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庶门风华 > 第438章 找上门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颜彦有一肚子的疑问搞不明白,因而沉吟半响,干脆提笔写了一封信,把她遇袭的经过详细注明了,命大江拿了她的腰牌进宫,这封信她必须直接交到皇上手里。

皇上听闻颜彦遇袭自是吓一跳,很快他把太子喊进了南书房,和太子商议一番后,把京兆尹吕椆和刑部尚书董为斌叫进了南书房,命他们密查一下京城最近有什么陌生面孔进入,另外,再查一下有没有陌生人在明园附近或是颜彦的那几个铺子里打转。

待吕椆和董为斌出去后,李琮又调了几个暗卫潜伏在明园周围,他倒不是不放心颜彦,而是想知道,究竟是谁在打颜彦的主意。

对方的意图显然不是想要她的命,而是奔她的人,放眼整个大周,李琮想不出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因而他也很快想到了契丹人身上。

八成是契丹人想把颜彦抓了来换他们的太子,因而,李琮不得不心,毕竟颜彦要真是被契丹人掳走了,这个后果绝不是他不想承受的。

为此,李琮也打发了两名暗卫潜进了松麓书院,他是怕那些人抓不住颜彦转而打陆呦的主意。

陆端和颜芃很快也从皇上那知晓了颜彦遇袭一事,特地上明园来看过她,问了些当时的细节,颜彦一一告知后,特地向他们告了个罪,这件事倒是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借口,不回陆家也不回颜家。

接下来几颜彦过起了足不出户的生活,直到有一,

刑部的董为斌带着几个人上门了,是在城里发现了一对兄妹,男的二十来岁,女的年方十五,身边带了十来个护卫和一堆管事婆子丫鬟什么的,从他们的路引上看,这两人是从晋州那边过来的,是来做生意的,带了不少晋州那边的特产来,住进了京城的一座宅子里,而这宅子分明是他们新近刚买下来的。

可董为斌的人跟了他们几,没发现任何异常,除了每出来推销他们的商品外,剩下的时间就是逛街、游玩和购物和下馆子。

到下馆子,他们去的最多的是明园食府和明园饭庄,此外,他们也去过蛋糕店,还去过绣庄和绸缎庄,从那买了不少东西。

可问题是,他们也去过别的饭庄、绣庄和绸缎庄,也没少采购,因而,这并不能明什么。

董为斌倒是也带着人去审过并查过他们,从他们带来的商品和账簿上看,对方的确像是真正的商人。

为此,董为斌拿不定主意了,他想来听听颜彦的看法,同时也想借大江大河去鉴别一下,那找他们帮忙推车的可是这两饶护卫。

经历过太子脱逃一事,颜彦也明白路引这个东西是靠不住的,可问题是对方目前并没有任何违法的事实和动机,董为斌也不好贸然定对方的罪,他怕因此错过真正的罪犯。

颜彦同意了,直觉上她觉得这对兄妹不简单,可没有依据,她也不好妄下结论。

谁知大江他们刚走,颜彦正和青禾几个商议给云裳的贺礼时,门外有婆子送来一张拜帖,上面注明的是晋州刘家,且落款是刘渝,写的是“素闻百惠郡主乃京城第一才女,民女不才,倾慕已久,惜无缘一见,今因归期已定,乃厚颜上门求见,盼允之。”

随着这份拜帖送上来的是一份礼单,礼单上的字迹和拜帖一致,颜彦看了看,礼单上了多半是些晋州特产,有鸭梨两箱、金丝大枣两箱、板栗两箱、核桃两箱,此外还有各种动物毛皮两箱。

这倒是真真正正的晋州特产。

问题是谁敢保证这些东西没被做什么手脚?

“主子,要不还是别见了。”青云见颜彦看着这礼单发愁,道。

“还是见一下,你去把人带进来,就在外面大厅见一下,就让她一个人进来,我倒是要瞧瞧,这人究竟想做什么。”颜彦一点不好奇是假的。

若没有什么特殊目的,对方一介商人,怎么敢贸然上门求见她一个堂堂的郡主?

还有一点,颜彦仔细研究过这饶书法,习的是柳体,且有十来年的功底,不像是商人之后,反倒像是出自名门。

青玉听了之后,和青云一起去了明园的大门,见对方只带了两个侍卫和两个丫鬟来,青云把角门打开了,只命对方的马车和丫鬟进来了,那两个侍卫留在了门外。

颜彦是在一进上房的堂屋见这位刘渝的,这间屋子是专门留着会见外客的,因而堂屋里也有一座壁炉,屋子里的温度不低,颜彦只穿了件家常的半旧贴身绵袄,外面临时套了件绿色的金地罗半臂,下身是一件绿底百花文绵裙,头上也很简单,只插了一支金钗。

颜彦正犹疑对方的身份时,门帘掀开了,青云青玉领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家进来了,初一看,这女孩子年龄和颜彦相仿,但个子比颜彦要高,且五官长得也大气,眉眼中还点英气,一看就像是北地人,迥然有别于江南女子的那种婉约娇柔。

再细细一看,对方的发型倒是和汉人无异,梳了一个京城时下流行的高椎髻,髻上插了一支明晃晃的金钗,齐眉的刘海,后面的长发用彩带分了几股绑下来,一字眉,眉眼细长,典型的鹅蛋脸。

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绿色的大毛斗篷,毛色一般,斗篷的面料也只是普通的绸子,脚下穿的鞋子却不一般,是一双鹿皮的靴子,靴子的表皮还有绣花。

颜彦打量对方时,对方也在打量着颜彦,似乎比颜彦还专注,见此,颜彦看了青玉一眼,青玉上前介绍:“刘姑娘,这位就是我们郡主。”

对方一听,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上前几步向颜彦行了个屈膝礼,“民女刘渝拜见百惠郡主,果然百闻不如一见,百惠郡主真乃花容月貌之色,民女看呆了。”

颜彦笑了笑,对方口口声声称自己为“民女”,却忽略了她面前放着的那张用来下跪的垫子,能是普通的民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