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三十六)商议中秋国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三十六)商议中秋国宴

宸帝下了早朝回到御书房便开始批阅奏章,辰时左右小喜子便报皇后娘娘来了,他扔下奏章点了头。

萧皇后走进御书房请安行礼后便道:“皇上,再过几天便是中秋佳节了,今年的中秋佳节是否要大办,臣妾好着手准备。”

宸帝抿了一口明前龙井,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御案略微思考了一瞬,“三年孝期已过,确实该大办了,中秋宴便设在泰和殿,五品以上官员赐月饼,三品以上官员带其家属赴宴,其他的皇后自己看着办!”

“是,臣妾知道了。”萧皇后屈膝一应,犹豫一瞬又一脸为难的道:“皇上,昭妃妹妹既已册封了妃位,那她的册封典礼是不是也该筹备了,

臣妾不知是要将昭妃妹妹的册封典礼放在中秋后还是中秋前,

若是中秋前臣妾便抓紧安排筹备,不免时间太紧,到时怕是会委屈了昭妃妹妹。”

宸帝的眼眸就是一深,却是不甚在意的道:“不过一个正二品妃,不用如此急切,就放到中秋后吧!”

“是,臣妾宗旨。”萧皇后曲了膝盖嘴角轻轻一扯,却是带着些许的僵硬,

册封典礼对于一个妃子来说有多么重要皇上怎会不知,拖的越久只能说明他根本不在乎,

果然是她想的那般吗?皇上也不是真正的宠爱杜婉,只是需要她的身份而已,

就像她自己一样,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她们到是同病相怜之人,“皇上,母后在普济寺祈福,是否要接回来。”

宸帝便微皱了眉头,“不用,母后一年前去普济寺时就说过这两年时间不要打扰她,

此次中秋佳节虽是团圆节,但想来母后更想陪着父皇,你安排好别怠慢了寺中的僧侣。”

说完之后便不再看萧皇后,拿起扔下的奏章继续翻看起来,忽然又加了一句,“这段时间皇后就辛苦些,但也别太过了,身子要紧,事情自有底下的人去做。”

萧皇后就是心间一喜,可看着他这般的模样,心中又自嘲一笑,应声着退了出去,刚才皇上居然关心她,她还以为是他的心为她热了一分,原来是她奢望了,

他的心从来都是冰冷无情的,她难道还看不清楚吗?以前他至少还会假装和她琴瑟和鸣,可如今却是装都不愿意装了,相敬如宾,多么讽刺的词啊!早在先皇赐婚新婚之夜就该想到的。

仰头看向天空苦涩一笑,望着南面的心悦宫竟是不愿去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她又能比她‘幸运’多少呢?何必再去添一把无谓的嫉妒之火,直接就回了正阳宫。

静芙便看了一眼惜月,小声道:“娘娘不是说要去心悦宫,怎么又不去了?”

惜月摇了摇头,两人便默默的跟了上去。

萧皇后离开没多久一个男子便来了御书房,青云蟒袍,玉冠束发,俊朗轩逸,一走进去便直接道:“皇兄,这次中秋可是要大办?”

此人是明王封瑾,先皇第六子,宸帝同父异母的兄弟,自小便甚是崇拜宸帝,以他马首是瞻,是他从不离身的尾巴。

宸帝抬头看了眼他,随意道:“不去陪你的王妃,怎么有这闲心来朕这御书房,还过问起了中秋。”

明王走到一旁坐下,小喜子便端了茶点摆上。

“皇兄,你不让臣弟参与朝堂,可这中秋佳节不是政事,臣弟怎么着也要过问一下不是。”

看着宸帝眼中划过了一丝疼惜,世人都道宸帝三年守孝,可只有他知道,皇兄是走不出来,

当年之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高家叛国满门而灭,最亲近的好友兄弟一息之间变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这样的转变他走不出来。

“中秋自有皇后安排,你一个王爷掺和什么,滚回去陪你的王妃去。”宸帝忽然就沉了脸,手中的狼毫断了,批红染了手面,好似鲜红的血液。

赵德胜等奴才们立刻屏住了呼吸低垂了头。

“皇兄,你不让我参与朝政,如今便是一个家宴你都不让我过问了,我也是这天启的王爷,凭什么所有的担子都要压在你的身上,而我却整日里逍遥快活。”

明王也怒了,握紧手掌就站了起来,为什么皇兄要活的这么累?高家已经覆灭八年了,为什么他就不肯放过自己?

宸帝的手骤然握紧了,如今他所不能释怀的不只是一个高家的覆灭,而是坏东西,失忆的她若是恢复了记忆,他该怎么办?

“阿瑾,你该明白,你要做的事就是好好的和你的王妃去过你们的生活,朕的事,你不该过问。”

起身走到了明王身旁漠然了脸,朝堂之上布满了肮脏,他以陷入其中无法抽身,这个弟弟还有机会的,他只需要做好他的明王,在他的羽翼下安然生活就好。

明王低垂了头,所有的怒火在这一息之间被浇灭的一丝不剩了,只余下了闷气。

……

午时十分。

蓝汐走进来叫起杜婉服侍她洗漱用膳,“主子,皇后娘娘刚刚传旨,今年的中秋佳节大办。”

杜婉左手拿着勺子喝着薏米粥,看了一眼蓝汐点点头又自顾自的低下头用膳,什么事都没有美食重要。

蓝汐心中清楚她必然是这般的反应,便不再说话,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用过午膳后,去院中转了两圈消了食,然后就窝在贵妃榻上抱着一本话本子滋滋有味的看了起来。

晚间十分。

粉菱拿着宫灯走进来,看着全心投入的她无语的摇了头,主子也真是,这有什么好看的,都看了一下午了,点燃宫灯放到了小几上,“主子,都已经晚间了,仔细眼睛。”

杜婉放下话本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看向外面,天空已经有些暗了,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天了。

粉菱扶了她下榻,蓝汐将晚膳端了进来,用过晚膳后便出了内殿在院中又开始漫步消食,半个时辰后她走进内殿换了一套简易单薄的衣服走到院中的软垫上,拍了拍手掌开始扭腰。

“主子的瑜伽真是从来都不忘,在府里时一直是早间,如今进了宫就改在了晚间,以前还是在殿内练,如今却是光明正大的搬到了院中,唉!”

粉菱看着杜婉的动作就轻握了一下手,这要是让皇上看到,非得扒了她们的一层皮不可。

蓝汐就点了她的额头,“你就别抱怨了,这些年你都抱怨了多少次了,主子可有听过。”

粉菱便嘟了下嘴闭嘴不言了,离落和小桃小林子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新来的宫女太监们却是眼观鼻鼻观心的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各自默默地做着各自的事,尽量放轻手脚不让打扰到杜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