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快穿之宿主快跑天道来啦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这个乞丐是大佬(27)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三十四章 这个乞丐是大佬(27)

王爷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光彩太过生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久病垂危的人。

可这一点不单单只有她知道,连闵望冬还有丞相都知道吗?他们是和她一样是看出来的还是从一早就知道这件事?

“但是五小姐,如果老爷和大小姐都知道王爷没病的话,为什么老爷不愿意让大小姐嫁给王爷?”小婢女看着闵守秋,脱口而出的问题却让闵守秋愣住了。

对啊,如果都知道王爷是装病,那他为什么要装病,丞相又为什么说什么都不让闵望冬嫁给王爷,甚至宁愿冒着钻懿旨的空子被皇上严惩的危险?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闵守秋的脑海中慢慢浮现,会不会,王爷装病就是因为丞相?

这道懿旨下的也蹊跷,听说王爷和陛下的关系一般,并不算好,一个没权没势的王爷任谁都不可能把闵望冬和他联系在一起,偏偏陛下,却要下这么一道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旨意,至少在明面上,对陛下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是了,就是这样!

蓦然抬头,闵守秋的眼里闪过一道不可思议的光芒,转而又慌张抓住了薄毯,甚至不敢去想自己刚刚那个荒唐的想法。

如果陛下王爷做这些都是为了对付丞相的话,那么只能证明,丞相做了什么让陛下容不下他的事情,为这个国家人民所爱戴的好官,除了暗中谋反,闵守秋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这个想法在脑内爆炸溅起火化四落,思绪被扰成一团乱麻,顾不得什么嫁不嫁的问题,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包包的严严实实的合欢散放在了婢女手中,和婢女说出了自己需要她做到的事情便匆匆的劝走了婢女。

夜已深,房间内的烛火已经熄灭,黑暗中的榻上,静静的坐着一个身影,双臂撑在两边,低着头,黑夜照不清她的面容,细微却带着沉重的呼吸声飞散在这个空间当中,廉价的布料上沾上了水渍,不知是从什么地方滑落至此。

闵报国,终究是她的亲生父亲。

……

为了防止闵望冬做一些妨碍他们计划的事情,闵报国将闵望冬禁足在了自己的院内,没有他的允许不准跨出院子一步。

闵望冬急的在院里哭,她什么都想好了,但唯独没想到自己爹爹的态度会如此坚决,前一世是她不愿意嫁找爹爹闹爹爹才想出了这个下策,但这一世,她愿意了,爹爹却不愿意了,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坐在院内的石桌边,桌上的糕点水果全被扫落在地,将头死死的埋在石桌上,闵望冬不住的抽泣,她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了,真的不想了。

其他人都在收拾着满地的狼藉,小婢女看到了,默默的走到了闵望冬身旁。

“小姐,老爷不同意这门婚事似乎也是因为他知道宁王没有生病。”

小婢女的话似乎是提醒了闵望冬,抱怨声戛然而止,恍然大悟的抬头,闵望冬才终于注意到了重点。

“爹爹为什么会知道王爷根本没生病?”她知道是因为前世的原因,那爹爹呢,他为什么会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依然不肯让她嫁给王爷?

“不对,爹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小翠。”

“奴婢在。”小婢女退后一步,行礼。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打听出爹爹到底还有什么关于王爷的事情在瞒着我。”

“可是小姐,我也不能出去。”小婢女显得有些为难。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闵望冬想着,看了小婢女一眼,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一个办法。

“你拿着我在爹爹寿宴上所需要用到的衣裙,就说尺寸大了需要改,只要不是我出去,这些守卫会放你出去的。”

“是,小姐。”小婢女低着头,小声应承,在无人看得到的地方勾出了一个小心思得逞的笑容。

出了相府,因为害怕有人跟踪,小翠特意真的去了一趟华裳坊,在店老板那里打听出了后门,直接溜了出去。

因为知道风潇潇在王府,从华裳坊后门走出,小翠已经换了一身衣裳,还好小神仙有先见之明的给了她一些银两,这样的伪装最起码一般人不会怀疑。

匆匆来到王府门口,小翠却被王府门口的守卫拦在了外面,不敢声张表明了自己是来找知樵的,侍卫只是怀疑的看了她一眼,放弃了通报的打算,众所周知,知樵小姐没有朋友,他们王府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张凤这几天在朝堂的表现还算不错,被户部尚书为难了好几次都巧妙的化解了过去,起初他以为户部尚书只是不愿意接受新鲜血液,可过了这么几日,他发现根本不是这样,这户部尚书分明就是奉了谁的命令故意为难他,并且他还发现了一些账目的问题,所以来到了王府准备找从不上朝的李黔宁商量。

刚下马车,就看到了被拦在王府外焦急的小翠,上前询问了一番,得知她找的是知樵,张凤想了想,最终带着小翠走了进去。

“谢谢大人带奴婢进来。”走在张凤身后,小翠小声开口。

背着一只手转身,张凤显得谦谦有礼,秀才的书生气质尽显,温和一笑,“此等小事,姑娘大可不必太放在心上,知樵小姐大部分时间都会和王爷在书房,姑娘随我一同走便可。”

“嗯嗯。”乖巧的点着头,小翠小心翼翼的走到张凤的身后,小巧的脸蛋上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红晕,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张凤,复又垂下,脸上的红晕便会更显一分。

随着张凤来到李黔宁的书房,果然如张凤所说,风潇潇正大摇大摆的坐在书房内,两条腿搭在檀木椅上,一手拿着红薯烙靠在另一边吃的香甜无比。

看到穿着绿色衣裙跟着张凤走进来的小翠眼睛一亮,正好最后一口红薯烙入了嘴,站起身来拍拍手走上前,有些油腻腻的小手顺手在张凤的青灰色衣袍上擦了擦,留下了两排爪印才一脸惊喜的拉起了婢女。

“哟,小丫头舍得来看我了呀。”爱不释手的扭着小翠圆圆软软的脸蛋,风潇潇笑的牙不见眼,她可喜欢这个小丫头了,长得萌萌的,而且还穿着她最喜欢的绿色衣裙,怎么看怎么可爱,恨不得抱在怀中左搓搓右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