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娇妃记:帝王囚爱 > (十二)又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踩着盈盈小步走到杏花林深处的一个池塘边,轻轻取下掉落在肩膀上的粉色杏花,看着这满林的春意盎然,杜婉浅浅一笑,

“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作尘。

杏花啊杏花,你是自由灿漫的象征,被困在这深宫中却也开的如此灿烂,纵使飘落也是落到这清澈的池水中,而我却是不如你,心不静,意不平,就是凋零也不知该在何方。”

轻叹一声绕过了护栏,踩着台阶走到池边蹲下身子,将手中的杏花送入了池水中,微凉的池水从她的指尖渗入皮肤,也渗醒了她的伤春悲秋。

“古有黛玉葬花,今有…杜婉送花,呵!杜婉啊杜婉,你何时变的这般多愁善感了。”

看着就要远去的杏花轻笑一声,纤手拨着池水一层一层的荡漾开来,送着杏花向更远处飘去,直到杏花没了影子她才擦擦手准备起身,

却因为蹲的时间太久了小腿发麻,一个没站稳就向着池塘栽倒下去,猛然就闭上眼睛咬紧了下唇,脸上紧皱的扭曲了,完了完了,这回要变成落汤鸡了。

过了半响她都没有感觉到冰凉渗入肌肤,正当她疑惑时忽然感觉一双手自她腰间穿过,一个旋转她便落入了一个怀抱中,

好温暖的怀抱,是谁?为何她会觉得有一丝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是环绕在她身边的,于是赶忙睁开了眼睛,就见林峰浅笑的看着她,心中突如其来的熟悉感突然的消失了,原来是他,便挣扎道:“你快放开我。”

这青天白日的,要是被别人看到她与一男子搂搂抱抱,那岂不是完了,这可是古代,还是在皇宫里,

虽然就算被别人看到了,以她丞相嫡女的身份,倒霉的也只会是这个林峰,但这样和一个男子抱在一起,还是算了吧!这种危险系生物,能离多远是多远。

林峰好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浅浅一笑道:“姑娘,你再挣扎,我们两个可就要一起掉下去了,到时候你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杜婉便一愣,掉下去?不是已经安全了吗?于是一看,才发现他们正在半空中旋转而下,她居然没一点感觉,急忙便揽住了林峰的脖颈,据目测,这二十多米的高空要是掉下去,不是脑袋开花就是半身不遂。

脖颈上的一丝顺滑让林峰的眼神一晃,不自觉的轻勾了嘴角,带着杜婉缓缓的落到地上,刚落在地上他便主动放开了她,后退两步抬手告罪,“刚才情况紧急,多有冒犯之处,望姑娘见谅。”

本以为他会像早间那般先耍一耍流氓,没想到居然这么彬彬有礼、温文尔雅,若是换上一身的银白衣衫,该是陌上如玉,公子无双吧!

于是连忙俯身行了一礼浅笑道:“林副统领严重了,救命之恩都还没答谢,小女子如何能怪罪林副统领。”

抬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小姐风范,温婉贤淑,林峰的眼神便又是一闪,浅笑着道:“说来与姑娘真是有缘,一天竟见了两次,不知在下能否有幸知道姑娘芳名?”

杜婉理了理微微凌乱的衣裙,慢步向着来时的路走去,缓缓道:“林副统领当真是不避讳,若是一般男子,在知道了小女子的身份后怕是早已避之唯恐不及了,还敢问小女子的闺名?”

林峰双手背后跟在她身侧,看着她的侧颜就轻轻一笑,“在下与姑娘坦坦荡荡,为何要避讳,纵使姑娘是秀女,但终选还未开始,姑娘便算不得是皇上的女人,更何况当今宸帝智卓凡睿,可不是那等心胸狭义的昏君。”

见他如此坦荡,明目张胆的评论当今的圣上宸帝,杜婉真想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没想到一个古人都比她这个现代人前卫,她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听林副统领一席话,真是让小女子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是小女子浅薄了,小女子名唤杜婉。”

说着忽然眼珠一转,便又道:“对了,林副统领怎么会在这儿?这里地处偏僻,鬼鬼祟祟之人也许真的不少,说不定林副统领真能抓到一个有企图的人。”

停下脚步看向了林峰,脸上带着浅浅笑容,她其实还是很记仇的,林峰便戏谑一笑,“杜小姐现在不怕跟在下一起了,这要是让外人看到,杜小姐的名声可就要毁了。”

“毁了,我到是希望毁了。”小声的笑说了一句,接住掉落的杏花放到嘴边轻轻一吹,那朵杏花便缓缓地飘了一下又落了下去,“杏花只有脱离了杏树才会落叶归根,名声,那只是杜家三小姐杜婉的,而我…”

停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是再不回去,阮嬷嬷就该说了,冰块,其实我挺喜欢学武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若是我终选落选了,我便跟你学武,可好?”

笑吟吟的看向林峰,眸中带了希冀的亮彩,让林峰再一次恍神了,不自觉的便点了头,“好。”

杜婉立刻笑意焉焉的踮起脚尖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跑着出了杏花林,看着渐渐消失的娇小身影。

林峰瞥了一眼不远处亭台阴影中的几个宫女,眼眸渐渐变得深邃了,“利用朕,杜婉,你真是好样的,宁可毁了名声也不想入宫,可朕却偏要让你入宫。”

此人正是先帝第四子封钰,当今宸帝,十七岁登基,十八岁亲政,如今刚过二十岁便已手握大半兵权,君权在握说一不二,心思莫测杀伐果断。

宸帝看了一眼走过来的赵德胜,转身阔步走回刚才的池塘旁,赵德胜立刻对身边的小喜子使了个眼色,便急忙跟了上去,这个杜小姐真是胆大啊!居然敢算计皇上。

走到池塘边捡起了掉落的一个白玉耳坠,拿出一条白色手帕包好放在了怀中,白色手帕的边角处绣着一朵盛开的曼珠沙华,

若是杜婉看到了,一定会吃惊死的,这不是她的手帕吗?曼珠沙华是她对爷爷的思念,她是绝不会给弄丢的。

看着眼前的池水,宸帝的眸中闪现了些许的晦暗不明,更是带上了一丝压抑的狂躁,

修长白皙的手指抚上被杜婉皮肤触碰的脖颈处来回不停的抚摸,那种顺滑的感觉还是那般的清晰犹存,可人却是不想留在他的皇宫中。

候在不远处的赵德胜忽然就打了个冷颤,疑惑的仰头看向了天空,阳光明媚,白云飘动,这也没有要下雨的征兆啊!他怎么觉得周身发冷呢!真是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