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 第356章 大神别跑(28)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56章 大神别跑(28)

顾淮听到毁容两个字,哭得更凶了,“我都这样了,你还凶我,我不要毁容。”

“闭嘴,先保住这条命再说。”

这么大面积的烧伤,要是感染了,可是会危及生命的。

顾淮被震慑住,目光愣愣的看着落星。

好凶,可是心里莫名就安定了。

顾淮停止哭泣,疼得身体一抽一抽的。

落星给顾淮检查了一下伤口,锅的碎片扎进肉里,还被滚烫的油给淋到,白皙的皮肤被烫得红肿,不一会冒出大面积的水泡来。

鲜血和那些亮澄澄的水泡混合在一起,看着触目惊心。

落星动了一下刺在顾淮身上的黑色铁片,他疼得倒抽一口气。

顾淮弱弱的开口,“能先给我打个急救电话吗?”这样的伤口,怎么也得去医院才能治疗吧。

你这么随便碰我,我有点害怕啊。

落星点点头,反手拿了一根银针在手上,“很疼得话,需要我先给你扎两根针在身上止痛吗?”

“……”你这是变魔术,还是变态?

竟然带银针在身上!

顾淮看着那在阳光下折射银光的针,咽了咽口水,“你这样我有点慌,你学过医吗?”

“学过,就是没去考证。”落星给了顾淮一个安慰的笑容。

她的针法可是很好的。

顾淮闭上眼,一脸视死如归,“那你扎吧,扎完给我打急救电话。”两根针而已,应该不会致命。

落星两根银针扎下去,顾淮身上疼痛的感觉立即减轻,就是除了意识清醒,整个身体都麻痹了,动弹不得。

顾淮的心立即提了起来,“为什么我身体动不了了,落星姐姐,你不会给我扎瘫痪了吧?”

“没有。”

“我对这个了解的少,你可别骗我。”

“你那么笨,要是把你扎残了,你还不得赖上我。”

“你还埋汰我。”顾淮气呼呼的瞪着落星,半晌他哀伤的说道:“反正我也要毁容了,以后就和你搭伙过日子算了。”

“我可不收破烂。”

“……”

破……破烂?

顾淮心口堵得难受。

被炸伤,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丑得惨不忍睹。

他垂下眸子,能看到胸前的水泡,这种伤,就算治疗好了,也不能恢复如初,这样子的自己,还敢出去见人吗?

顾淮瞬间自闭了,

凤梧在空间里咆哮,【你还能不能好好做任务了?】任务目标爸爸都被炸伤了,还不说点好听的话。

还想顺利完成任务吗?

你怕是想倒带想得不行了。

“能啊。”人不是还好好的呢。

【……】就快被你气死了好吗!

“你要相信他是个顽强耐揍的人。”

【咳咳……】顽强还好,耐揍是个什么鬼?

你这样对任务目标爸爸,良心不痛吗?

“一点都不痛。”

【……】可我心痛。

任务目标爸爸怎么就遇到了你这个小可怜。

“你问我,我问谁呢。”莫名其妙被一个叫系统的东西绑定,她现在还没整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

凤梧默默遁了,不能再掰扯了,在掰扯就要揭老底了。

落星伸手用灵力包裹着顾淮,把他抱起来,移出厨房,放在客厅地板上的凉席上。

她先打了一个急救电话,而后去洗了手,拿出急救箱给顾淮处理伤口。

顾淮感觉不到疼,伤口处只有麻麻痒痒的感觉,女人的表情认真,动作轻柔的将刺进肉里的碎片渣渣给清理出来。

清理之后,用碘酒消毒,给他上了一些药。

顾淮心头掀起阵阵波澜,又归于平静。

落星忙完,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抬头就见少年目光傻愣愣的看着她,“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把锅子弄爆炸,还把我厨房给炸了,你要赔钱的。”

顾淮默默收回视线,刚才他还觉得这个女人变好看了,果然是错觉。

她就是个认钱不认人的暴力狂。

-

顾淮住院之后,整个人安静了很多,没了以往那股子朝气,时常坐在窗边,望着窗外发呆。

他发呆的时候,身上总带着一种颓废的气息,将外界的一切隔离在外。

护士端着换药的盘子进病房,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一周后,看向了窗户边上。

她把手上的盘子放在床头柜上,走过去说道:“三十三号顾淮,你怎么又坐在窗边晒太阳,你现在的伤口还不能晒太阳,容易二次伤害,影响伤口恢复,快下来。”

顾淮对于护士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护士看着他这个样子,摇了摇头。

经历毁容,她们科室里有好几个,都是心里无法接受,各种作。

这个少年在所有毁容患者里算是好的了,二十六床那个女患者都自杀过好几次了。

顾淮不理人,护士继续劝道:“顾淮,现在整容技术那么发达,你这点伤在整容医生的手术刀下都是小意思,你又何必自怨自艾,你还年轻,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可不能因为眼前这点挫折,就爬不起来了。”

顾淮眸光动了一下,转头看着护士,“能恢复得和以前一样吗?”他现在都不敢照镜子看镜子里的自己。

以前他还怼过落星丑,现在他变成这个样子,才知道被人当着面说丑,心里有多难受,多自卑。

护士还要说的话梗在喉咙里,她看着少年那张坑坑洼洼的脸,尴尬的笑了一下,“我们换药吧,这样才能好得快。”

顾淮眼底的光彩瞬间寂灭。

护士心塞了,她没事说什么整容,本来是要劝人,反而把人劝自闭了。

落星提着午餐进病房,就见护士一脸自责的站在顾淮身边说着话,她微微眯着眼,视线落在坐在阳光里的少年身上,“小朋友,我说过你不准晒太阳,这么不听话,是要我打电话给你的父母,把他们叫过来吗?”

顾淮住院半个月,都是她在照顾,她还没有打电话让他的父母知道他受伤的事。

顾淮他自己也没打电话,显然也是不想让家里二老担心。

顾淮本来还一潭死水眼底,掀起些微波澜,他转过头来,看着落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些天,还能够待他一如往昔的,大概也就是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