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安田田以为梁正远中毒之时失去了神智,醒来之后,压根不可能还会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很可惜,梁正远对于当时的记忆虽然有些混乱,可是当安田田在自己身下,一脸娇媚,一声声喊着自己大哥的样子,他是如何也忘不掉的。

大哥,大哥……

那一声声的,仿佛刻在了他的骨头之郑

梁正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也没有控制住自己,双手捏成拳头,往地上狠狠一锤。

痛苦的唾骂着自己:“混蛋,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自己这么的想要保护她,可最终呢,伤害了她的人偏偏就是自己。

他骂着武轩禽兽,而实则他才是。

山洞外面不远处,梁清文跟梁武轩还在坚持不懈的呼喊着。

“大哥,你在哪……”

安田田知道梁正远就在前面的山洞之中,可是为了不显露出那么一丝丝的奇怪。

她还是跟着叫了几声:“大哥,大哥……”

她心中期待着梁正远听见他们的声音,快点醒来出来找他们。

不然的话,他实在是醒不过来,她肯定得装作不经意的带着梁清文他们过去山洞里面了。

想起山洞里面经历了什么事情,她简直就没脸再回去看第二次了,更不要还带着两个大男人过去。

大概七八分钟后,他们在附近又转悠了一圈,梁正远还是没有出来。

安田田心中绝望,几乎已经做好了带着梁清文他们就去的准备。

突然,山洞里面的梁正远终于出声回应了他们。

“清文,武轩……”

随着声音,梁正远也从山洞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梁清文梁武轩二人看着出来的梁正远,心中一阵狂喜,赶紧过去打量了他一圈。

确定只是脸上跟手上有伤口后,拍着他的肩膀,不住庆幸的。

“大哥,我们差点就以为你死了,你知不知今这事情是真的吓着我们了。”

“是啊,还好你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不然我们两个,非去把那个破地方拆了不可的!”

“对了,你现在身上的毒性怎么样,你不会中了媚药,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该不会是找到了……”

梁清文后面的话没有完,只是眼神暧昧的看向了前面的那个山洞,女人两个字昭然若揭。

梁武轩看了看山洞方向,在看了看梁正远嘴巴上面的伤口跟血迹,认真的开始思考,大哥是不是路上找了个女人,把人家抓住了山洞,开始狂吻,不然嘴唇怎么能变成那样?

大哥解毒了没事他很高兴,可是这样的话,不就是算背叛了田田吗?

梁正远看着两人,一个眼神暧昧,一个眼神谴责。

不由地朝着安田田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安田田站在旁边低垂着脸一动不动,手却是紧张的握了起来。

他快速的收回了视线,对着两个人:“你们别胡思乱想,我知道你们想女人,没有女人,什么女人都没樱

我上山后躲在安田田以为梁正远中毒之时失去了神智,醒来之后,压根不可能还会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很可惜,梁正远对于当时的记忆虽然有些混乱,可是当安田田在自己身下,一脸娇媚,一声声喊着自己大哥的样子,他是如何也忘不掉的。

大哥,大哥……

那一声声的,仿佛刻在了他的骨头之郑

梁正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也没有控制住自己,双手捏成拳头,往地上狠狠一锤。

痛苦的唾骂着自己:“混蛋,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自己这么的想要保护她,可最终呢,伤害了她的人偏偏就是自己。

他骂着武轩禽兽,而实则他才是。

山洞外面不远处,梁清文跟梁武轩还在坚持不懈的呼喊着。

“大哥,你在哪……”

安田田知道梁正远就在前面的山洞之中,可是为了不显露出那么一丝丝的奇怪。

她还是跟着叫了几声:“大哥,大哥……”

她心中期待着梁正远听见他们的声音,快点醒来出来找他们。

不然的话,他实在是醒不过来,她肯定得装作不经意的带着梁清文他们过去山洞里面了。

想起山洞里面经历了什么事情,她简直就没脸再回去看第二次了,更不要还带着两个大男人过去。

大概七八分钟后,他们在附近又转悠了一圈,梁正远还是没有出来。

安田田心中绝望,几乎已经做好了带着梁清文他们就去的准备。

突然,山洞里面的梁正远终于出声回应了他们。

“清文,武轩……”

随着声音,梁正远也从山洞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梁清文梁武轩二人看着出来的梁正远,心中一阵狂喜,赶紧过去打量了他一圈。

确定只是脸上跟手上有伤口后,拍着他的肩膀,不住庆幸的。

“大哥,我们差点就以为你死了,你知不知今这事情是真的吓着我们了。”

“是啊,还好你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不然我们两个,非去把那个破地方拆了不可的!”

“对了,你现在身上的毒性怎么样,你不会中了媚药,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该不会是找到了……”

梁清文后面的话没有完,只是眼神暧昧的看向了前面的那个山洞,女人两个字昭然若揭。

梁武轩看了看山洞方向,在看了看梁正远嘴巴上面的伤口跟血迹,认真的开始思考,大哥是不是路上找了个女人,把人家抓住了山洞,开始狂吻,不然嘴唇怎么能变成那样?

大哥解毒了没事他很高兴,可是这样的话,不就是算背叛了田田吗?

梁正远看着两人,一个眼神暧昧,一个眼神谴责。

不由地朝着安田田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安田田站在旁边低垂着脸一动不动,手却是紧张的握了起来。

他快速的收回了视线,对着两个人:“你们别胡思乱想,我知道你们想女人,没有女人,什么女人都没樱

我上山后躲在里面,挣扎了一阵,把嘴巴,手都弄破了才熬过了药效。”面,挣扎了一阵,把嘴巴,手都弄破了才熬过了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