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三十四)不该试探(周末加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三十四)不该试探(周末加更)

“陛下,您不会现在就要臣妾侍寝吧!”杜婉眼睛一眨回过了神来,如此浓烈的阳刚之气扑在脸上让她娇嫩白皙的脸庞绯红一片,身子更是绷紧的厉害,

她虽没吃过猪肉,但还是见过猪跑的,这浓烈的荷尔蒙气息绝对是男子发情的征兆。

“朕有那么饥不择食,小东西,朕既允了你伤好之后,那便不会反悔,不过你还是要慢慢适应朕的存在,在朕亲吻时这般僵硬的你还是第一个,若是旁人,朕早就甩手走了。”

宸帝摸了摸杜婉的脸翻身从她身上下来,闭上眼睛平复心中的翻腾,杜婉便抿唇一笑也闭上了眼睛,感觉到宸帝睡熟后她缓缓的睁开了水眸,扭头看向他眸中满是深思。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爹爹和哥哥都说你性子冷淡诡异,心思缜密莫测,可我接触到的你虽是冷漠,但更多的却是温暖,真是一个怪人,难道帝王都是这样的多变?

而且你躺在我这个小老婆身旁,却说你和另外大小老婆们的床上事,你觉得好吗?也就是我,要是别人,还不得嫉恨死你口中的旁人。”

喃喃自语的嘟了嘟嘴又闭上了眼睛,不过片刻便睡熟了,她睡熟后宸帝睁开了眼,

避开她受伤的右手将她揽入了怀中,抚上她的脸颊,脸上漠然的没有一丝波动,眼中却是深邃的暗沉。

“原来你一点都不嫉妒啊!朕当真不该试探的,温暖?朕在你心中是温暖的,那为什么…”

停下了喃呢,抚摸着杜婉的脸庞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在他的身旁,他困惑的皱起了眉头。

“杜婉,你的防备心变低了,难道失去记忆当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还是说,只是朕从来就没有看懂过你。”

轻轻挑起了杜婉的下颚,看着睡得如此恬静安乐的她,摸了摸她红润的娇唇吻了下去。

暗夜的星空闪烁着点点星光,初圆的明月高高悬于顶空,整个心悦宫寂静一片,而其它各宫却是孤枕难眠。

华嫔躺在床榻上,回想着今天的一切,尤其是御花园中那一声声的杖毙声和满园的血红,眸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与害怕,却是握紧了床褥,手指捏的泛白。

“杜婉,你父亲与我父亲作对,你如今也跟我争宠,皇上为了你居然让整个后宫观看那血腥的一幕,皇上竟为你做到那般,为什么?

明明是我陪在皇上身边整整三个月,为什么你一出现他就忽略了我?为什么?你明明蜗居在你的宫里,为什么要出来?”

闭上眼睛深吸一了口气,平静了心绪,她在忌惮什么?她在怕什么?不过是一个体弱不堪的贱人,有什么好忌惮害怕的,

更何况这后宫多的是忌惮她的人,王贵妃、馨淑容、梦昭仪那一个不比她忌惮,当初那贱人入宫时的种种殊荣也该到被妃嫔们想起的时候了。

翌日清晨,正阳宫中。

“娘娘,皇上传旨免了杜充仪请安。”全公公进来躬身道。

“嗯。”萧皇后平静的点了点头,由惜月和静芙搀扶着向外殿走去。

“娘娘,皇上这么做是为得什么?杜充仪本就因病被娘娘赦免了请安啊!”静芙疑惑的问道,她觉得皇上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萧皇后看了一眼她,看向前路轻轻的嘲讽一笑,“皇上这是要借本宫之手再告诫各宫妃嫔一番,

孟贤妃一日之内连降两次,杜充仪已然成为后宫标靶,

昨日皇上一番杀鸡儆猴,御花园之事虽吓人,可女人的嫉妒心会埋没她们心中对昨日之事的惧怕。”

走到殿门前眺望向远处高高在上的紫宸殿,她心念渴求却永远也走不进的止步之地,“皇上对杜充仪当真是用心良苦!”

