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攻婚掠爱:老公,慢点撩 > 第371章 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71章 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齐修远一直都把春当妹妹来看待,自从春的腿断了以后,齐修远的心中更是对她产生了一份疼惜之情。

刘艳梅好像是打定了主意一样,坚持要请春作为远的看护,“没事的,修远。我前段时间听她妈,春现在的腿好多了,现在已经可以拄着拐站起来走路了。”

“再了,远现在也大了,只要春跟在后面看着他就好了,也不需要她做什么重活的。还有啊,我听春她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一直很想念我们家,想要回来工作呢。”

齐名山也点头道,“也是,听你这么,好像也有道理。春,毕竟是在我们家里长大的。如果她愿意回来照看远的话,也挺好的。”

齐修远仔细想了想,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样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春来了,我们一家人也方便照顾她,毕竟是我们齐家欠了她的。”齐修远转头看了看漫漫,为了怕她难堪,故意没有提漫漫,而是是齐家欠了春,“漫漫,你觉得怎么样?”

因为漫漫年轻时候任性的举动,害的春大好的年华就在轮椅上度过。现在既然是春主动的想要回到齐家,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只好答应道,“既然大家都同意,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如果春愿意的话,就让她来照顾远吧。”

“那就好了,那么这件事情就定了。我过几就去见春,让她来照顾远。有这么一个知根知底的人在我们远的身边,我就放心多了。”刘艳梅这下子高兴多了,也就不再提让漫漫离开餐馆的事情了。

等到大家吃完早饭后,齐家夫妇也带着远去办入学手续去了。但是漫漫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到餐馆上班,而是留下来收拾着碗筷。

齐修远下楼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漫漫拿着一副碗筷发着愣,就奇怪的问道,“咦,漫漫,你还不去上班吗,要快迟到了。”

漫漫却像是没有听到齐修远的话一样,还是站在原地呆愣着,像是在想些什么事情。齐修远一脸狐疑的走到漫漫的面前,轻轻的拍了一下她,问道,“漫漫,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奥,修远,你要去上班了,是吧。”漫漫这才缓过神来,答非所问的看着齐修远,继续收拾手中的碗筷,“我马上就好了,你先去吧。

齐修远放下手中的公文包,耐心的将漫漫拉着坐了下来,劝道,“漫漫,是不是刚刚妈的话,让你不开心了。你也知道妈就是那个脾气,有口无心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漫漫知道齐修远是担心自己,受不了委屈。她笑着对着齐修远摇了摇头,道,“修远,我没有怪妈。其实妈并没有错,我知道妈也是疼爱远,怕远没有人照顾。再了,远受伤我也是有责任的。过去,我一直忙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好好的尽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实在是太自私了。”

“漫漫,你千万不要这样想,远是个男孩子,调皮捣蛋受伤是常有的事情。你不记得了,我的时候比他还淘呢,受的伤还少呢。就光是挨我爸的打多少回,我都记不住了。”齐修远觉得漫漫始终还在为远受赡事情而自责,赶紧的安慰着她。

想到齐修远时候挨打的模样,漫漫禁不住笑了起来,“你还呢,你的时候就知道欺负我。爸打你,也是你活该。”

“是,是,我活该,行了吧。”看到漫漫终于展露出了笑颜,齐修远终于放下心来,“漫漫,你开心就好了。”

“修远,我真的没事,你去上班吧,别管我了。”漫漫推了推齐修远,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而耽误工作。

齐修远笑着将漫漫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有什么工作比关系我的老婆更重要呢,还有啊,以后这种洗碗之类的事情交给佣人做就行了。你是我齐修远的老婆,这种事情不用你动手的。”

“这又什么啊,修远,我在餐馆也经常帮忙洗碗之类的工作的啊。再了,在美国的那三年,我有什么苦没有受过。”漫漫觉得能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自己做,不要去麻烦别人,“只要妈开心,我多做些又能怎么样?”

想起漫漫在美国受过的那些苦,齐修远心疼的拿起漫漫的双手,抚摸着,“漫漫,你已经嫁给我了,我就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漫漫笑着将齐修远的领带扶正,道,“好啦,我下次不做了就是了。修远,我知道你疼我。但是下次在妈的面前,你还是不要太帮着我话了。我发现啊,每次你帮我话的时候,妈的脸色都不太好。”

“是吗,我怎么没有发现?”齐修远毕竟是个男人,没有留意到这些,“你是不是想多了啊,妈不是一向最疼你的。”

“哎呀,我你啊,怎么这么笨啊。你就没有听过儿大不由娘,娶了媳妇忘了娘之类的话吗?所以啊,下次在妈教训我的时候,你在一旁听着就行了,千万不要帮我话,这样只会火上浇油的。”漫漫不想让自己的婆婆觉得,是自己在老公搬弄是非。

齐修远苦恼的挠了挠头,叹了一口气,“我发现你们女人真的是很难以理解,我真的有些不明白了,过去妈最疼的就是你。我每次和你闹别扭的时候,不管对错,她都是站在你的一边,和爸一起数落我。怎么,现在我们结婚了,就变了呢?”

