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恶毒反派,在线作死!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恶毒反派,在线作死!3

苏糖气的牙痒痒,可现世报来的太快,她能怎么办?只能敷衍地哄一下自家狗子了。

系统也是个没出息的,她才哄了几句,什么它最可爱,快穿局第一系统,立刻就喜滋滋地,什么都告诉她了。

苏糖眼睛看不见,但没关系,系统可以将场面实时转播到她的脑海中,就跟投影似的,让她可以用第三视角观看。

脑海内画面一出现,先前还叽叽喳喳的人,这会儿彻底没声音了。

难怪系统要爆粗,这他娘的,轮到她,她也要爆粗了啊。

只见亓恒像是摆弄洋娃娃一般,先是拿出梳子,梳洗也就算了,后面还拿出了胭脂水粉,他一点点将胭脂点缀到她的脸上,其过程,耐心又细心。

苏糖看的都呆住了。

现在算什么情况?

他没把自己骨灰扬了,却拿她像个宝贝似的,又是梳妆又是打扮,他……究竟想做什么?

苏糖惊恐地看着他,却见他收回胭脂水粉后,又开始拿出名贵的首饰,那些首饰奢华,以她的目光看来,还带着浓浓地灵气,随便一件,都非凡品。

亓恒兴致不错,他拿着朱钗,还不忘在她头上比划。

“阿落还是戴红色的好看。”他一边,一边熟练地替她梳起发髻,最后,将红玉珊瑚簪子插入发丝郑

苏糖看的心惊肉跳,想着该结束了吧,却见他的视线突然往下看。

这会儿,被禁锢的身体穿着广袖流仙裙,曲裾长长,广袖飘飘,美的不可方物,可就这么干干净净的一个人而,亓恒却非常不满意。

他盯着裙子上的某处黑点,实在的,那黑点的都能忽略不计,可他却啧了一声,似无奈又似怪罪,“阿落真不乖,我昨儿才给你换上的裙子,怎地又脏了。”

“罢了,我替你换了便是。”

修为越高,能使用的储物戒空间就越大,苏糖都怀疑这啬储物戒里面是不是都藏着裙子,一套一套的,看的她都眼花缭乱了。

“阿落喜欢哪个?”

没了灵魂神识,被困的就只是一具躯壳,她不会回答,也不会做出任何反应,可亓恒却是一点都不介意。

“还在生我气?”

苏糖都不知道他在自自话点什么!

“狗、狗子,他是在发什么疯吗?”

系统也被吓得不轻,立刻调出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这一看,更惊悚了。

“他他他……”

他了半,苏糖这急性子,当时就给打断了,“他什么啊!给我好好!”

“他在你完成任务离开后没多久,也就是各大门派囚禁你的那,毁了复制体的神魂,所以现在的那具躯壳,就只是一具躯壳。”

苏糖惊呆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多大仇,毁了她神识,怎么就不毁她身体啊!

不对!

以当时正道对她的恨,定是要将她挫骨扬灰的,亓恒都能毁她复制体的神识了,毁她躯壳那就更简单了啊。

那么,他徒留一具躯壳,到底是什么恶趣味?

苏糖完全理解不通,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了,眼下的重点是,这家伙居然开始脱她衣服!

苏糖又气又怒,恨不得钻到自己身体里,可她不能,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衣服一件件被剥下。

“今就穿这间吧,正好配你的珊瑚簪。”

亓恒手里拿了一套裙子,外面还带一件红色锦缎袄,山洞内不见日,常年寒冷,不似外头,阳光又温暖。

苏糖这一,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原以为到这已经是极限了,谁能想到,亓恒居然俯下身,咬住了她的下唇。

唇上涂着胭脂,这一咬,唇妆多少就花了。

亓恒松开她,见状,唇角微微勾起,他压低着声音,似是心情不错,可出来的话,却让苏糖头皮发麻。

他道:“阿落太不心了,妆都花了啊。”

苏糖顶着满脸问话,恨不得就此消失!

麻麻,这具身体脏了,她不要了!

石头在手里烫了又烫,到最后,归于死寂,如同认命一般。

亓恒勾起唇,人还没离开,声音却已经开始留恋,他温柔地整理了下阿落的身体,连着裙子的褶皱都抚平了,这才站了起来,“好了,我先走了,明再来看你。”

苏糖原先还想装死,可听到这番话,恨不得跳起来。

看什么看!

有种就杀了她啊!

将她困在这算什么大丈夫!

然而,无论心底怎么咆哮,面上却是一个字都不敢蹦出来,唯恐这病娇发现自己,接着再次毁她神魂。

复制体的神魂毁了便毁了吧,左右她回来了,复制体也没用了,可她的神魂不能毁,一旦消失,任务世界就会判定失败。

而失败的下场,就是养老无望!

苏糖憋屈的待在这颗石头里,想着等他不注意,附身到其他东西上,然后就自爆了这颗石头。

她就不信了,这一回,她还会这么精准地落在他脚下!

***

山洞外,修士们见亓恒出来,一个个立刻全都围了上去。

他们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言,纷纷询问着大魔头的动向。

“仙督,那魔头怎么样?”

“仙督,是不是需要加固一下阵法,那魔头实力可怕,可别冲破阵法,到那时,你我正道可就遭殃了啊。”

“仙督……”

亓恒似是心情不错,无论他们怎么吵,依旧瞧着唇角,到最后,还出声安抚他们。

要知道从前的霁月尊者,能不话就不话,大部分时间都是点个头,或者用眼神示意警告,如今能这么多话,定是明阵法无碍。

修士们放心了,已放行,便想到了十年一次的新人大比赛。

没了魔头,正道的新人入雨后春笋,多的让他们这些前辈欣慰,照这样的趋势,他们修真界迟早恢复往日的辉煌。

苏糖对于什么新人比赛兴趣浓厚,新人多的话,就代表她的机会多,不附身在人身上,便是附身在灵宠身上,那也是极好的啊!

这般一想,她整颗石头儿都激动了。

“狗子,你等会儿寻一个可爱点的灵宠,对了,最好修为要低一点。”

灵宠也是有修为的,修为差的,长得再好看那些修士也不会放在眼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