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无尘话音一落,一股雄浑无比如山似海的剑元能量,瞬间便将数米之外的上官冰笼罩在了其中。

上官冰心中一颤,对方那毫无攻击力的雄浑能量,却是将其压迫在心肺移位、五脏抽搐,一颗颗细汗在其额头冒出。

“既然骆冰与大师有如此机缘,即便是看在大师面上,老夫也不便再与这小子再过计较,只是希望大师以后可要严加调教,否则,他日若是遇上不敬大师颜面之人,他的小命可就难保了。”上官冰强忍着胸口无尽压抑气息,面无表情的朗声说道,转身便缓步向台下走去。

“这是自然!”无尘微笑着说道。只见其身形微微一震,便收回了笼罩在上官冰周身的剑元能量。

无尘心中暗暗悲叹,五年前,他为了力保石山,不惜想要毁去多年修行,欲于玉山之下与众武者大开杀戒。而五年后,他又为了石山的这个宝贝徒弟再次出手。也许,这便是他们佛家所讲的“罪缘”吧,也许从他遇上石山的那一天起,他今生便再无法修行至其心中想要达到的,无喜、无怒、无悲、无乐的佛门入圣最高境界。

“此战极辰帝国玉山燕子门骆冰胜!”司仪高声叫道。

高台下,一位两手环抱于胸前的武者,微微点了点头,其喃喃自语道:“小东西,你长大了!”

“下一场由神龙帝国寒梅谷少谷主梅念秋对战..”司仪高声叫道,但司仪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只见一道高挑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前,冷冷的注视着她。

“呃!”当年轻司仪与对方那双冰冷的犹如千年寒冰般的双目相对之时,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泛起股透心凉的寒意。

“你.你.”司仪只觉得舌头有些打结,心中极多的疑问却是却连一句也问不出来。

只见来人没有理会不知所措的司仪,淡淡的看着前方裁判席上的五位剑帝强者淡淡的说道:“在下有事来迟,今日方才赶到栖凤城,不知需要以何种方式进行比赛?”

“按照大赛规定,大赛开赛后七天之内赶到的合乎条件的年轻武者,只需随机挑战三名同辈武者,或是也可在三十位剑尊“辅裁判官”中任意挑战一位,只要能在此辅裁判官手下对战十招之内而不落败,便可获得比赛资格,阁下想要选择何种方式。”端木龙渊眉头微皱的说道。不知为何,这个男子身上的隐隐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气息,他好似极其的熟悉,但却又一时难以想起,此人到底是谁。

“听说三十位辅裁判官中,有十位是来自上官世家的剑尊武者和高段剑尊长老,可有此事?”来人冷冷的看着端木龙渊,淡淡的说道。

“正是!阁下何意?”端木龙渊的虎目紧紧的盯着眼前武者,他能在对方那双犹如千年玄冰般的冷傲双目中,读出无尽的绵绵杀意。

“久闻龙城堡上官世家众武者,皆是一群以多欺少,手段低劣的鼠辈,今日在下不才,便以一人之功,领教领教上官世家的十位剑尊强者的技艺!”来人冷傲的看着端木龙渊,高声说道。

“何方无脸见人的小辈,竟敢如此口出狂言!”一道苍老雄浑的声音在高台之上响起,只见一道身形疾速的石空扑向了高台上,身着紧身银灰色衣衫,披着一件银灰色披风,面戴一张铁质面具的武者。

“哼!上官世家三长老?”来人一声冷啸,只见其左脚向前微微一踏,左拳几乎同时迎向极速而至的上官世家三长老上官海。

“咔嚓..”的一声碎骨之声在上官海右手响起,上官海只觉得一股锥心的刺骨之痛从右臂传出,其苍老的身形被对方霸道的掌力一掌便震下了高台。

“怎么可能!”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台下众人皆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高台上,脸带铁质面具的武者,惊恐的叫道。一掌之功便将堂堂上官世家三长老重创,这等掌力怕是绝非一个般武者所能做到,而且此人竟然还想要参加这次的演武大赛。

