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位面大轮回 > 第234章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34章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咦,这人不仅钱袋跟我一模一样,就连钱袋里的钱,都跟我分毫不差。当时是跟小爷我有缘的紧,活该被我打劫啊!”

白胖青年,不知是脑袋缺根筋,还是怎么得,居然没有想到,武秋生手上的钱袋,是从自己腰间顺来的。

只见他一脸欣喜的,从武秋生手中,夺过钱袋,如同守财奴一般,仔仔细细点了一遍,然后努力的装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对着王阳明道,“你同伴全身上下,只有十八两六钱。这点钱,可不够买你们二人的命。如果你也拿不出财物的话,就休怪小爷不客气了。”

白胖青年,那拙劣的演技,看的王阳明有些想笑,但因为之前和武秋生约定过,要体验一下被强盗俘虏是什么感觉,他只能忍着。

好容易在武秋生眼神示意下,憋住了笑,王阳明抓了抓脑袋,露出一副苦恼的神色道:“可是……可是我们俩所有的财产,都在那个钱袋里,就算我们想多给大爷一些,也变不出来啊。”

“这倒也是。”白胖青年,很是郁闷的抓了抓脑袋。

在问话之前,他就仔细打量过武秋生和王阳明,发现眼前的二人,身上穿的都是短卦,全身上下,似乎真没什么地方,可以藏钱的。

这胖子,虽然脑袋不太灵光,可前些日子,一直在强盗窝厮混,多少也知道一些,强盗们做一次买卖,大致能有多少收入。

那些强盗,外出一次,少的能收获上千两纹银,多的时候甚至能够收获上万两,运气好的时候,还能得到几颗修炼用的灵石。

对比这些人,白胖青年虽然在这次打劫中,身家翻了一番,但收入着实太少了一些,可谓是出师不利。

白胖子郁闷了好一会儿,终于摆脱了这种负面情绪,他指着武秋生和王阳明道:“既然你们没钱,那就只能用命来抵了。”

武秋生正寻思着,这货怎么这么不给机会,居然要杀人的时候,却听他话锋一转道:“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就被我收编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大,等哪天,你们帮我抢到了一千,不,一万两的时候,我再允许你们,脱离我的团队。”

白胖青年的这番言论,差点让王阳明大笑出声,他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武秋生,小声道:“秋生,我们似乎遇到了一个二愣子,要不下次再体验?”

“唔~”武秋生也觉得白胖子不太靠谱,点了点头道:“那就下次再体验吧。”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再说些什么?”脑回路不正常的白胖青年,已经把两人默认成了自己的手下,见两人私下嘀咕,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蔑视,不由大声吼道。

“没什么,我们只是觉得奇怪,刚刚还能看见大爷你的船,现在怎么看不到了!”武秋生用言语吸引白胖青年的注意力,而王阳明,则暗暗调动法力,催动风浪,让白胖子的船只,试想湖中央。

“怎么可能,我的船不是好好地停在那……”白胖子的话只说了一半,整个人突然愣在了当场。

原本他下船的时候,湖面风平浪静的,他的船即便会移动,也跑不出多远。

然而当他回头,准备把座驾,指给武秋生看时,却发现自己的船,在大风的推动下,已经飘出了很远,几乎快要脱离他的视线范围了。

“我的船,我的船!”

这艘船的价值,可比白胖青年钱袋里的那点银子,要值钱多了。

因此,他也顾不上武秋生和王阳明两人了,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冲入湖面,朝着船只喷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胖子终于追上了自己的船只,然而当他回头,想要再找武秋生和王阳明二人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二人的踪影。

……

……

陆家镇码头,是附近最为繁华的地段。

无数做生意的商人,往来于此。

大大小小的船只,停满了整个码头。

武秋生和王阳明,‘告别’了白胖青年后,一路向西,于傍晚时分,来到了陆家镇最大的客栈中。

客栈房间中,武秋生和王阳明,相对而坐,在两人面前,各自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

这茶可不是普通的茶,而是用丹药浸泡而出珍品。

只有王阳明这样的圣院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享用。

武秋生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顿觉回味无穷,更为奇特的是,一口茶下去,他对天地自然的领悟,似乎也加深了几分。

“怎么样,我们圣院的悟道茶还不错吧!”王阳明看着武秋生一脸享受的样子,忍不住出言道。

“悟道茶、悟道茶,当真是茶如其名,喝下之后,不但让我神清气爽,对于道的领悟,似乎也加深了几分。这样的好东西,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说话间,武秋生忍不住,又喝了一小口。

王阳明闻言,却是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以为这悟道茶是大白菜啊,这可是我们圣院,有数的珍品,就算是我,也要费大力气,才能拿到。

这次跟你分享的,已经是我一年三分之一的量了。”

武秋生一边回味着悟道茶,一边道:“哦,居然这么珍贵,那我们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们可要抓紧,悟道茶提升我俩悟性的这段时间。

传说,长生境界的大能,时常会开有丹元大会,交流各自的心得。

今日我们虽然没有用来的交流的丹药,却喝了这用丹药炮制的悟道茶。

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也学丹元大会那样,交流一下各自的心得吧。”

王阳明道,“正所谓理越辩越明,如果秋生你愿意,和我分享你的经验,自然是最好不过。

一次性开辟十二万九千六百个窍穴啊,这等强悍的功法,当真让我神往。”

王阳明,如今正处于蜕凡境界,他这所房子,盖得还不是很高,从现在开始加固,固然难度大了一些,却要比突破到长生境界后,再扩充容易许多。

武秋生道:“和你交流没问题,以你我的交情,我甚至可以倾囊相授。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提醒你,我的功夫,还远远没有达到自成一家的地步。

孔圣的儒道,佛门的佛法,道家的道术,人人都可学。

这是因为,几位圣人,已经把他们的学说,推演到了极致,真正达到了自成一家的地步。

而我距离他们,还差的很远,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学我的功夫,那么我有八个字,不得不告诉你。”

“秋生请讲。”王阳明郑重道。

武秋生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我能够把这条路走通,不代表你也可以。”

王阳明虚心受教,点头道:“这个道理我岂会不知。

早年间,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和秋生你那八个字,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哦?哪句话?”武秋生放下了茶盏道。

王阳明微微一笑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如魔道!”

