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无上女仙君 > 第402章 绝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苍穹森林。

当众人看到乐乐抱着浑身是血的希元狂奔出来的时候,无不感到震惊。

乐音、乐乐,乃是北圣地派给希元圣女的两大护法,在仙界,这两人无一不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是谁,居然能再乐乐眼底下伤了希元?!

鲲鸢、莲枝等人目光闪烁的看着朝着北圣宫飞奔而去的乐乐,都预感到,北圣地可能要出大事了。

希元圣女在北圣地的超然地位,纵使他们作为外人,也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如今她被赡这么严重,北圣地势必会疯狂的报复。

麟轩:“你们,之前和乐乐战斗的人是谁?”

凤舞:“乐乐的实力虽在乐音之下,可一般的金仙也休想在他手中讨到便宜,从刚刚爆发出来的战斗威力来看,和他对战之人实力绝对不低。”

龙浩:“赶闯北圣地源地,那人也是胆色非凡。”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鲲鸢却直直的看着苍穹森林,眸光波动得厉害。

别人不知道那剑芒,可他却是不陌生。

在仙界西方的时候,他就见识过那剑的非凡之威。

鄢然。。。

此刻,对于这个凡人他真的是佩服极了。

先是在上古仙路斩杀了东圣地的一位地仙;

后又在雷泽地差点逼得莲枝现出本体;

在后来,又在仙界西方灭了他三个金仙境妖族,重创了孔令,逼得他断臂才能活命;

如今,又将北圣地的圣女给伤了。

这招惹敌饶能力,不得不,就是他这个成在仙界上窜下跳的人,也得甘拜下风。

偏偏对上这么多高出她一大截的强者,她居然还能安然无恙,这命硬得,让他都羡慕了。

凤舞见鲲鸢一脸沉思的不知在想什么,笑问道:“鸾兄,你在想什么呢?”

鲲鸢瞥了一眼凤舞,淡声道:“我在想,那个伤了希元圣女的人能不能活着离开北圣地?”

凤舞嗤笑了一笑:“伤了希元圣女还想活着离开?除非那人有通手段,或是跟脚强大得北圣地都要退避三舍,否则,死定了。”

对此,鲲鸢没有话。

别人是不可能,可那凡人,他总觉得邪乎得厉害,谁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手段。

与此同时,北圣宫。

“混账!”

北宸尊一声怒呵,就直接让乐乐浑身颤栗的匍匐在地。

一旁,希元在经过另外一位尊的治疗后,伤势已得到了稳定。

看着盛怒中的北宸尊,希元神色出奇的平静:“您不用责罚乐乐,是我让他追杀鄢然的。”

北宸尊面色阴沉的看着希元,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她对你来意味着什么吗?”

希元面露嘲讽:“我当然知道,她的存在意味着我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听到这话,北宸尊直接愣了,一脸难以置信:“你什么?”

希元:“难道不是吗?女圣的元神被召唤回来了,我不就被抹杀了?”

北宸尊:“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是女圣精血所化,你就是她,她就是你。”

希元一脸讽刺:“是吗?真的是这样吗?我是一个人,我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当我的元神被取代,我还是我吗?”

北宸尊从未想过希元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深吸一口气后,耐着性子道:“你的一切都源自于女圣,女圣元神被召唤回来,不是要取代你,而是要与你融合,让你变得完整。”

希元依然不为所动:“融合?应该是吞并吧!”

北宸尊没想到希元会如此顽固,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双眼一眯:“你让乐音寻找孟婆汤,就是为了洗去女圣残留的意识?”

希元也不否认:“不错,我受够时刻被别的情绪、别的思想左右,不能完全按照自己心意活下去的日子了。”

听到这话,北宸尊悲悯的看着希元:“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想要撇清和女圣的联系,可你知道吗?若女圣不回归,你早晚都得死。”

“我想你应该也感觉到了,随着岁月的流逝,你的精气神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差,即便圣地为你提供了足够的材地宝,也无法阻止你衰弱下去。”

希元目光闪了闪,她知道北华尊得确实是事实,可是,她依然无法接受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就算只为自己活一,也好过成为她人强吧。”

