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庶门风华 > 第380章 又一个巧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陆呦见周禄又把话题拐到颜彦身上,当即有些变脸,正要发作时,只见陆鸣起身把话岔过去,说是琴也弹了,酒也喝了,还没有作诗呢。

话一说完,陆鸣把酒杯一掷,走到桌子前,提笔一挥,游龙走凤一般,很快就完成了一首七言诗,随即再把笔一掷,自己去倒了一碗酒喝。

此时,众人也都起身过来围观他的诗作,他端着酒碗,对着周禄举了举碗示意,“周兄,小弟献丑了,该你了。”

周禄不慌不忙地把陆鸣的这首诗念了出来,“‘中秋佳月最端圆,有缘桂山来相见。琴箫一曲酬知己,杯酒相延不应悭。聚散如何妨乐事,不如纵情尽余欢。天应有意会遮拦,好处时光等闲看。’好诗,好诗,应时,应景,应情,应境,兄台才思敏捷,在下自愧不如,就不班门弄斧了,这样吧,在下涂鸦几笔,以记今日之相识。”

说完,周禄拿开陆鸣的这首诗,自己重新铺了一张纸,压上镇纸,略一沉吟,很快也下笔如神,也就一顿饭的工夫,他画好了一幅画。

画面是一轮圆月当空,月下是一座院子,院子里有一群人,其中有两个在低头抚琴,一个在吹箫,剩下的或站或坐或背靠着桌椅,有人手里拿着折扇,有人端着酒碗,还有人在舞剑,旁边,有几棵看不出品种的树,树上挂了几盏灯笼。

“周兄的画也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方才的人物画全了,且个个神态各异,颇有吴道子之风。”陆鸣细细赏鉴了一番,夸了几句。

事实上,周禄的画只能算是中上,不如他的琴箫出色,比起陆呦来也略差了些。

为此,陆鸣稍稍去了点疑窦,只是没看到对方的诗才他终是觉得有几分遗憾,正琢磨如何开口请对方作诗时,周禄把矛头又对准了陆呦,他央陆呦作诗。

陆呦自知自己诗才平平,忙摆手。

“这样吧,我大哥也擅画,不如就请我大哥作画,周兄赋诗一首,如何?”陆鸣提议道。

“小弟正有此意,今日有缘相见,他日再见不知何时何地,不如也留点笔墨当作相识一场的纪念。”陆呦说道。

他是见这位周禄对颜彦作的词曲不是一般的喜欢,因而也好奇这个人是不是和妻子一样有什么奇遇或是关联,所以想把他的笔墨带回去让颜彦鉴定一下。

周禄见陆呦陆鸣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只得应了下来,并把位置让给了陆呦。

陆呦思索片刻,画了一幅月光下的荷花图,画月亮是为了应景,而荷花才是他的长项。

画好之后,周禄走到了桌子前,略略思索了片刻,挥笔写下了一首五言诗,“圆月当空挂,芙蓉承落光。人来间花影,衣渡得荷香。”

“不错,不错,看来,周兄的才情远在我们之上,敢问周兄这些年师从何人?”陆鸣念了一遍周禄的诗,心下再次狐疑起来。

没道理以对方的才情会屡试不中吧?除非他根本就没参加过科举,又或者说,对方撒谎了,他的身份并不是什么商人之后。

“这个嘛,在下师从过的先生就多了,早些年,因我一直不肯向学,偏好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家父没少为我操心,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先生,这不,眼看着我一年年大了,家父这才狠下心来把我逐出家门,说是让我出来游历一年,也见见外面的世道,别整天在家里坐井观天,看不到外面的天有多高多大。果然,父亲诚不欺我,我也是走出来之后,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好了,今日幸会各位,在下不甚欣喜,明日在下在明园食府摆一桌酒,再和各位把酒言欢,还请各位一定赏脸。”周禄抱拳说道。

陆鸣见他轻飘飘地带过他的问话,最后却又邀请大家去颜彦的饭庄一聚,不禁又疑惑了,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回到颜彦身上,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陆鸣想着这个问题时,陆呦也掂掇起来,而一旁的徐钰则直接问了出来,“这么巧,周兄怎么单单挑了明园食府?”

“怎么,莫非有什么不妥之处?”周禄忙问道,脸上的神情不似作假。

“没有不妥,可是巧了,我们几个也经常去那聚会,而且那家。。。”这回开口的是吴哲。

只是吴哲话没说完便被陆鸣和陆呦打断了,陆鸣稍稍快了一点,“而且那家饭庄每个月都有新菜推出,也合我们的口味。可惜的是,明日一早小弟需要出一趟门,大概要三五天才能回来,不能赴周兄的约了。”

周禄听了也不疑有他,“这样啊,在下应该还会在京城逗留几日,不如我们就约在七日后,如何?”

他也是看出来了,陆鸣是这些人里的头,他不来,这顿饭也就失去了请客的意义。

“这不太合适吧?这样吧,你们先去你们的,等我回来,我再回请周兄,不知周兄可否方便告知下榻之处?”陆鸣问道。

“在下就住在明园食府旁边的悦来客栈,听别人介绍说这家饭庄是京城当前最红火的,在下去尝过几次,确实和别家不同,也合我的口味。”

“哦,周兄不是北边人么?也喜欢南边的口味?”这次问话的仍是吴哲。

吴哲跟陆鸣的时间最长也是最了解他的人,见他打断自己的话,心下也有了怀疑,因为明园食府的菜系大部分是南方,只有少数几道京城本地菜。

当然了,不包括火锅。

“在下虽在北边,可美食是不分地域的。”周禄微微一笑,忽地又想起了什么,“怎么,你们认识那家饭庄的主人?我听说她也是京城第一才女,莫非她就是?”

后面的话他是对着陆呦说的,陆呦只得点点头,“正是拙荆。”

话说到这,他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他想回家了,想颜彦了。

至于明天的饭局,他也不想去参加,可巧要回书院,倒是现成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