,书柜向右挪开了,紧接着墙面就发出了机械的声响,没有一丝缝隙的墙面突然分开出现了一扇门,从中走出了一个身影,银白月牙袍,半面遮脸,手握玄银扇,归月公子燕归。

陌离赶忙迎了过去,“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直接去找你了。”

燕归瞥了眼他,走到软榻坐下,陌离便跟着坐到对面,倒了一杯茶递给了他,就调笑的道:“燕归,你怎么现在才来,不会是…”

“有事说事,没事我就走了。”燕归打断了陌离的话,他的时间不多,没闲工夫听他废话。

陌离就上下看了一眼,然后便明了的点了头,显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也不再扯闲话,正了脸色说起了找他的正事,“银针封脉失效了,洁儿想起了一切,她…”

“说重点。”燕归很是不耐烦,这些他不是都传信了,废话真多。

陌离的面容就是一滞,然后便是一阵的咬牙,他都为他变成老妈子了,他居然还嫌烦。

可不管心中如何想,他还是快速的说了他在暗信中没有提到的一点,“洁儿要见你。”

见他?燕归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不过一瞬又勾起了唇角,陌离直接便无语的摇了头,不就是洁儿恢复记忆后想见他吗?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陌离,你和燕去,还有蓝汐,你们都被洁儿给耍了,她根本没有恢复记忆,否则便不是让你传话,而是直接去找我了。”

显然陌离理解错了燕归勾起嘴角的含义。

陌离便一愣,不过一瞬就明白了,懊恼的拍了下头,对啊!以洁儿以前的行事作风,那绝对是自己去找,什么时候会用到他人,尤其是在她面前如同半个透明的他。

脸面顿时垮了下来,太失败了,他居然被失忆的洁儿给耍了。

燕归嘴角的笑意不断地加深,喝了一口茶后拍了拍陌离的肩膀,又从暗门离开。

陌离哀怨的看着消失的身影,猛的就灌了一杯茶,狡猾的狐狸教出来的徒弟就是狐狸,变了个性子还是改不了她那狐狸的本质,“什么冷无霜,应该是冰狐狸。”

扭曲着脸就摔门而去,守门的白洋看着他这般模样,好笑的摇摇头,关好了门窗。

燕归离开燕月楼,在后门处被燕去堵住了,看着身前挡住的他,面具下的眉微微一锁。

“做了御林军,倒是不一样了,都有胆挡大哥的路了。”声音带上了点点低沉,周身的清雅仿佛也染上了一丝寒霜。

燕去便低垂了头,手掌捏了又捏,还是鼓起勇气看向了他,“大哥,你就不能放过洁儿吗?”

“放过?”燕归轻笑了一下,直接绕过他踱步离开了,声音又轻飘飘的传了过来,“让我放过她,那你又可曾放过她?”

燕去的身子就猛然一震,整个人都颤抖了,是啊!他可曾放过她,她失去记忆可以过的那么幸福,他却做了些什么,明知那些记忆是她心中的哀鸿,他却让她想起了。

扶了墙面就踉跄了脚步,直接瘫软了下去,低低的笑了起来,带着苍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