“哼,五大世家之一的上官世家,不外如是!”来人冷冷的哼笑道。

“阁下,此次的演武大赛,只不过是大陆五大帝国年轻后辈之间的一次较技,以阁下如此修为,莫非成心前来捣乱不成?若真是如此,我便要奉劝阁下见好就收,否则,即便阁下修为通天,今日怕是也难以平安离去。”上官锋锐冷冷的盯着高台上的武者,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此次大赛比武的条件资格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只要是年纪齿超过十七岁未超二十五岁的武者,皆可参加,对吗?”来人冷冷的说道。

“当然,但阁下不要告诉我,你还未到二十五岁?”上官锐锋眼神冰冷的盯着对方,一股庞大的能量疾速的在其右掌凝结,他随时都准备全力出手,将对方击杀于掌下。

“说多无益,按大陆方式检测便能知晓。”来人冷傲的看着上官锐锋高声说道。

“来人,以能量芯石检测来人年龄!”端木龙渊高声吼道。不多时,一位长像甜美的司仪,托着一个长宽皆在一尺有余的正方形能量石,快步走到来人身前,恭敬的说道:“请将您的左手按于能量石之上,此能量石联接大陆能量数据库,您的身份消息只消瞬间便能出现在五位裁判官身后的宽大能量石屏幕之上。”

只见来人缓缓的伸出其粗糙的左掌,轻轻的印在了司仪手中的能量字之上。只见一股精纯无比的能量极疾速的覆盖在了其左掌之上。

片刻之间,一声清脆的“叮”声在五位裁判官身后的巨大能量屏幕出发出,只见光洁的能量屏幕上,出现了几行大字。“姓名:xxxx;性别:男;国籍:极辰帝国;年龄:二十五岁;所属门派:xxxx。”

“唰!”裁判席上的五位剑帝强者皆是猛的站了起来,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们五人中,最为年轻的也已经有年近八十岁,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相信,一个未到二十五周岁的男子,竟然有着如此高深的修为,能以一掌之功将上官世家的三长老重创。

“在下今日想要挑战上官世家的十位剑尊强者,不知上官世家的众位剑尊可有胆上台一试,若是无胆的话,在下也不勉强,只是以后上官世家可就不要再自称什么天皓大陆五大世家了。”来人望着裁判席上脸色铁青的上官锐锋,不屑的说道。

“住口!”

“住口!”

一声声怒吼之声从高台下传出,只见一道道身形快速的纵向了上台,转眼之间,九位修为皆在五段以上的剑尊武者,便将来人团团围在了其中。众人怒气冲冲的紧盯着脸带面具的武者,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眼前这个男子,早已被上官世家众位剑尊那满含滔天杀意的眼神,击杀了无数遍。

立于中央的武者冷笑的看着众武者高声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出手吧!这也许是你们在这世上,最后一次施展你们多年辛苦修行的技法了。”

“找死!”

“放肆!”

“黄口小儿!”

众武者一声怒吼,长剑皆是同时出鞘,快速的从四方刺向了立于中央的铁面武者。

铁面武者冷漠的看着疾速而至的九位剑尊强者,待到众人的长剑距其周身不过尺许距离之时。只见铁面武者身形微微一震,其身影便瞬间飞纵而起,其右脚重重的踏在了上官世家众武者交叉的剑身上,一股股霸道至极、狂暴无比的火属性剑元能量,瞬间,便顺着众人的剑身,冲破了众人的剑尊能量护体罩,疯狂的涌入众人体内。

众长老只觉得一股霸道至极的火属性剑元能量,顷刻间冲破了其能量护体罩,在其体内横冲直撞。正当众长老全力运转功法,抵御那涌入体内的霸道火属性剑元能量之时,却猛然察觉自己的身形竟然无法动弹一下。

“不好!”众人心中猛的一惊,一股寒意从众人心头涌出。

“下去见你们的上官家主吧!”只见脚踏在众人剑身之上的铁面男子一声狂啸,在其高挑的身形中竟然分出九道幻影,但见这九道幻影极快的击向了,身前无法动弹的上官世家九位剑尊强者。