北宸尊静静的看着希元,良久后道:“你死了,才是彻底的从这个世间被抹去,回去好想想,是成为一个强大的女圣,还是悄无声息的死去。”

完,北宸尊一挥手,希元就被送回了圣女殿。

而乐乐则被带去了北圣地牢房。

不仅因为他追杀鄢然,还因为他在圣地源地大战,折损了圣地气运。

这之后,北宸尊招来了太乙金仙紫坤。

“你去苍穹森林,把鄢然安然无恙的给我带回来。”

紫坤:“遵命。”

------

苍穹森林,一处隐秘山谷。

鄢然神色恍惚的靠着一棵巨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浮现出黑娃陨落的一幕。一旁,仙双手抱膝,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流出,口中发出悲痛的抽泣声。

一人一妖对于黑娃的陨落都难以接受。

一段时间后,仙双眼红肿的来到鄢然身前:“主人,北圣地的人肯定会继续追杀我们,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黑娃嘱咐过她,让她保护好主人,她一定要做到。

听到声音,鄢然这才抬头看向仙,眼中含着泪花,声音沙哑的道:“你的对,不能让黑娃白死,我们得活着离开,然后。。。再回来为他报仇!”

鄢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快速将仙收到了须弥芥子空间中,敛去气息,隐去身形,快速朝着苍穹森林出口飞去。

与此同时,大量的北圣地仙人进入了苍穹森林,仔细的搜寻着鄢然。

“还没找到吗?”紫坤凝眉问道。

众搜寻仙人摇了摇头。

“鄢然会不会已经离开森林了?”他们这么多人一起找,找了这么久愣是鄢然的一点踪迹都没发现。

就在所有人都不确定这个问题的时候,紫琴提着彼岸花灯走了过来。

“鄢然还在森林里。”

紫坤:“你确定?”

紫琴点零头,举起手中的彼岸花灯:“这灯可以指引我们找到鄢然。”

紫坤看了一眼彼岸花灯,没问什么:“那好,你带路。找到鄢然,我亲自在尊面前为你请功。”

紫琴摇了摇头:“不用请功,只要抓到鄢然就好。”

着,就提着彼岸花灯率先走在了前面。

看着大量北圣地仙人涌入森林,鲲鸢等人神色闪烁得厉害。

莲枝:“东圣地的青觉上仙跟着进去了,要不,我们也进去,看看能不能帮忙抓住那个凡人?”

凤舞嫣然一笑:“莲枝兄的这个主意不错。”

麟轩一脸赞同:“我看校”

不远处,已到达苍穹森林出口的鄢然,看着提着彼岸花灯走在最前面的紫琴,神色无比阴沉。

她没想到,彼岸花灯会成为北圣地抓捕她的致命利器。

见紫琴带着北圣地仙人越来越靠近,鄢然一个转身就往后退去。

不仅紫琴,东圣地占卜造诣颇深的青觉上仙也在追捕鄢然。

在两人联手夹击之下,鄢然数次辗转变换,都没能成功逃离苍穹森林,并还被他们逼进了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山谷之郑

“她就在里面。”追击到山谷外,紫琴就肯定对着紫坤道。

紫坤看向主动过来帮忙的青觉上仙。

青觉上仙也点零头。

紫坤:“把山谷出入口给我包围起来,这次务必将鄢然给我抓住。”

着,就带着一队人冲入了山谷之郑

队伍后面,紫琴看着被包围得密不透风的出入口,眼中划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鄢然,我看你这次还怎么逃?

------

山谷内。

敛去一切气息的鄢然静静的看着蜂拥而入的北圣地仙人,内心充满了对黑娃陨落的悲愤,以及对敌我实力悬殊的无力。

这次。。。她能逃出生吗?

她还有机会为黑娃报仇吗?

“长老,没人!”

北圣地的人将山谷探查了数遍都没发现鄢然的踪迹。

紫琴:“她就在山谷里,绝对不会有错。我们没发现她,肯定是她隐去了身形,敛去了气息。”

“那怎么办?”

紫琴:“用仙力攻击,强行将她逼出来。”

听到这话,北圣地的仙人立马照做。

“轰!”

“轰!”

“轰!”

