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三十五)掐灭的朦胧情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三十五)掐灭的朦胧情感

看着这几人互掐,华欣怡知道是她出手的时候了,于是捋了捋手帕笑道:“嫔妾记得初入宫时杜姐姐便身子虚弱,如今杜姐姐没来请安,想来是身子还未见好,况且昨日又被贤妃…”

懊恼的停下话语,看向最后面坐着的孟婉仪,柔美的脸上带着丝丝不可置信的惊讶,仿佛她觉得孟颖娴这样一个娴静的女子能干出那样的事很是不可思议。

“瞧嫔妾这记性,应该是孟婉仪,孟婉仪的那一巴掌打的真是厉害,嫔妾瞧着都心疼不已,更惶论是皇上了,

杜姐姐那般羸弱怜惜的模样嫔妾还历历在目呢!皇上昨日翻了杜姐姐的牌子,杜姐姐受了伤还要侍奉皇上,想来该是很辛苦的。”

这一番话当真是绵里藏刀,既提醒了各宫妃嫔杜婉初入宫时的殊荣风光,让她们暂时的忘记了昨日之事带来的恐惧,对杜婉的嫉妒深了一分,

又暗示了杜婉故作娇弱的勾引留下了皇上,同时还给了孟颖娴一击重击,让她心中对杜婉的恨意更上了一层。

孟婉仪握紧手中的帕子僵硬的笑着,心中是恨不得杀了杜婉。

坐在她身旁的林容华与对面的张婉华便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拿起了茶杯继续做透明人,

萧皇后也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掩住了嘴角的痕迹,大殿中突然出现了一瞬诡异的沉默。

“奴才叩见皇后娘娘,各位主子,启禀皇后娘娘,皇上进了杜充仪为昭妃。”全公公快步走进正殿叩首,打断了这种诡异。

萧皇后猛然握紧了手中的茶杯,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全公公,恨不得吃了他,全公公立刻在萧皇后的示意下快步退了出去。

“昭妃,皇上进了杜姐姐昭妃,这可真是好事啊!也就杜姐姐有如此殊荣了,又是直直的跳了一级呢!”华欣怡掩起嘴角娇笑一声,手中的帕子却是捏的褶皱了。

王贵妃紧着手中的团扇,看了一眼故作姿态的她勾起了一抹讽刺,

哼!做作,这里怕是最她恼火了,都是同一届秀女,父亲都是朝堂一等大臣,

那杜充仪皇上只是见了两面就进位为妃了,而她,三个月了却还只是一个嫔,还想着越过她,哼!笑话。

“昭,日月也,昭和,光明之意,昭妃雅灵妙丽,

此字取做封号着实好,皇上当真用心,好了,都散了吧!

静芙,你将本宫的桦绫缎找出来,我们去看看昭妃。”

萧皇后放下茶杯起身由惜月扶着离开,静芙应了一声向库房而去。

萧皇后的话又给各宫妃嫔加了一把火,纷纷起身离开了正阳宫。

此时的她们已经没心思斗嘴了,只想赶快去看看杜婉究竟有什么魔力,竟将宸帝迷的为她破了那么多的例,不过两面而已宸帝就那般宠她了,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心悦宫中。

杜婉坐在床榻上看着手中被粉菱塞进来的明黄圣旨呆滞满面,她被进封为妃了,还赐了封号‘昭’,这也太不真实了吧!如此简单的就成正二品了,

侧三品充仪、充容、充媛,从三品修仪、修容、修媛,正三品昭仪、昭容、昭媛,从二品淑仪、淑容、淑媛,正二品妃,这是跳了多少个品阶啊!这也太惊悚了。

握着圣旨就使劲的咽了咽口水,抬头看向粉菱试探的道:“粉菱,你不会是听错了吧!”

粉菱便抚了额头,指着她手中的圣旨就说道:“主子,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您自己看吧!”

杜婉看着粉菱又看向蓝汐,见她也点头,她立刻打开了圣旨,里面写了一大堆的繁杂术语,

总结起来就是她美丽端雅、灵动可爱,很讨皇上喜欢,所以就给了她一个正二品妃位,赐号‘昭’希望她如日月一般朝阳明亮。

“昭,日月,这不就是让我时刻谨记着不要作乱嘛,还光明呢!我心底黑暗的很啊!需要一个昭字来时刻的提醒着,蓝汐,收起来。”

撇撇嘴将圣旨扔给蓝汐就重新躺倒在床榻上翘起二郎腿摇晃了,

既然贼宸帝免了她的请安,那她就不去招嫉恨惹麻烦了,

恃宠而骄也是不错的嘛,谁知什么时候就玩完了,能享一天福是一天呗。

看着又要睡觉的她,蓝汐犹豫了一瞬还是说出了心里的顾及,“主子,你真不去请安吗?这样恃宠而骄怕是…”

“蓝汐,你看看你家主子的手,你舍得我这样出去,反正我已经两个月未请安了,也不差这几日。”

杜婉可怜兮兮的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见她还是有些犹豫,便坐起身正了脸色,将自己心中的打算说了出来。

“再过五天就是中秋佳节了,今年的中秋宴肯定会大办,这三年来皇上因着守孝从未大办过,就是年节元宵都是简简单单的,

如今孝期已过,这第一个大节日他一定会大办的,到时你家主子要华丽登场,那时才是我重新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最佳时机,

现在可不行,如果我现在出去,岂不是要被后宫的那些个豺狼虎豹给生吞活剥了,所以啊,你家主子这几日要养精蓄锐储存战斗力。”

说着就捏了捏左手使劲的点了点头给自己打了一下气,又道:“有那些个上门探虚实的,装姐妹情深的,全部都打发了,好了,我要补眠,天塌了也不许打扰我,知道嘛蓝汐…”

微眯起眼就看了蓝汐,然后倒下去闭上了眼睛,蓝汐和粉菱对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帮她盖好被子放下纱帘退了出去。

她们退出去后杜婉睁开了眼睛,美眸深处是暗幽的古波不惊,“贼宸帝,你到底想干什么?将我扔在心悦宫三个月来不闻不问,如今却把我立为标靶让我成为后宫的公敌,又不让我夹在那些女人的中间,你到底要做什么?”

困惑的揉了揉太阳穴,自从遇到这个贼宸帝后她的脑子就没够用过,脑细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个。

“他到底什么意思?他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我会不时的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丝丝的哀伤,真是见鬼了,一个称霸中原的帝王怎么会有这样的感伤,想不通啊想不通。”

深思的自言自语,突然她浑身一抖就猛的坐了起来,眉头紧皱,“杜婉,你对那个贼宸帝产生了好奇,好奇是爱情的源头,一旦有了好奇心,那便会想要进一步的去了解挖掘他的内心,太可怕了,

男人最是薄情,更何况是一个做为帝王的男人,最是无情帝王家,一旦对帝王生了情意那就万劫不复了,

你绝不能对他产生好奇,否则一定会坠入深渊的,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千古真理你可不能忘了啊!”

狠狠的告诫了自己一番后重新躺下去闭上了眼睛,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再想宸帝了,不能再去探究他那一丝的哀伤是为什么了,

他想要算计就让他算计去,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再不济也不会真要了她的命吧!要是真没命了说不定还能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