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空降萌宝:总裁老公住隔壁 > 第486章 你敢说我儿子过敏不是因为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86章 你敢说我儿子过敏不是因为你?

程萧把陆景渝叫成她的男人,还陆景渝根本不爱她,王馨可激动了。

马上,她吼着还击。

“呵……自恋?你才是自恋的那个贱人!陆景渝爱的是我表姐,你什么也不是,你仅是犯贱贴上去而已!”

程萧冷笑,她觉得王馨真的好可悲!

她就是不让王馨好过,继续怼她,继续让她伤心。

王馨越是在乎的东西,她就要跟她抢。

“我犯贱?抱歉告诉你,还真的不是我犯贱贴上去的,是陆景渝要贴着我的!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都是他要睡我的。”

“……”王馨被气得不轻,眼珠子好像都要瞪出来了。

她真的很讨厌程萧,好想她彻底消失。

“他爱你表姐?一个死人,有什么威胁?那也是过去了,陆景渝现在爱的人是我!我上来找你,就是他许可的,我打你,也是他同意的!”

“滚!”随着沙哑的吼声,王馨双手都紧紧地抓成拳头状。

怒不可抑,两个拳头都在不自觉地抖动着。

她眼里的恨意,恨不得瞪死程萧。

程萧笑得妖娆,嘲讽:“你越是生气,我越是高兴,我就不滚!”

气急败坏,王馨抓起她的早餐朝程萧砸了过去。

即刻,程萧闪躲了。

撒出来的粥太多了,有的还是泼到了程萧的裤子上。

刹那间,程萧双眸燃起了灿烂的火焰,咻地,她一把拽住王馨的头发,另一手掐着王馨的脖子。

冷硬的声音,是从牙齿缝迸出来的。

“我很郑重警告你,别再动我儿子一根头发,要不然我真的会掐死你的,谁也救不了你。”

程萧的凶恶面容也很狰狞,那股狠劲也莫名地让权颤。

王馨的粥还烫的,撒在她裤子上了,有些烫,但是,程萧顾不上清理了。

这一刻,她也是真的想掐死这朵无耻的白莲花的。

……

即便是脖子很难受,王馨还在辩驳:“你儿子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无耻!”

“你敢我儿子过敏不是因为你?陆景渝全都告诉我了,我儿子就是吃了你给的蛋糕才会过敏。贱人,你会不知道蛋糕里有奇异果?你会不怀疑他是陆景渝的儿子?我儿子三翻四次阻止你亲近陆景渝,你会不恨他?”

“……”

“我儿子仅是一个三岁多的孩子,真无邪,活泼可爱,他凭什么要接受你无耻的算计?你竟然对他下手,你的心是黑的,毒如蛇蝎,白瞎了你柔弱的外表!”

“我没有害你儿子,我不知道蛋糕里有奇异果,蛋糕是粉丝送的,你别含血喷人!贱人,放开我!”

王馨被抓痛了头皮,尖叫着。

被程萧掐着喉咙,她也在奋力挣扎。

可是,她根本挣不开程萧死掐着她脖子的手。

“是哪个粉丝送你的蛋糕?你找她出来对质呀?我有的时间奉陪。”

“那么多粉丝来看我,我哪记得是谁送的蛋糕?”

“不是不记得,是你根本就在耍赖!因为你不敢找她出来对质,因为你心虚了,因为就是你叫她在蛋糕里放奇异果的。”

“不是……不是……我不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立时,程萧更用力扯王馨的头发,疼得王馨呱呱剑

程萧不再掐着王馨的脖子,她用力打她的脸。

既然这个贱人那么喜欢装,还不肯认错,还不肯道歉,那她就打肿她的脸好了。

啪……

啪啪啪……

一下接一下地两边脸来回打,王馨双手根本阻止不了程萧的节奏,她哭出来了。

而且,王馨这副模样狼狈极了!

“啊……啊……别打了……呜呜呜……呜呜呜……”

“既然你这么黑心,我就打到你有良心为止。告诉你,我程萧一点也不好欺负,我儿子绝对不是你能打主意的人,他是我的命根子,他是我舍命都要保护他的人。”

“……”

“你那样整我儿子,我忍无可忍。你知道我看见他脸上有抓狠,身上有红疹有红疙瘩,我的心有多疼吗?你知道过敏的症状有多痛苦吗?”

“呜呜呜……呜呜呜……”

“自己做了坏事,欺负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你好意思哭吗?你知不知道,过敏症状要是抢救不及时,会死饶?”

“……”

“你的心怎么那么毒?你冲我来,算在我头上,欺负我,我都无所谓,我还可以忍,可你的毒手伸到了三岁多的孩子身上,你不觉得羞耻啊?”

“呜呜呜……我没想过要他死……我是很讨厌他,可我不想害人,我只是想探一探他是不是陆景渝的儿子。”

王馨承认了,程萧不再打她,也不再扯她的头发。

她冷冷地瞪着极狼狈的王馨,心里不禁有点唏嘘。

“有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吧?把自己的人品都败完了,你舒心了?自己明明抓着一手好牌,打糊了,你不觉得自己很悲哀吗?”

“呜呜呜……呜呜呜……”王馨只顾着哭,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她双手也是捂着脸。

“你心心念念的男人根本不爱你,你还要为他自毁前程,值得吗?”

“……”

“比起很多人,你已经很幸运,也该知足了,可你根本不懂得珍惜自己拥有的。”

“……”

“勉强得来,又有什么意思?”

“……”王馨只是哭,没有任何辩驳。

“我再一次郑重警告你,千万别动我儿子,要不然我不仅是像今这样打你,我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的!你好自为之,自重!”

搁下话,程萧离开了王馨的病房。

王馨还在哭!

……

程萧走后,门外守着的私人看护进来了。

王馨的早餐撒了,她们重新给她准备。

病房里脏了,乱了,她们也要收拾。

好狼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耻辱,王馨还是哭得很伤心,很难过,心里也有浓浓的恨意和怨气。

是她蠢,是她没有程萧聪明,她不甘心又能怎样?

哭是唯一的发泄情绪,王馨继续大哭特哭,她的心真的好痛!

程萧离开后,私人看护也给陆景渝发了信息汇报。

陆景渝仅是回复三个字:知道了。

他并没有安慰王馨的任何意思,也没有帮她,这完全是王馨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