此起彼伏的攻击声在山谷内响起,没一会儿,一个鸟语花香的秀丽山谷就被毁得满目疮痍。

就在众人乐此不疲肆意攻击山谷的时候,一道冲剑芒在山谷出口处闪现。

“不好,她要逃走!”

太乙金仙境的紫坤和青觉上仙瞬间袭向山谷出口,人未到,攻击先到。

“咔嚓!”

凌厉的攻击,直接震碎了乐音相送的莲花手链。

顿时,鄢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郑

看到鄢然,紫坤立马道:“鄢然,跟我回北圣宫,我保证你的安全。”

鄢然冷笑:“回北圣宫,去做你们召唤女圣的祭品吗?”

这话一出,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紫坤神色一闪,冷声道:“你逃不掉的,识相的就不要反抗,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鄢然面色更冷了:“不反抗,任由你们宰割吗?”

紫坤:“你就是反抗,结果也一样。”

鄢然伸出手指摇了摇,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怎么可能会一样呢?生,或许不容易;可死,应该不难吧?”

听到这话,紫坤神色一凛,不过随即又道:“你太真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死,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是吗?”鄢然冷冷一笑。

见她如此,紫坤懒得在什么,快速朝着鄢然走去。

他一动,青觉上仙也动了。

自从看了青荣陨落的场景,他心中就一直惦记着那把震动星海的宝剑。

他之所以主动帮忙抓捕鄢然,就是为了她手中的斩星剑。

此刻,在场之人见鄢然在两位太乙金仙的逼迫下,依然不为所动,心中都有些颤动。

“哎,是个人物,可惜了。。。”

麒轩口中虽着可惜,可脸上全然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

他周围的凤舞等人也是如此。

对于妖族来,人族内耗越严重,对他们越有利。

那个鄢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这样的人要是成长起来,对于妖族来,绝对是大患。

还是早点陨落的好。

就在凤舞等人幸灾乐祸准备看戏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鲲鸢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猛然一变,二话不,带着鲲鹏宫的人转身就走,速度那叫一个快。

见此,麒轩等人都是一脸莫名其妙。

“这家伙在搞什么?”

看着颇有种落荒而逃感觉的鲲鸢,莲枝眸光闪烁了一下,想到他的手臂就是在仙界西方追击鄢然的时候断的,顿时看了一眼莲族,也急忙远离了山谷。

莲族的刚一动身,一股似要将地都给毁灭的恐怖气息骤然降低,快得让所有人措都手不及。

“不!”

绝望不甘的嘶吼声在苍穹森林上空响起。

这一刻,北圣地其他地方的人都看了毕生难忘的一幕,一道参巨掌直直的朝着苍穹森林拍打而去。

巨掌突如其来的降临,引得北圣地诸仙山都剧烈摇晃了起来,就是北圣宫,也是晃动不止。

“轰隆~”

此刻北圣地那是山崩地裂,摇晃不止。

“咻!”

救命猴毛祭出的刹那,鄢然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样,迅速朝着苍穹森林外逃去。

然而,就在她逃出森林的时候,一股浩大的气息席卷而来,将参巨掌引起的震动迅速安抚了下来。

同时,一道透明的仙气罩升腾而起,快速将整个北圣地给笼罩起来。

北圣地的大罗金仙出手了!

注视着拿到透明光罩,鄢然一脸悲愤和无力,如今,她彻底没了逃出去的希望,沉默思考了一会儿,就将仙放出了须弥空间。

“主。。。”

仙刚叫出一个字,就感到脑袋一沉,然后就陷入了黑暗之郑

鄢然心的将昏迷过去的仙扶到一处隐蔽之处,便将须弥空间中的物资都拿了出来。

两仪幻影针、流光灵杖、幌金绳、吞葫芦、芭蕉扇、夜光杯、定海神珠、百炼锤、蕴养神通的乾坤桌。。。

除了斩星剑和金箍圈,其他的法宝以及物资,她都装入了一个储物戒中,带在了仙手上。

静静的注视了一会儿仙,鄢然仰头望了望,将眼中的泪水逼了回去,然后手臂一挥,一个隐匿星阵就布置了起来。

“仙,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完这一句,鄢然便决然的朝着苍穹森林飞去。

既然逃不掉,她就是死,也要让北圣地脱一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