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七十七)废后离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关于昨日校场之事,影一已经全部查清楚了,听着他说的结果,宸帝后靠着御辇嗤笑一声,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啊!无论前世今生,都一样。

早朝期间宸帝大怒,怒斥礼部尚书王大人教女无能,王贵妃以张嫔为引联合各宫妃嫔行此歹毒之计,欲让昭贵妃意外死于血红马下,幸得灵虎虎豹相救,才幸免于难。

王贵妃入宫多年不仅未育皇嗣,如今更是恶毒至极,各宫妃嫔各个人面蛇蝎,心思歹毒,有如此后宫,他如何能安心治理天下,宸帝实乃痛心。

杜婉听着蓝汐带来的消息,笑的不住摇头,今天早上贼宸帝吻她的时候她其实已经醒了,只是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所以只能装睡,

她以为贼宸帝会生气,没想到他只是轻吻了一下她便离开了,然后又开始折腾起那些个日日胆战心惊的朝臣们,

她当真没看错,贼宸帝虽然性子冷漠诡异,心思缜密莫测,但实际上他就是一个腹黑的狡诈男,贼精贼精的,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他的道。

杜婉笑着,突然,她蹙起了弯弯的柳叶眉,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蓝汐便悄然的退了下去,给她留下了一个安静的空间。

忽然,杜婉眼眸一缩便握紧了纤长娇嫩的手指,银牙咬的是咯咯作响,已然长开的绝美脸上此刻全是压不住的愤怒,

该死的贼宸帝,她又着了他的道,什么承诺?什么约定?根本就是他肃清朝堂的借口,她居然就这么迷糊的被他利用了三年。

猛的起身就要去找宸帝质问算账,可刚走出内殿的门口,又停下来折了回去。

外面候着的蓝汐等人被她这一连串的反应给搞得简直是一头雾水。

今天早上主子不是已经正常了,怎么现在又不正常了,而且好像还越发的严重了,

唉!真是搞不懂,皇上明明那么宠爱主子,主子怎么就要自己作死呢!

……

时间一晃便是两日,两日后还是一个雨天,这雨一下便是三日,不知明日是否会放晴。

这天是萧皇后离开的日子,她只带了一个贴身宫女惜月,由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拉着离开了皇宫。

她如今已是废后,自然不会有皇后的銮驾相送,更没有资格让朝臣和各宫妃嫔恭送,再者那些朝臣妃嫔如今都是人人自危,哪儿还有什么心力去送一个废后。

萧皇后撩开单薄的车帘看向渐渐远离的皇宫,温雅柔美的面容憔悴的仿佛老了许多,她如今也不过二十左右,却像是已经到了迟暮之年,当真是心死如灯灭。

“杜婉,你的命怎么就这么好,他竟然要为你废黜六宫,呵!我竟还自以为是的以为你不过和我一样,只是他的一颗棋子,我竟还自以为是的不甘的想要看你的下场,却是愚蠢的又一次为他铺了路。”

萧皇后死死的盯着已经看不见的宏伟辉煌,抠紧了车窗的把手。

马车缓缓的驾驶着离了京都,向惠安斋驶去,飘雨的天空一片灰雾蒙蒙,到了晚间马车终于来到了惠安斋的山道上,山道两旁是座大山,山道就修建在半山腰上。

萧皇后自言自语了一路,宫女惜月不知关了多少次窗,可每次又被萧皇后推开,绵绵细雨就那么打在她的脸上流了下来,不知多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看着过了这座山就要到了那个困住她一生的可怕牢笼,萧皇后突然看向京都的方向疯狂的嘶吼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后之位就这么拱手相让了,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封钰,为什么?为…唔…”

萧皇后的脖颈被驾车的一个男子死死的勒住了,一旁的惜月早已没了气息,脖颈处的血红渲染了马车上的毯子。

萧皇后被迫后仰着脖颈,脖间已经被勒出了红痕,她艰难的拉着勒绳不住的挣扎,可她一弱女子的力量,如何能挣扎得了,不过片刻便翻了白眼,低垂了头。

马车还在缓慢的跑着,车轮在黏湿的山道上压出了两条深深的车轮印。

见萧皇后已经没了气息,男子随意的拿出了一方手帕,擦了擦白皙的修长手指。

“真是的,我这一双救人的行医之手就这么沾了这个女人的污气,真是晦气,赶紧处理了。”

这个男子便是易了容的神医陌离,他嘀咕着吩咐完后便跳离了马车快速消失。

撕下人皮面具撑着油纸伞来到惠安斋对面的山顶上,看着前方屹立而站的笔直身影,走了过去。

又是银白月牙袍,出来从不知道换一个其他的颜色,明明是修罗恶魔,装什么温雅公子,摇摇头加快了脚步。

“本神医的这双行医之手都为了你沾了晦气了,自己不去解决,却要让本神医动手,你真当本神医是你的那些属下啊!而且一包毒药解决的事,非得要做成上吊自杀的样子。”

陌离边走边抱怨着,走到山顶之上,看着周身满是孤寂的燕归,虽然没什么好气,却还是将油纸伞递了一半在他头顶。

燕归便抬眼看了一眼头顶的一半油纸伞,又看向山道上这会儿开始快速飞奔的马车,双手负后,右手大拇指不停地摩挲着手中的玄银扇,“何必说那些没用的,若我能动手,岂会用你。”

“得嘞得嘞,我不跟你扯了,反正你总是有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一直僵着。”

他也真是的,没事不去研究自己搜罗的那些疑难杂症,居然在这儿又问起了这些没用的,明明就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回答,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问。

陌离又摇了摇头,在心底叹了口气。

马车进了峡谷看不到了,燕归转身离开,细细的春雨虽然软绵,但还是打湿了他的衣袍,

雨水顺着冰凉的面具流进了他的衣领,微凉的冷意却冰不了他那颗滚烫炽痛的心,“顺其自然吧!她的心从来都不会为我全然放开。”

施展轻功飞下了山顶,身影在黑暗的夜空渐渐消失不见。

陌离便扔掉了手中的油纸伞,静静地站在山顶上,“也不知道这淋雨是什么感觉?你这般顺其自然,当真就能得到吗?当她恢复记忆后又会是冷漠如斯的她,那场意外也只是一场意外,又当真能改变什么?”

当雨水渗透丝白衣衫紧贴了他的皮肤,陌离狠狠地打了个冷颤,快速用内功蒸干了衣衫拿起了油纸伞。

他真是跟着这怪人太久了,也学起了自残来,还变得伤春悲秋了,他的事与他何干,他不过是被他抓来看病的大夫,什么时候变成老妈子兼属下了。

上空突然绽放了一抹红光,陌离就勾起了唇角,妥了,这下可以安稳的交差了,

又来,真是习惯成自然了,看来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他的,今生就注定了要为他劳苦操心,真是个劳苦命啊!

抖了抖身子快速的跳下山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