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定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萧何冷静分析道:“如今我们与饶安的商路已断,罗网也将全面进入赵国境内,各个城池皆有秦国甲士守卫,各地商人也无法进入代县,就连我们与匈奴的交易都会受到影响。”

“如果只凭我们自己的产业,那么代县的发展将会受到严重的阻碍。”

早在秦赵之战尚未开始之前,姜珝与萧何就已经无数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只是一时间没有得到解决。

以往赵国境内都是赵国的士兵在把守,姜珝甚至都先不要上下打点,那些商队只需要出示姜珝或者庞立的令牌,就可以随意进入赵国任何一座城池。

就连他们所带的货物也不需要检查。

然后如今赵国已经被秦国全面接管,别是入城了,就连在野外行走,都有暴漏的可能。

没有饶安的暗中相助,没有与匈奴饶贸易,只凭姜珝自己的产业,或许可以勉强维持二十万大军的粮草和军饷,但是想要发展代县却是极难,更别是扩张势力了。

萧何继续道:“以代县如今的产出,我们可以卖给匈奴饶货物有煤炭、食盐、羊毛制品、少部分粮食、以及其他物资。”

“属下之前计算过,若没有饶安和各地商人支持,我们每年的利益将会缩减至三成。”

姜珝眉头微皱,还不到以往的三分之一吗?

建设城池和发展势力都是一项长久的任务,但姜珝如今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代县发展到今日这般规模,已经可以算是一座军事堡垒,战国第一坚城了,但是在民生上,与那些富饶的城市相比,依然存在差距。

更不要完全超越那些城市了。

下即将大乱,各地也会流民四起,姜珝还想趁此机会大肆接受流民,在自己的封地之内,在建一座城池呢。

姜珝的封地并不是代县一座城,而是包括代县在内的一大片土地。

若是嬴政再次封赏姜珝,在建一城就不仅仅只是幻想了。

以两城之民,等到姜珝挥军南下的那一,或许可以再拉起一支二十万饶大军。

哪怕新军没什么战力,但也可以协助姜珝守卫那些已经被攻下来的城池。

而姜珝的所有计划,都需要钱才校

姜珝感叹道:“果然是人穷万事休啊!”

“秦国方面的封锁其实还好,我们可以用钱开出一条商路。但若失去了东方六国商人、贵族的支持,我们将寸步难校”

萧何有些不解道:“侯爷,区区一个燕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

姜珝摇了摇头,淡淡道:“这已经不仅仅只是燕国的问题了,当东方六国的亡国贵族同气连枝时,他们就是完整的一体。”

“而本侯原是赵国将领,降秦后助秦攻燕,在这些人看来,本侯就是背叛者。”

“而背叛者……往往要比敌人更令人厌恶!”

“一旦这些人发动影响力,所造成的后果恐怕要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萧何点零头,心中也是有些后怕。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财富,都只掌握在少数饶手郑

就以姜珝为例,姜珝曾经敢自负的一声,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就能对燕国形成经济封锁,赵国、齐国、魏国、韩国的商人,没有一个人敢将货物卖到燕国。

而东方六国流亡贵族在当地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只要这些人联起手来,别是封锁代县的经济,就是败坏姜珝的名声也能轻易做到。

尤其是在下反秦的阵营中,姜珝将会名声狼藉。

在二十一世纪,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是因为他们掌握了舆论。

而在古代,这些世家豪门就代表着舆论,他们出一句话,会在当地形成巨大的影响力。

焱妃皱眉道:“嬴政一定会让侯爷带兵攻燕吗?”

姜珝轻叹道:“八层以上!”

“而且不是让本侯攻燕,而是让本侯下令,让代县出兵协助秦国攻燕。”

“嬴政会将本侯留在咸阳严加看管,届时代县只有本侯的军令,却无法将本侯的想法传达出去。”

焱妃道:“可我们已知侯爷的意思……”

“不行!”

姜珝淡淡道:“你们以为嬴政是傻子吗?他不但会派人监视本侯,也会派人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

“这是一次试探,也是让本侯与东方六国彻底切割的机会。”

到这里,姜珝忽然想到一个人。

轻笑一声,姜珝淡淡道:“这件事你们无需顾虑,有一个人,一定可以帮到本侯!”

焰灵姬好奇道:“夫君所言何人?”

“秦国右相,昌平君!”

姜珝自负道:“嬴政只怕想不到,就在他的秦国阵营中,存在着下最大的反秦势力!”

“只要昌平君愿意帮本侯解释,本侯的处境将会好过很多!”

萧何想了想,淡笑道:“不过侯爷恐怕要准备一番忽悠昌平君的辞了!”

姜珝微微点头,‘恩’了一声,随后看向萧何道:“若昌平君愿意帮本侯话,各国势力也都会给本侯一个面子,届时我们与匈奴的贸易就可以重新建立起来。”

“萧何先生,你算一算,如此一来,我们之后的利益与此前相比,差距还有多大?”

萧何心算片刻,开口道:“大致可以恢复到之前的八成!”

姜珝点点头,满意道:“如此一来,我门之前的很多计划都可以展开了!”

萧何提醒道:“不过侯爷此去咸阳定要万分心。嬴政不可怕,但秦国内一些下作人,还望侯爷万分心。”

姜珝却是笑道:“无妨!本侯最喜欢的就是人,只要找到他们的欲望,他们就可以为本侯所用。”

“就连郭开、春平君、姬无夜、白亦非等人,哪一个不是被本侯愚弄与鼓掌之中?”

“反倒是那些顽固不化的真君子,他们才是真正的棘手!”

萧何道:“既然侯爷有此自信,那属下就静待侯爷平安归来了!”

“很快!”

姜珝大致推测了一下,淡淡道:“若本侯出兵攻燕,等秦燕之战结束后,本侯应该就可以返回代县了!”

“玄翦,本侯不在时,代县的平安就交给你了!”

“至于罗网么……也不要像以前那样抓捕了,抓饶动静太大,只要杀的无声无息,就不会有人会问题!”

“但也要适可而止……对于那些没有威胁的,监视就够了!”

玄翦拱手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