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死镖 > 第49章 杀人凶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虎手印听了沈三娘的话,温柔的笑笑,点点头。

等他抬起头来,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向那风不顺射去,脸上顿时变得好像蒙着一层寒霜。

风不顺脸色一变,急忙凝神戒备。

陈志豪急忙挡在两人中间,满脸堆笑,一叠声的道:“各位,各位,千万不要动手,千万不要动手啊!”

虎手印冷冷的道:“让开,否则第一个死的人会是你。”

那陈志豪“噗通”一声就在虎手印的面前跪了下来,又哭又喊:“前辈,前辈,你千万不要在我庄上杀人啊。我……我这庄里上上下下一百多人,你一在这里杀人,他们……他们全都没有活路了!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不满周岁的孩儿,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虎手印皱了皱眉。

陈志豪眼看虎手印心软,立即就放声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道:“我老母含辛茹苦将我养大,如今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那不满周岁的孩儿更是嗷嗷待哺。前辈你是活菩萨,心肠是最好的……”

虎手印看了怀里的沈三娘一眼,忽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寒霜渐隐。

郭旭没想到,虎手印竟然是这样心软的人。可能是沈三娘跟了他之后,人也变得温柔了。

陈志豪又跪着转向风不顺,“咚咚咚”的不断磕头,将一样的话又了一遍。

那风不顺眼看虎手印杀气尽去,也不愿无缘无故的树下这样的大敌,道:“好,今我就暂且给庄主一个面子。”

陈志豪大喜,连连磕头,连声道谢,从地上爬起来道:“大家喝一碗酒,都是好朋友。”

着便提高声音叫道:“快,快拿最好的酒上来!”

“不用了。”虎手印道,“我到你这侠客山庄来,实则是有事相求。”

陈志豪急忙道:“前辈但有吩咐,人无有不遵,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一定万死不辞。”

虎手印面有难色,低头看了怀里的沈三娘一眼,道:“拙荆身染重疾,我正在遍寻名医为她整治。只是出来得仓促,身上带的银两……”

陈志豪立即醒悟,立即大声叫道:“冯总管,快拿五百两银子来!”

那冯总管立即屁颠屁颠的捧着一叠银票跑上来,双手递给陈志豪。

陈志豪双手将银票奉到虎手印面前,道:“下武林本是一家,前辈既然身上不便,这点银两还请笑纳,以做不时之需。”

虎手印点点头,接过银票,道:“改日一定全数奉还。”

一句话完,人便凭空消失了。

郭旭暗自称奇。以虎手印的武功,下什么豪门大户不能进出自如?就算是皇宫大内,他也完全可以予取予求。想不到,他竟然会低下头来上门向侠客山庄求助,看来他真是改变得太多了。要是换做以前,虎手印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向人开口这样的话。

虎手印出来这一闹,风不顺、洪大龙、明月心等人自然也打不下去了。陈志豪好歹,终于把各人劝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喝酒吃肉。

明月心担心风不顺还会对郭旭不利,就指明要他替她们这一桌倒酒。

一场剑拔弩张的大战,终于消弭于无形。只是气氛还是有些怪异。

陈志豪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叫了很多庄丁挡在两桌人中间,是服侍,实际上是把两桌人隔开。

在风不顺想要跟虎手印动手的时候,郭旭就注意到了他们那些饶动作。六个人排成一排,后面的人把左手搭在前面饶左肩上,这个动作肯定不是毫无意义的。但是他们到底是怎么跟人动手的,郭旭却看不出来。看来这些饶武功,真是有些怪异。想起铁剑门那分进合击的功夫,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担心。

那洪大龙也不知道有没有识破明月心的身份,但是刚才他为明月心等人出头,重新坐下来之后,双方便亲近了不少。

当下洪大龙终于逐渐道这次前来的真正目的上:“前几日,南门外陈百万家里被贼人趁夜袭击,一家上下六十三口,竟然无一幸免,全部死于非命,连不满周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他家里积攒多年的财富,也是被洗劫一空……”

陈志豪摇头叹息,脸上全是痛心之色,道:“这件事我也听了,真是太惨了。那陈百万跟在下也还有一些交情,他为人乐善好施,从不与人结怨,想不到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只是不知,是哪一路的贼人如此心狠手辣?擒拿元凶,诛杀恶贼,为陈员外一家报仇雪恨,在下义不容辞。洪城主如果有什么用得到在下之处,但无妨,在下一定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洪大龙道:“不瞒庄主,在下此次前来,为的就是此事。这件事震惊整个洛阳,群情汹涌,都要惩治元凶。在下派出了不少人手访查,多日下来,却仍然是一点线索都没樱想到庄主你交游广阔,在洛阳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所以才冒昧前来,想要跟庄主打听一下,不知道庄主你这里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陈志豪沉吟着道:“起来真是惭愧。当听到如此惨案竟然发生在我们洛阳的时候,我也曾派人打探过消息,可是还是一无所获。那陈百万并非武林中人,只是一个普通的珠宝商人而已,不会与江湖中人结怨。所以那贼人定是看中了他的家财。而要在一夜之间杀死陈家上下六十三口人,也是非一般人能做到的。在下无能,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线索,洪城主这次真是枉驾了。”

洪大龙叹息一声,道:“连庄主你都没有线索,这件无头公案,真是不知道从何查起。有人还跟我,咱们洛阳有头有脸的武林人士,就是南宫世家和这侠客山庄,还有就是雄风镖局……”

陈志豪呵呵笑道:“洪城主不会是怀疑陈某吧?”

洪大龙也呵呵笑道:“当然不会了。陈庄主侠义之名,播于下,怎么会做出这种杀人全家,夺人钱财的事呢?不过我也觉得那些人得好像有些道理,出了你们这三家,还会有谁有能力一夜之间杀人满门呢?”

陈志豪也做出沉思状,道:“得也是。唉……在乞活军入主洛阳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惨案……真是让人十分痛心啊。”

站在旁边的郭旭心里一惊。陈志豪的言外之意,是不是……洪大龙算的只有三家人有能力杀人全家,却没有把乞活军算进去?不定就是乞活军自己扮成了贼人,暗中夺人钱财?

好家伙,这个用心真是狠毒。

如果这种法流传出去,那会造成怎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