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二十二)入住心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走到心悦宫,抬眼望着挥洒凛然的这三个字,微微点了头,

用笔洒脱,下笔有神,俗话说,看字能识人,写此字之人必定是一个心胸广阔、心怀沟壑的追梦者。

“娘娘,这可是皇上亲笔呢!”小喜子见杜婉的视线,立刻便讨好道,却不知他这是讨到了她的雷区上。

杜婉心中就咬牙了,那个贼宸帝当真想要害死她啊!侧三品充仪份位、禁卫军统领护骄,已经够打眼了,还有御前公公相迎,

如今又来个亲笔提名,还叫心悦宫,心悦、心悦,他这是想让她成为众矢之地?标靶,刚刚还想着他不错呢!不错个屁。

“居然是皇上亲笔,真是多谢喜公公提醒了。”脸上露出了丝丝娇羞,眼底深处却是恼火中烧。

“娘娘折煞奴才了。”小喜子连忙俯身一下,带着她走进心悦宫,刚一走进去,心悦宫中的宫女太监们便齐齐跪地高呼:“奴婢、奴才参见充仪主子,给充仪主子请安。”

小喜子带着杜婉走到正宫殿门前,指了指底下跪地的宫女太监道:“充仪娘娘,按照您的位分,可以有掌事嬷嬷一个,掌事太监一个,一等宫女太监四个,二等宫女太监三个,三等宫女太监三个,其他杂役宫女太监不等,

您身边除了三位姐姐外还缺一个一等宫女,您可有看得上的,若是没有,奴才便吩咐掌监司重新换人过来。”

杜婉轻摇了摇头,指向了下面的小桃“就小桃吧!她伺候了我一月,如今既然被分配到了我这里,那便是与我有缘。”

“奴婢谢主子恩典。”小桃赶忙欣喜的叩首。

“起来吧!”杜婉轻招了一下手,小桃便起身站到了粉菱身旁,粉菱就对着她憨厚一笑,小桃立刻回了一笑。

小喜子便躬腰道:“如此,奴才便告退了。”

杜婉微微一点头,“喜公公慢走,离落,送送喜公公。”

离落俯身一应,送着小喜子出了心悦宫,杜婉便看向了下方跪着的宫女太监们,随意的道:“都起来吧!想必你们也听说过,杜相的嫡女,身虚体弱,一直娇宠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我这儿没什么规矩,只一个字‘忠’,只要做到这一点就行,其他的随便,

初次见面,这个见面礼自是不能没有的,蓝汐,每人赏二十两。”

“是,主子。”蓝汐一屈膝,走过去给宫女太监们给了赏钱。

对于杜婉的话,这些宫女太监们是心悸不已,这位主子是个厉害人物,没规矩便是最大的规矩。

无论他们心中是如何想的,脸上都是喜笑颜开的连连谢恩,这二十两银子可是他们半年的月例,这位主子还真是大方。

“好了,各自去做各自的事吧!掌事嬷嬷留下。”杜婉挥手让宫女太监们下去

他们立刻又行了一礼退了下去,这时离落也走了进来,她便看向了她。

“离落,你随侍父亲多年,想来宫务该是不在话下的,你便随着掌事嬷嬷管理我们心悦宫,小桃先跟着蓝汐熟悉我的习惯,粉菱随我来。”

“奴婢们明白。”蓝汐四人与掌事嬷嬷俯身应承了,她便揉了揉眉心掩住嘴巴打了个哈欠走进了正宫,粉菱跟上去。

走进主殿就打量了一番,主殿有内外两殿,外殿会客,内殿休息,外殿的四周墙角上摆放着插了名贵花卉的白花瓷瓶,上方是一个贵妃椅,左右各摆着几方檀木椅,

从旁边的珠帘小门走进去,内外殿的隔道两旁各摆着几个大型盆景,郁郁葱葱,推开内殿的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中间的一个紫檀木圆桌,铺着上好的桌布,上面摆着一瓶海棠插花,并着一套茶具和几盘点心。

杜婉顺手就拿个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味道真不错,果然皇宫里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享受的微眯了下眼睛,看向了右边,

右边悬挂的珠帘微微遮住了一个镂空的花鸟屏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方床榻,该是卧室,她又扭头看向左边走了过去,还不忘再顺手一块松仁饼,

左边窗前摆着一方贵妃榻,旁边有一个小几,对面又是一个四季的圆形屏风,既可以做装饰也可以遮挡,倒是用心,

屏风后就是梳妆台,梳妆台的旁边有一个雕花小门,推开门一看,居然是一座温泉浴池,杜婉顿时就欣喜了。

整个内殿四周的墙角设有高台,上面摆放着精美的琉璃宫灯,里面的红烛一闪一闪,将殿内照的明亮,

杜婉走回紫檀木圆桌边又拿了一块杏仁酥扔到嘴中,掀开右边的珠帘便走了进去,

绕过屏风看清了床榻,至少有四五米大小,完全可以睡下五个人而不拥挤,

床榻边缘是镂空的雕花,四周轻纱帷幔,墙角的高台上摆放着精致的青瓷小瓶,插着刚刚采摘的鲜花。

吃着杏仁酥走到床边便四脚朝天的将自己摔在了软床上,绣花鞋也随意的踢落掉在绒花地毯上。

跟进来的粉菱非常熟练的捡起绣花鞋放到脚踏处,将她的纤纤小腿抚上床榻,除了她不多的配饰。

“小姐,睡吧!”拉过被褥盖好,还轻轻的拍了拍,杜婉就微眯了眼,捏了捏她的脸蛋闭上眼,含糊不清道:“还是我们家小粉菱好啊!要是蓝汐,现在肯定又要在我耳边叨叨了。”

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呼吸平稳了,粉菱便嘿嘿一笑,放下纱帘出去守好了内殿。

小喜子离开心悦宫便快步向御书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嘴里嘀咕:“皇上的心思当真是诡异难测,既然喜爱充仪娘娘,为什么又要让她住这么远?还赐了那么一个宫名,

虽是荣宠,却也是让充仪娘娘当了活靶子,唉!君心难测,我还是干好自己的事儿吧!”

摇摇头加快了步伐,路上来来回回的太监宫女看着急匆匆的他,都会恭敬的喊一声喜公公。

亭台楼阁,廊道参差,花密树茂,芬芳馥郁,红漆石砖墙,琉璃青瓷瓦,白玉汉石路,金嵌雕花门。

穿过御花园,走过一条条宫道,跨过一道道宫门,小喜子终于赶在宸帝下朝前回到了御书房。

“奴才小喜子,参见皇上。”看着远处走来刚下了早朝的宸帝,小喜子急忙迎了过去,宸帝瞥了一眼他,脚步未停的走上了玉石台阶,小喜子立刻起身跟了上去。

“如何,她什么反应?”张开双臂,赵德胜便带着一众小太监上前换下他的朝服,小喜子便跪在地上将杜婉从进宫到心悦宫其间的所有反应、举动,一一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他,并拿出了鼓鼓的荷包。

换下龙袍后,小太监们耳不听眼不看的捧着朝服退了出去。

宸帝瞥了眼小喜子手中的荷包,勾唇一笑,走到御案后拿起一本奏章开始翻看。

小喜子静静地跪在地上,赵德胜将小太监递的明前龙井轻轻的放到御案边,便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宸帝看完一本奏章后才抬眼看向了小喜子,“既然是她赏赐的,就好好拿着吧!”

“奴才宗旨。”小喜子立刻叩头一谢,起身退出了御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