一句带有深意的话,却是带着些许的疑惑,皇上是没有心的,他只在乎他的帝王霸业,却为何能做到对杜婉关切备至而没有一丝的违和,就好似他是深爱着那个女人的,

可是这没有可能,他不会爱上任何女人的,他是冰凉的,所以便是青梅竹马,也可以那般狠绝的送进教坊做了姬子,何况一个与之相似的杜婉。

静芙便皱了皱眉头,“娘娘,奴婢不明白,皇上若真的喜爱杜充仪,为何这三月来对她不理不睬,如今却又…”

“本宫也猜不透皇上心思,且行且看吧!”萧皇后困惑的摇了头,眼中满是疑惑与深思,

皇上自狩猎回来后便变得更加深沉漠然了,这三月来宠幸的妃嫔更是寥寥无几,她应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会感觉到一丝的不安。

突然眼角一缩,终选之时心中划过的一个猜想又冒出了头,预选之前宸帝说的话语在脑中环绕了,

所有各部重臣的女儿全部入了宫,皇上要做什么?她不敢想下去了,快速的撇开了心间的心悸走进了正殿。

“皇后娘娘到…”传报太监高声喊道,萧皇后走到上方坐下,众位妃嫔便纷纷俯身行礼,她柔声的让她们都起来,妃嫔们起身坐下后梦昭仪便笑吟吟了。

“皇后娘娘,这众位姐妹们都到了,杜妹妹却是久久未至,不会是又病了吧!”

那个小贱人,长得一副讨人的嘴脸,竟让皇上为她大开杀戒,可恶。

“梦妹妹何时与杜妹妹这般要好了,本宫还记得三月前梦妹妹可是因着杜妹妹吃了好大的醋啊!

说起这个本宫倒是都忘了答应梦妹妹的事了,本宫今日便陪梦妹妹一整日,如何?”

赵德妃捻着茶杯似笑非笑的看向梦昭仪,梦昭仪就握紧了手中的帕子,实在是欺人太甚,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

赵德妃与梦昭仪本没什么矛盾,可宸帝却给梦昭仪赐了一个‘梦’字做封号,

赵德妃的闺名中便有一个梦字,这可不就是赤裸裸的打她的脸,从那以后赵德妃便于梦昭仪杠上了,每次都要怼上两句。

“好了,都是各宫姐妹,这般像什么样子,德妃,你也收敛点。”萧皇后抚了抚眉训斥道,这两个人真是让她头疼,可皇上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臣妾只是和梦妹妹开个玩笑,没想到梦妹妹这般经不得玩笑话,是臣妾的错。”

赵德妃浅笑着看了眼梦昭仪起身屈膝认错,梦昭仪握紧的手就又紧了一分,狠狠地瞪了眼她也一认错,然后便坐下闭口不言了。

王贵妃摇着团扇看了眼两人便笑着看向了萧皇后,惯会做好人的她当真就一点都不嫉妒皇上宠爱那杜充仪,她可不信。

“皇后娘娘,臣妾记得两月前你免了杜充仪的请安,如今她已大好却迟迟未来,杜充仪还当真是安分听话,看来得皇后娘娘再发一道请安的懿旨了。”

脸上是满满的笑意,可眼中却是浓浓的挑衅,当初拿那杜充仪来压她,如今便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自是要连本带利的给她还回去。

“贵妃妹妹这话可就差了,今儿个早上皇上特意遣了小喜子来传话,杜妹妹身子娇弱,自是要好好休息。”

萧皇后轻抿了一口茶一脸浅笑,想要反过来拿杜婉对付她,手段还浅着呢,哼!

王贵妃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僵硬了一下,心中便对杜婉警惕了,看来她是小看了那个女人,有时候羸弱也是一种勾引男人的手段,她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