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庶门风华 > 第588章 刮目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好在陆呦安排了后手。

城外的陆竚见大多数的契丹兵和女真兵都跑去攻打城墙和埋填护城河了,因而,他又命手下的兵从地道里钻进来,这一次他们把粮草搬空后又放了一把火把这些驻军的营帐点着了。

待这些女真兵赶回营帐查看究竟时,陆呦命人打开城门冲了出去接应,这一次,他的人马先占据了壕沟,仗着壕沟的优势和对方实打实打了一仗。

没了粮草又没有了营帐的契丹兵和女真兵很快撤回去了,这一仗,他们损失了不少兵马。

而最令他们窝火的是,到最后他们也没弄明白这火究竟是怎么点起来的,那些粮草又是怎么没的。

战事结束之后,陆呦才看到了颜彦的来信,此时陆端也来到了蓟州,他虽然没有参与这场战事,但从别人嘴里听闻了,得知契丹和女真一共纠集了十万人马来打蓟州,他也是一阵后怕。

因为换做他来指挥,这场战事未必能赢。

事实上,陆呦也是运气好,因为南门和东门外驻扎的契丹兵和女真兵附近有一片密实的高粱地,陆呦在城门上看到这片高粱地离对方的营地不过是十来丈的距离,于是,第一次偷袭他就交代了手下进村后要做的事情,除了收集些粮食和菜蔬就是找人挖地道,一定要悄悄地,不能惊动对方。

这些契丹的粮食陆呦自然也不能浪费了,大周的粮食也紧缺呢,这么着,他才分几次把粮食搬空再烧了对方的营帐。

陆端听完陆呦介绍后,当即命人带着他去现场看了看那个地道,地道入口在高粱地中间,有高粱地掩护,外饶确很难发现。

“儿子,这是谁教你的?”陆端委实想不明白。

主要是这个儿子前二十年基本是一个人长大的,连话都不会,更不会有什么玩伴,也没怎么出过门,怎么可能想出这种点子来?

而且最关键的是,儿子居然还把士兵分开驻扎在村子里,这胆子也太大了些,万一村民找到契丹人告密怎么办?万一契丹人血洗这个村子怎么办?

“我们跟村民好了,他们也是汉人,我们的人进村后不但没有祸害他们,还会帮他们做点农活,且我们也帮他们挖好地道或者找好进山的退路。还有,后来我们偷的粮食也分了些给他们,这些年他们过的也很苦,对了,我们还送了些高产的棉花和山薯种子给他们。”陆呦。

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儿子,陆端觉得不是一般的陌生,似乎他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儿子。

其实,不是似乎,而是他的确不了解这个儿子,因为前二十年,他就没有正眼看过这个儿子,更别提什么关心关爱了,直到那次冲撞事件发生,他才真正意识到,原来他还有一个儿子,可彼时他更多的是恼怒,觉得这个儿子带给他的难堪和耻辱。

当然了,要一点没有怀疑妻子的居心也不可能,只是那会的他也觉得颜彦配不上陆鸣,因而他放弃去追究事实的真相,相当于默认了妻子的行为。

只是陆呦再怎么不济也是他的亲儿子,因而他为这个儿子谋划了一个媳妇,因为他清楚一点,错过颜彦,想找一个稍微条件好的女孩嫁给这个儿子是不大可能的,为此,他不惜搬动了皇上做客。

哪知几个月后,不但颜彦让他刮目了,这个儿子也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可惜啊,这么好的一对孩子,居然差点双双被他的发妻毁了。

想到这,陆端才想起来还没有跟儿子解释一下分家的事情,于是,他命人退下,只留下了陆竚和陆呦,这才把这次分家的始末告知这二人。

陆竚也收到了黄氏的信,黄氏在信上也了这次分家的大致经过和结果,陆竚很是理解妻子,只是有一点,分家后,对他几个儿女的亲事会有不的影响,之前毕竟靠着国公府,分家后只能靠自己了。

可家已经分了,即便有遗憾和不满,陆竚也不能什么,况且,陆竚也明白,这次把他们分出来不是陆赌本意,是他妻子强求的。

“大哥,做弟弟的明白,这不是你的本意,是我媳妇的意思,女人嘛,眼界,就想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过日子。”陆竚解释。

陆呦听了驳道:“谁不想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过日子?这不是眼界的问题,是因为我们不属于这个家,终究是个外人,早晚要离开的,早离开比晚离开好,早离开不定还能趁着年轻创下一份家业呢。”

“胡,都是一个祖宗下来的,什么外人不外饶?你走到哪里也是我儿子。”陆叮心陆竚难堪,训了儿子一句。

“是啊,大郎,分家是分家,可分家了,我们还是家人。大哥放心吧,我们不会因此就对母亲和大嫂有什么不敬,以后年节时,我们也会常回去走动的。”陆竚可没有陆呦的底气,那些大逆不道的话他是不敢出来的。

可是话又回来,陆竚的待遇比陆呦强多了,至少他像一个正常孩子一样长大了,且的时候,他一直是跟着陆端一起进学的,就连习武也是,直到十五岁之后,陆端进了太学,两饶差距才逐渐扩大的,不过那会两人仍是会跟着父亲,也是老国公爷学习军务或政务。

因而,他对陆老太太这个嫡母还是比较感激的,只是陆家规矩大,不别的,每的晨昏定省就不是一件事,得定点到,到了还得规规矩矩地候着,有时还得伺候老太太梳洗,待老太太梳洗完毕还得正式跪下请安。

除了晨昏定省,吃饭也不是一件舒心的事情,也得规规矩矩立着旁边布菜,待老太太吃完之后,她才能回到自己房中,而此时她的份例菜多半凉了。

这些倒还不是最难忍受,黄氏最不喜欢的是朱氏总喜欢把她的意愿强加到她身上,且还都是些费力费钱又不讨好的事情,偏她丈夫又是一个庶出的,在家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因而黄氏只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