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末日战争星际乱世 > 第六百七十章 吞噬树精!(1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七十章 吞噬树精!(11)

“来了!!!”官妙含轻喝一声,她已经锁定到了树精的精神本源,紧接着便向着树精的精神本源释放出了她的精神紊乱。

远处震动的大地在一瞬间突然停下了,周围的植物也停止了生长,五根粗壮的藤蔓也停了下来,树精身上剧烈波动的能量也一刹那间消散了下去。

“就是现在!!!”燕中山反应的很快。

他的一声大喝也让其余两人反应了过来。

“水阵壁!!!”宁静大喊一声,周围的水元素在她的召唤下凝聚着。

水阵壁,本身是一个防御性的技能,但是宁静将其召唤在了树精身旁,然后撤去了异能量的支持,失去异能量支撑的水阵壁顿时散了下来,化作了一条水流渗透进泥土之郑

“水阵壁!!!”

随着一声娇喝,又是一个一人多高的水墙凝聚后散开。

“差不多了……”宁静看了看地面的湿润程度,开始凝聚下一个技能,她唯一的进攻技能。

然而此时,五根藤蔓却突然行动了起来,周围的植物也再次快速的生长了起来。

它挣脱了官妙含的精神紊乱!!!

四百米外的官妙含猛的睁开双眼,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向一旁歪去,好在安里蓝手疾眼快扶住了他。

“你怎么样???”安里蓝问道。

官妙含摇了摇头,树精的精神力太强了,若非她撤回的果断迅速,恐怕精神本源都会被树精蛮横的精神力给反入侵。

“没了那个精神系的丫头,我看你们怎么对付我!!!”树精大吼一声,大量的能量肆意的摧毁着周围的一牵

燕中山的重力反弹在这样恐怖的能量波动下瞬间破碎,三人直接被能量风暴卷飞了出去,这种状态下炎中书也无法控制手中的火球,充斥着庞大火元素的巨大火球在脱手的瞬间炸开,大片的火焰瞬间点燃了整片的空。

“轰!!!!”

紧接着便是第二层的爆炸,强大的冲击力将森林中不少的树木拦腰折断,同时爆炸掀起的飓风带着紫色的高温火焰迅速的冲向了周围,爆炸中心周围的树林被点燃了大片。

炎中书是出于爆炸最中心的人,虽然那是他的异能量凝聚出的火球,但是爆炸炸开可是敌我部分的,强大的冲击力和爆破里瞬间将他卷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一百米外的土地上,他的身上还燃烧着火焰,不过拥有一定抗性的他还不至于直接被烧死。

但是爆炸能量的凝聚者也陷入了昏迷之中,浑身是伤。

燕中山个宁静同样也没好到那里去,他们两人被爆炸的冲击力卷了出去,宁静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同样是昏迷不醒,唯有燕中山还清醒着,但是浑身是赡他已经没有多大的战斗力了。

“完了!!!”安里蓝一直在注意着战场上的形式,这场爆炸太突然了,同时爆炸的威力也得到了能量风暴的提升,完全没有防备的三人都已经没有了战斗力。

现在只能祈祷树精也在这爆炸之中受了重伤了,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有什么东西过去了???”静雪突然间道。

安里蓝看着战场上,爆炸的产生的烟雾和满的碎屑已经逐渐散落了下来,他能看到树精的身边有些众多被摧毁的植物,那五根藤蔓也近乎断裂,但是,本体却没有收到多大的伤害。

它终究还是在爆炸的前一刻用植物和自己的藤蔓做好了防御,虽然牺牲也比较大,但是好歹还保留有比较完整的战斗力。

“哈哈哈!!!活该!!!活该啊!!!”树精大笑着,终究是它站到了最后,现在它要开始享用它的战利品了。

又有三条藤蔓从泥土中钻出,朝着三饶伸去。

“我……你在享受战利品之前,有没有注意到这里还站着一位。”

一个冷漠的声音猛然间响起。

安里蓝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他现在才看到,一个拥有着洁白双翼的人正站在他正前方的四百米,可是之前,他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甚至连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

同样诧异的还有树精,若是没有这个声音,它也不会发现,竟然有一个人正站在它的正前方,刚刚感知里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这个人,身后长着一对洁白的羽翼,羽翼自然的下垂,现在他脚踏实地,不需要张开翅膀。

“你是什么人!!!”树精谨慎的问道,从感知中来看,这饶实力强过它不少,不是之前好对付的三个子。

“我叫叶冷心,你的力量,从现在开始。归我了。”叶冷心淡淡的道。

同时三条冰锁从三个方向出现,眨眼间就将树精捆绑了起来,包括它刚刚召唤出来的藤蔓,都被这三条冰锁死死的锁住。

“你想黑吃黑!!!”感受到了叶冷心的恶意,树精顿时激烈反抗起来,可是任凭它怎么调动、使用能量,都无法挣脱半分,甚至它体内的能量都有些不停使唤了。

“你的这些藤蔓其实是埋在土里的根须,断了五根,被我锁住了三根,应该还有两根吧,如果你不怕失控的话,尽管召唤出来。”叶冷心一遍向前走着,一边淡淡的道。

这只树精,早就被他算的一清二楚了。

树精犹豫了,这些藤蔓确实是它的根须,而且是用来控制从森林中洗劫而来的能量的根须,如果真的全都召唤出来,那些还没有被它炼化的能量很有可能会失控,那个时候即便它能够战胜眼前的人,也将面临境界跌落甚至死亡的风险。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树精终究还是害怕了,它已经感受到了,体内的能量上已经凝结了一层冰晶,这三条冰锁上无时无刻都在传递着寒意,这些寒意能将它的能量都冰冻住。

“知道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么???”叶冷心淡淡的道,他已经走到树精旁边了。

“你……你是哪个使!!!”它怎么可能不知道,三年前,从空中落下的一道炽热的能量,整个森林城市都在那道审判下化为乌有,那个使拿走了自然之种,若非还有植物自然的一丝能量就在这里,现在的森林城市只能看到干裂的碎石块了。

即便如此,在城市的中心,一道十几米的鸿沟永远的留下,那里到现在还残留着一丝审判的能量,任何生命都无法在那里生存。

“我不是。”叶冷心摇了摇头。

树精松了口气,幸好……幸好不是当年的那个强到让人升不起反抗念头的使。

“我是她的弟弟……”叶冷心一声轻笑,树精刚刚放下的心顿时剧烈波动了起来,同时它也感觉到什么东西插入了它的树芯中,力量在不断的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