武秋生道:“此话可是出自降龙罗汉之口?”

降龙罗汉,也叫济公、或者道济和尚,他是被近千年来,佛家最为惊艳才绝的人物。

佛家的出现,比儒家早了许多年,家底也丰厚了无数倍。

儒家只有孔丘一位圣人,而佛家却有三位,分别是过去、现在、未来三圣。

这三位圣人皆言,降龙罗汉,有成佛的资质。

佛家的罗汉,等同于儒家的大儒,道家的金仙,都是长生第九境的存在。

长生第九境之上,还有两个境界。

儒家称之为虚圣、亚圣,道家称之为大罗、准圣。

而佛家称之为菩萨、佛陀。

一个人有成佛的资质,差不多已经是对那个人最高的评价了。

因为,证道圣人,可不单单是资质逆天,那么简单的,还需要很强的运势。

王阳明点头道:“没错,此话确实出自降龙罗汉之口。可惜世人都只知道这前半句话,却不知道后面还有半句。”

武秋生微微沉吟了片刻,道:“那么阳明你到底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王阳明闻言却是笑了,“我这里刚好也有八个,寻门而入,破门而出。”

“好一个寻门而入、破门而出,阳明兄能有这样的见解,那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武秋生抚掌大笑,然后开始传授王阳明国术。

之前两人谈话,并没有用传音入密之法,而此时此刻,武秋生传授时,却是用上了这种方法。

武秋生这次传授,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初学内功,如果没有人引导,拿着一本武功秘籍胡乱修炼,那么九成九以上,会走火入魔。

而刚开始学习国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师傅,在身边指导,那么十成十,会把人练成终生残废。

当然,以上的言论,只是针对普通人说的。

王阳明的身体,经过才气的洗礼,本身的底子十分深厚。

以他堪比化劲巅峰的身体素质,自然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损伤,但是没人教的话,入门会无比艰难,这是肯定的。

武秋生从站马步,三体式,这种最为基础的功夫,开始传授,最后一直说到自己如何突破丹劲,以及在见神不坏上的一些心得体会。

当然,所谓道可道非常道。

道不可轻传,轻传不为道。

武秋生虽然已经倾囊相授了,但很多事情,并不说教了你,你就一定会的。

否则死神来了世界中,以吴老头的师门传承,也不可能只剩下他一个抱丹强者。

武秋生教是教了,最后能不能突破对应的境界,还是要看王阳明自己。

……

……

陆家镇,位于风平湖附近,这里商贾往来密集,然而因为它独特的地理位置,这个三不管的小镇,绝对算不上一个好去处。

在这个地方生活,处处都要留一个心眼。

举个例子,如果你住进了陆家镇的客栈,那么你说话就要小心了。因为你的对话,很可能会一字不落的,传入客栈监听者的耳中。

然后,被这些监听者,卖给有需要的买家。

武秋生和王阳明的对话,除了传音入密的部分,其余的都被客栈内的监听者,完全听了过去,并且一字不落的,送给了白胖青年。

之所以用送这个字,而不是用买这个字,是因为白胖青年根本不需要出钱,因为他老爹,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

说来也巧,武秋生二人选择的投宿地点,刚好是白胖青年的家。

此时此刻,白胖青年,正拿着手下送来的谈话记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这两个家伙,连我都打不过,却在房间说什么自成一家,说什么降龙罗汉,他们难道是白痴吗?”

白胖青年的脑回路,固然清奇,但他也知道,自成一家是什么概念,降龙罗汉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就这好比一个要饭的说,自己谈成了一笔几千万的买卖。

一个生活无比落魄的人说,他有一家公司要上市了。

被人听到,别人不会对你产生佩服之情,只会认为你是在吹牛逼,甚至还会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来看你。

此时此刻,白胖青年就感觉,自己遇到了两个智障。

想到自己差点收了两个智障,做自己的手下,白胖青年就是一阵恼火。

甚至,一度产生了杀人灭口的冲动。

这种冲动,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陆家镇的天空,突然飘来一朵乌云。

乌云上漆黑一片,妖气滚滚,站在乌云上的那个妖怪,浑身缠绕着凶煞之气。

如果有突破到神变境界以上的强者,甚至能够看到,这个妖怪周身,被无数厉鬼缠绕。

这些厉鬼,都惨叫、哭嚎着,要取这妖怪的性命,然而这妖怪,却置若罔闻,对于厉鬼的攻击,视若无睹。

无论是人,还是妖,想要飞翔,那么至少要达到蜕凡第八境——金丹境界。

这个境界,在整个九州大陆,或许算不上什么。

不过,对于陈国这种,来一个长生境界的导师,都要举国震动的小地方,却是了不得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