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庶门风华 > 第711章 相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从陆家回来,颜彦并没有着急安排颜彰和杨伊见面,而是一心忙着打点陆呦出门要带的东西,除了他的个人衣物,颜彦还给他列了个购物单子,让他这一趟从辽国和西夏再寻摸点好东西来。

因为颜彦知道西夏接近西域,除了盛产枸杞还有各种草药和香料,为此,颜彦把青玉青云和大江大河两对夫妻送给他,看看这一路能不能寻摸点别致的种子和药材来。

送走陆呦后,颜彦萎靡了两,这日,见气晴好,秋高气爽的,颜彦便给杨夫人母女下了张帖子,是织娘那边遇到了新难题,需要请教。

待这对母女上门之后,颜彦命人悄悄地把颜彰喊来,颜彦正和杨夫人、杨伊母女两个坐在炕上话时,青麦在门帘外颜彰来了。

“不好意思,师母,我大弟弟来了,师母也知道,我是叔叔婶婶带大的,从就和这些弟弟妹妹们亲,所以他们每次放学来我这都是随意得很,尤其是这个大弟弟进了太学之后,更是时不时就过来看看这些外甥外甥女们,师母想必不会介意见见他吧?”颜彦笑着问。

杨夫裙没什么反应,还真以为就是普通的赶上,忙笑道:“没事的,只要他不嫌弃我们粗俗就好。”

杨伊比她母亲通透多了,她先是有点愕然,继而看向了颜彦,见颜彦只是抿嘴一笑,继而又起颜彰颜彬几个在书院念书时每次回城都要来她家解馋的笑话。

见此,杨伊只得低头不语。

正着,只见门帘一掀,颜彰的声音先响起来,“大姐又在背后编排我们呢。”

“什么编排?你敢我的不是事实?”颜彦故意把眼一瞪。

“自然不敢。”颜彰这才发现屋子里有外人,且还是女眷,忙换上了恭敬的语气。

“这还差不多。”颜彦完指着杨夫人和杨伊笑道:“这位是工部杨大饶夫人和千金,也是我和你姐夫的师母和师妹。”

“可是工部那个会造火炮的杨大人?”颜彰问过之后忙不迭地长揖一礼,“晚辈见过杨夫人杨姑娘。”

“不好意思,初次见面,仓促间我们也没有备什么见面礼,改给颜世子补上。”杨夫人道。

她就算再没有见识,这点常识也是有的,且还知道这个时候理应由她来开口话,女儿家毕竟面皮薄,且也忌讳。

“师母要这么就见外了,今儿本是我特地请你们来帮忙的,哪能再让你们破费?”

完,颜彦特地向颜彰解释了一下,不光杨大人手巧,这杨姑娘手也巧,帮颜彦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接着又起那满月宴后的游戏来,把杨伊夸了又夸。

这下不但杨伊猜到了怎么回事,就连颜彰也有所察觉了,因为之前在明园除了碰上过周婉后,颜彰并没有见过别的女孩子,且那次是真正的偶遇,颜彦也并没有刻意介绍周婉的长处。

这次不一样,这次是颜彦特地把他找来的,且见的又是陌生的女孩子,关键是颜彦还不停地介绍女方的优点,颜彰还能猜不到怎么回事?

于是,颜彰细细地打量起杨伊来,杨伊今梳的是垂发分梢髻,头顶有两股头发拧成两个竖起来的发圈,缠了几圈彩带,剩下的头发从右侧垂到胸前,同样也是用彩带缠成发束,不得不,这个发型很适合她,看起来有几分婉约,婉约中又带了几分爽利。

难得的是,整个头顶就插了支紫金发钗,身上穿的也是很普通的绸子,冰蓝色的斜襟褙子,衣领、衣襟和袖口处滚了一圈宽约寸许的白边,上面绣着精美的缠枝莲图案,不论是衣服的颜色还是花色都很适合她,显得沉静不张扬。

五官不算特别精致,但也是中上之姿,眼睛很好看,杏仁眼,为整张脸增色不少,还有,颜彰也喜欢对方的眉毛,不是京城流行的细柳叶长眉,而是比较浓粗的一字眉,应该是然没有修饰过的。

鼻子略略有点塌,鼻翼两侧也有几点不太明显的雀斑,一看就是没有擦粉,嘴唇也略略有点显大,不过颜彰不反感,相反,这个女孩子特别白净,又不爱施粉黛,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知道颜彰在打量自己,杨伊有点不太高兴,可又不太好表现出来,便微微转过脸去,没想这一转脸,颜彰倒是又发现杨伊的一个优点,耳朵很大,耳垂很厚,都这种人有福气,颜彰印象中祖母好像没少念叨这话,大姐也有一双好耳朵,是个有后福的。

正欲拿颜彦的耳朵和杨伊的比对时,杨伊忽然转过脸来瞪了颜彰一眼,这下颜彰有点不好意思了,明白自己唐突了对方。

“大姐,我去陪初儿玩一会,你陪师母和师妹好好话吧。”

“也好,这会他应该在后花园呢。”颜彦看出颜彰的脸红了,也猜出颜彰应该是相中了所以才会留下来。

“别,还是我们走吧,你们姐弟好好话。”杨夫人推了下正发呆的女儿,道。

没等杨伊开口,颜彦忙道:“这哪行,你们就留在我家吃顿饭吧,都麻烦你们好几次了。”

那边颜彰见这对母女要告辞,忙摆手道:“没事的,没事的,我经常来,我经常来的。”

一边一边往后退,到门口一掀门帘一溜烟地跑了。

“让师母和师妹见笑了,我家这个弟弟面皮薄,再加上我二叔从对他管教比较严,所以不怎么活泛,但人却是极好的,最难得的一点是通情理,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我和颜彧的事情当年闹得很僵,这几个弟弟没少替我抱不平,尤其是真相出来后,他们也没少替他们母亲和颜彧向我赔罪认错,所以我也仍拿他们当亲人看待。”颜彦解释。

“怪不得和你走得近,我听从你就没少教导他们,这人啊,就怕有贪念,贪念过了往往变成执念,最后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杨夫人感慨道。

这话听起来似乎很有故事,颜彦看向了杨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