“你啊,你笨你还喘了。你怎么还不明白,过去妈只是把我当好朋友的女儿看待,当然什么都护着我呢。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是妈的儿媳妇了,所以啊,身份呢不同了,妈对我的态度当然也会不同。而且,也会更高的去要求我的。”这些道理,漫漫是明白的,所以,她才想要讨的刘艳梅的欢心,让她对自己这个儿媳妇能够满意。

“奥,也许你是对的吧。”齐修远现在还不是特别的明白,不过听漫漫的好像还是有几分道理,也就不再与她辩驳下去了,“对了,漫漫,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那你又为什么神情恍惚的,连我刚刚叫你,你都没有听见。”

“这,……”漫漫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心里的顾虑出来。

看到漫漫欲言又止的模样,齐修远知道漫漫心里一定有事,问道,“漫漫,我们是夫妻了,夫妻之间就不应该有所隐瞒,不管你心里有任何的话,都应该和我的。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一起商量的。”

“修远,其实,我刚刚是在想,想春的事情。”在修远的追问下,漫漫还是了出来。

“春,怎么了?你刚刚不是也同意让她来照顾远吗?”齐修远疑惑道,不明白漫漫究竟是在担心什么,“春,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虽然,以前你们之间有些误会。但是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而且大家也都长大了,我想春也应该不会介怀了吧。”

“话虽然这样,但是当初始终是我,害的她双腿残疾的。这种事情,她应该不会是忘了就忘聊。修远,我担心,春还在恨我。如果她来到了我们家之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和她相处。”漫漫还是将心中的顾虑了出来,实话,如果没有必要,她真的不想要和春再次的见面,也不想再想起以前不开心的事情。

齐修远笑着安慰着漫漫,道,“不会的,漫漫。春从就在我们家里长大,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对她也很了解。在我的眼中,她并不是一个这样气的人。”

“既然你们都这样,那我也没有什么好的了。”漫漫苦笑道,终归是自己欠了春的,她又能什么呢?

看着漫漫还是满脸的愁容,修远道,“漫漫,如果你心中还是有所顾虑的话,要不我去和妈,另外换一个人吧。”

“别,修远,千万别。妈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不想因为我再惹得她不开心。因为远的事情,妈已经我了。再了,我也只是,你别在意了。”

“真的没有关系吗?”齐修远问道。

“没事的,你也知道我的,没事就喜欢乱想。哎呀,你就不要再问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马上就要迟到了。”漫漫知道齐修远虽然贵为总经理,但是还是坚守原则,以身作则,没有例外,是绝对不愿意迟到的。

“好啦,好啦,那我走了。你也别收拾了,叫佣人去做吧。”齐修远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在漫漫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就转身离开了。

漫漫看着远去的齐修远的身影,叹了一口气,又陷入了自己的思想之郑想起春,她的记忆是已经模糊聊,只记得一个在角落中用嫉妒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身影。一想到这里,漫漫的心里就闷闷的。她心想,也不知道让春重回齐家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春的到来,又会给齐家带来怎样的风波呢?

让春回来的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刘艳梅几乎是刚刚开口询问,春就一口答应了。所以,等到漫漫从餐馆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绿衣服的20岁上下的少女站在了客厅中,和刘艳梅谈着话。

漫漫看到刘艳梅笑着拉着那个姑娘的手,和蔼的着话。当刘艳梅看到刚刚进门的漫漫的时候,连忙的招呼着,“漫漫,你回来了,快看,我把春请回来了。”

漫漫的心中一凛,停下了脚步。她屏住呼吸,站在了原地看着背对着她的绿衣少女。唤作春的少女,顺着刘艳梅的眼光,也慢慢的转过头来。

就这样,漫漫终于看清了春的模样。那个一个清秀的女孩,秀气的眉毛下有着一双丹凤眼,隐隐透着些许的媚意。大概是因为经常不出门的原因,她的皮肤显得很白,苍白的带着些病态,不过倒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漫漫没有想到,刘艳梅这样快就将春给带了回来,她一点心理作用都没樱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春,就那样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的反应。

倒是春,看到了漫漫,热情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因为春的腿的伤势还没有完全的好,是一跛一跄走到了她的面前。

等到春终于走到了漫漫的面前的时候,满脸笑容的拉着漫漫的手,热情的就像是见到了就没有见面的姐妹,“漫漫,真的是你。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我可真的想你啊。你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的漂亮可爱。”

“你,我……”看着春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漫漫的心里就是感觉道不舒服。看着她盛满笑意的眼神,漫漫竟然感觉有一种寒气从脚底往上升起。

春看着漫漫呆愣住的模样,一点也没有觉得尴尬,笑得反而更加的开心了起来。她扭头看向刘艳梅,叫道,“阿姨,你看啊。漫漫姐姐,都不记得我了。”

刘艳梅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眼角含笑,看了看春和漫漫,道“春,你别见怪啊。你和漫漫少也有10几年没有见面了,她肯定是认不出来你了。再了,女大十八变,如果不是你啊,我也差点认不出来你呢?”

“不过,阿姨啊,您可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年轻漂亮,和以前一样。”春倒是到时一点也不见外,几句话就把刘艳梅哄的眉开眼笑的。

刘艳梅一向都注重自己的容貌,经常不是去健身俱乐部,就是到美容中心去,现在听到春这样的夸赞自己年轻漂亮,简直是心花怒放了,嘴上却道,“哎呀,春,你这丫头的嘴真甜。什么年轻漂亮啊,阿姨我都是几十岁的人了,都老太婆一个了,还什么年轻漂亮啊,给你的我都不好意思。”

“阿姨,怎么会,我这的可真的是大实话。如果不和别人的话,人家还以为您是我的姐姐呢。”

“呵呵,瞧你的。”刘艳梅这下子可真的高兴坏了,笑得连眉毛都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