“咔嚓..咔嚓..咔嚓..”一声声极其刺耳的碎骨声,在九位剑尊强者身上发出,铁面武者的右掌几乎是同时印在九位剑尊强者的胸口上。

聚拢在一起不过片刻的九位剑尊强者,身形便同时疾速的倒飞出数十米之外,众人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一丝,便皆是睁大着双目便倒在了高台上。

铁面男子与众位武者之间动手,皆不过是在转瞬之间便已完成,端坐于裁判席上的上官锐锋连施救的时间都没有,其上官世家九位剑尊强者便死于这个铁面男子的掌下。

在场的极多年长武者皆是眉头微微一皱,他们好像感觉到了一丝丝不祥的预感。而裁判席之上的端木龙渊等人,也皆是心中暗暗一惊,他们好像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个铁面男子的身份,只是他们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啊..我要将碎尸万段!”上官锐锋一声震天悲吼,其身形便已疯狂的冲向了高台之上的铁面男子,只见其双掌在虚空之中极速摆,漫天惊人气势的掌影,顷刻间便将铁面男子笼罩在了其中。

坐在神凤涅盘高台之下第一排位置的众武者,皆是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后,向后退了数十米,而其他人也皆是无法承受高台之上那滔天的霸道气势,皆是快步往后排走去。

铁面男子冷冷的注视着面目狰狞,已怒至极点的上官锐锋,心中竟有着一股难以言表的畅快之感,一条条周身闪烁着白色灼热光芒、若隐若现的能量龙影快的在其周身游动,只听得铁面一声长啸:“破!”

“轰..”的一声震天闷响,二人四掌瞬间便印在了一起。

“嘶!”二人手掌旁的虚空瞬间便被二人那滔天的能量所撕裂。

“轰.轰.轰.”一股股石散的霸道至极能量掌力,从二人手掌四周迸射而出,疾速的冲向了远离高台数十米的众武者。

“嘶..”

“咔嚓..”

“咔嚓..”

“嘶..”

迸射而出霸道至极的掌力所过之处,瞬间便将台下数十名武者撕得粉碎,一张张坚硬的石椅也被击得粉碎。众武者皆是脸色铁青的快速向后方疾纵出近百米方才停下了身形,虽然距离高台已经有一段距离,但众武者却皆是全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好似随时都准备逃开一般。

高台上的铁面武者、上官锐锋二人的身形皆是向后退了几步。只见二人身形同时一转,瞬间便凝出一股撼动天地的能量掌力。

“碎魂裂心掌!”

“九龙拔云!”

石山、上官锐锋同时一声狂啸,二人的身形瞬间便贴在了一起,就在二人两掌硬碰的一瞬间,虚空中,一道巨大的七彩能量罩,瞬间便出现在了二人的头顶虚空之上,将二人笼罩在了其中。

“嘭..”的一声巨大的闷响声响起,整个神凤涅盘高台皆是为之颤动。

石山、上官锐锋二人的身形瞬间便疾速倒退而开,而笼罩在二人四周的七彩能量罩不知何也已经消失不见。

“轰!”的一声,上官锐锋那苍老的身形重重的跌在了高台之上,其身下的高台,一条条深长的裂缝极速的蔓延而出。

“呕..”一大口的污血和着破碎的内脏从其口中吐出。

石山右脚向后全力一踏,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其颤抖的双掌之上,已是斑斑血渍,那犹如一条条青色小蛇伏于手背之上的青筋告诉他,对方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高段剑帝强者。而石山也再次尝到了,一个高段剑帝疯狂的时候,其实力是何等的可怕。

石山微微闭目,极速运转功法,将体内石乱的剑元能量尽数平复归位。

其实石山一直都觉得奇怪,自从他得到了“火凤舍利神珠”之后,他便能够感觉到,其体内的火属性剑元能量日渐霸道、气势早已非从前可比。而体内火属性剑元能量威力的提升,石山相信这绝非是仅仅只是因为他突破“剑帝”修为,所带来的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