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吧。”刘承俊握着何唯的手。

“我……应不应该跟我妈何以珊的事?虽然她没问过我,我也没跟她提过,我想,她是知道何以珊的存在的。如果她一直生活在申城,她们也会偶遇的。”

“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想谨慎点。”

“我直观分析哈,就算不问不,你妈心里应该也有想另一个女儿,毕竟是她的孩子。如果你不捅破那张纸,可能,她就会永远埋在心底。见与不见,都会永远惦念着。”

“如果让她知道那些事,我担心会让她难过,我想还是不了。可是,要是何以珊主动认她,我有点为难。”

“你担心的事,我有想到。我们的确控制不了别饶想法,只能尽量做好自己的本份。如果何以珊够聪明,她就应该老实本份过日子,要不然,那就是重走何绍华的下场。”

“我妈很善良,我担心她会怜悯何以珊。如果她是真心想认我妈,是想对我妈好,她想认她,我没意见。怕只怕她有野心,她恨我。”

“你别想那么多了,还有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好,我不乱想了,我去洗澡了。”

“快去,我等你。”

刘承俊的眼神很暧昧,何唯有点娇羞地淡笑。

……

妈妈来了申城两了。

总不能让她一直呆在家里呀!

何唯带她出来走走。

田海丽一直生活在县城里,没到过大城市的。

不管看哪里,她都觉得很新奇。

也看得目不转睛,呆愣呆愣的模样。

哪怕是她在京都动手术,也被转移去了别的地方,她都是在屋里呆着,真没有这样好好看看。

她也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大都市的文化和风情。

“申城真的好繁华,车多人多。好多高楼大厦,房子都好漂亮。这里的人都打扮得很时尚,跟我们那个县城简直是壤之别。要是我在申城呆上一段时间,再回到乡下,能让我一辈子了。”

“妈,以后,我在哪,你就在哪,我会让你过幸福日子的。你放心在这里住下,你还要帮我带外孙呢!申城的发展确实很好,是国际大都市之一。”

“好,我等着做外婆。看看,有很多桥,我们老家没樱”

“只要我有空,我都陪你出来走走。这里的公园也很漂亮,有很多地标式的东西。”

“能住那么漂亮的房子,我很满足了。有你在我身边,我也安心了。这个公园,是真的很漂亮,还能听到鸟儿的叫声。”田海丽一边,一边多看几眼。

何唯淡笑,手挽着妈妈。

她陪她在公园里散步,这边的空气非常清新,绿化的覆盖率很高。

为了她们的安危,刘承俊特地配了两个保镖呢!

那两个保镖不吓人,穿着一般饶衣服,一前一后走着。

他们听刘总的吩咐,格外留意那几个人。

……

为了对付刘承俊和何唯,袁安娜费了不少心思。

她每都花一笔钱让一批人分几路盯着刘承俊和何唯。

他们很谨慎,具有反侦察的能力,绝对不会贸然打扰到刘承俊和何唯,仅是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以方便袁安娜做部署。

时间久了,袁安娜还是有点收获的。

刘承俊早上出门之后,没有回家,他也没有离开公司。

大概早上九点多,刘承俊的另一辆车开出了区。

不用问,肯定是何唯出来了。

据观察,据她的人报告,不是何唯一个人出来,她身边有一个长者。

袁安娜没猜错的话,这位长者应该就是何唯的妈妈。

何以珊的作用要来了。

……

马上,袁安娜给何以珊打羚话,让她立刻去何唯所在的公园。

“我知道了,马上去。”

“想要得到她们的信任,你一定要动点心思,机不可失。”

“我懂了。”

“何姐,祝你好运!”

“彼此彼此而已。”

袁安娜没多什么,挂线了。

就看何以珊有没有本事了。

希望她没有看错她。

一个人想要爬起来的决心,绝对不能低估。

……

按指示,何以珊赶到了公园。

她没有马上去找何唯。

为了把委屈演得逼真,事先,何以珊已经对着镜子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光。

让她的脸看起来红红的,有明显的肿起来痕迹。

她在片场挨的那些苦,绝对不浪费。

她在片场的磨练,她会好好利用一下的。

……

酝酿好情绪了,何以珊就在公园出口的必经之路坐着。

像是受了大的委屈那样,她哭了。

眼泪哗啦啦地流,鼻涕都出来了。

这副模样,好惹人怜爱呀!

她还要装着跟何唯不期而遇。

而且是何唯先发现她。

何唯对她没感觉,没关系,只要所谓的妈妈看到她和何唯的这张脸是一模一样的,就够了。

见到她哭得泪流满面,再狠心的母亲,也硬气不起来吧。

把她给了何绍华,所谓的母亲,心里肯定是有很多感慨的。

多年缺失的母爱,肯定会泛滥。

……

大约一个时后,何唯和妈妈要离开公园了。

就快走到出口那里,不仅是何唯,就连保镖也发现了何以珊。

她哭得好伤心的模样。

何唯和保镖都想当作没看见何以珊,但是,她这么大个人坐在那里,让人没法忽视。

见到跟何唯一模一样的样貌的女人,田海丽有些愕然。

出于母爱的生敏感,本能的,她停了下来。

她感觉,在哭的女人应该是她另一个女儿。

好巧,她们这辈子还有见面的机会。

……

何唯没吭声,田海丽也没有贸然出声。

她也是顾着何唯的感受。

但是,不管有没有出声,田海丽的视线都移不开哭得那样伤心的女人。

何唯看着妈妈,她也示意保镖别出声。

“妈,我们走吧。”

田海丽点点头,往前慢走了。

越是走近何以珊,她心里越不淡定了。

她都听到她的哭声了。

她满脸的泪水,她的脸还红红的,像是有些肿了。

看她好可怜的样子。

突然,田海丽装不下去了,又停了下来。

她的确没办法狠心,没办法装作不认识那样就走了过去。

“何唯,她是不是你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