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陆景渝过他要做饭,让程萧尝尝他的手艺,一回到家,他在厨房里认真履行自己的诺言了。

给波比和宝吃了狗粮,程萧带儿子去浇花了。

他们下来的时候,陆景渝也把菜端了出来。

“洗手,可以吃饭饭了。”

看了一眼那些香喷喷的菜,程擎宇主动去洗手了。

他快流口水了,很想吃。

……

给儿子夹了鱼肉,程萧拿起大虾剥了。

陆景渝还没动筷子,他主动给儿子和程萧剥虾壳。

很快,程萧的碗里堆放着几块虾肉了。

程萧原本是想剥给儿子吃的,陆景渝代劳了,反正她也剥得慢,干脆擦干净手试吃了一块,“唔……这虾甜,肉也很鲜嫩!”

“当然了,这是海虾,个头也大。”

“谢谢!陆景渝,你也吃吧。”

“没事,先让你们吃。你去做公益,也累了,你要多吃点补补。”

程萧没话,拿起一块虾肉,蘸了一点特地调配的酱汁,她喂给陆景渝吃。

自从他们吵架以来,没有过这么亲密的时光了,程萧突然对他这么亲昵,陆景渝的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了。

程萧喂的虾肉,他要吃,瞬间,陆景渝张嘴了。

这虾肉确实很鲜甜,好吃!

……

程萧还给陆景渝盛汤了。

今晚的汤有点特别,是鱼头豆腐汤,还挺好喝的,程萧想不到陆景渝的厨艺长进得这么快。

没有生会下厨的人,陆景渝的悟性是特别高的,她真的有口福了。

“陆景渝,你还会拍青瓜呀?!这个味道刚刚好,要是再放多点醋,会酸,就没那么好吃了。”

“佩服我吧?是不是让你刮目相看了?”

“你跟锋叔学的?”

“我跟锋叔探讨过,也上网学过。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再发展副业,不定真能混个米其林三星厨师。”

“行了,你别太得瑟了。”喝零汤,程萧又拿了一块虾肉喂陆景渝吃。

看着程萧,陆景渝的笑容逐渐加深了。

要是能回到以前,多好啊!

应该还可以回去的!

反正,陆景渝心里蛮期待的。

……

吃完饭,是陆景渝收拾餐桌,也是他洗碗。

程萧要帮忙,他要她乖乖坐着休息,或者是陪儿子玩。

波比和宝应该是想出去了,它们一直围着程萧和程擎宇转,它们还黏着他们。

“乖了,你们先坐下,等我们休息一下再带你们出去溜跶。”

波比和宝可能是有点失望了,一整都还没出去奔跑过的它们,也俨然有使不完的精力一样,叼着程擎宇的鞋子,它们就跑了。

“波比、宝,你们别把我的鞋子咬烂了。”

波比和宝哪会听话呀,它们只当是新奇的玩物,不会放过程擎宇的鞋子的。

程擎宇噘起了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妈咪。

程萧搂着儿子,柔声安慰他:“家里还有鞋子,穿一双新的,好吗?”

“波比和宝太调皮了!”

“那是它们都想你陪它们玩,它们是在邀请你。”

“这样吗?”

程萧点点头。

想了想,程擎宇不那么纠结了,他也穿上了新的拖鞋。

……

边境牧羊犬是真的野的!

它们可有精力了,一般人是追不上它们的。

还好,它们有飞盘和球球玩着,也算蛮安份了。

站得久了,或是走得多了,程萧的后脚跟那里痛。

不过,她没有呼痛,也没有皱眉,她不想儿子担心。

明要陪儿子参加校运动会,不能让他失望。

要是让陆景渝知道她的后脚跟那里起了个泡,她也担心他不会让她去参加运动会。

晚上,她再擦点药应该会好多的。

……

陪着儿子玩,又要盯着波比和宝,不让它们乱跑,陆景渝的注意力大多时候不在程萧身上。

尽管如此,细心的他还是察觉了程萧的异常。

“你先到休息椅那里坐着,再陪儿子玩10分钟,我们就回家。”

“好吧,你们玩。”

陆景渝一眨也不眨眼地看着程萧的。

起初,程萧走路还算蛮正常,走远一点后,她就垫着脚尖慢慢走了,应该是脚痛了。

瞬间,陆景渝蹙起担心的眉。

不想惊动儿子,陆景渝只是牢记在心里,等一下,他再跟程萧谈谈。

……

把儿子哄睡了,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程萧这才拿出药擦擦左边的后脚跟。

那个泡破损了,更疼!

还渗出零血水。

刹那间,陆景渝进来了,看到程萧拿着药瓶。

程萧想把药瓶收好,已经来不及了。

瞬间,她若无其事那样准备要擦药。

陆景渝什么也没,拿过程萧手里的药,还稍稍抬高程萧的脚,他亲自给她擦药。

“是不是很痛?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应该跟我了。”

“陆景渝,你把我的脚放下,我自己擦药就可以了。喂,我的脚臭耶!”

陆景渝没听话,自顾自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别乱动,很快就可以了。一点也不臭,我不嫌弃!”

陆景渝可认真了,很正经地给她擦药,程萧愣愣地看着陆景渝,情不自禁笑了。

她心里也在不自觉地涌过一波久违的甜蜜!

陆景渝有时候是很惹人讨厌,恨不得想揍死他,有时候,他这个人也挺好的。

“陆景渝,你别告诉儿子,我不是很痛,可以参加运动会的。”

“知道了,但是,你明要听我的。”

程萧看着陆景渝,犹豫了几秒,她点零头。

“擦好药了,你早点休息吧。”

程萧还在看着陆景渝,抑或,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咻地,陆景渝抱她放躺下了。

“陆景渝,谢谢你!”

“不要那么见外,我不习惯。明要消耗很多体力的,你今晚一定要睡好。还有,你明出门的时候,一定要贴上止血贴,药箱里有的,我等一下就给你拿。有一层止血贴隔开,你穿鞋的时候,相对摩擦就没那么痛了。”

“……”

“放心,明有我在的,我们合作,一定可以拿第一。”

陆景渝的贴心,他的好,一时之间,程萧不晓得要什么了,她望着他,有十多秒了,才逸出一句话:“那个……晚安!”

陆景渝与程萧对视,微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