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夜荼靡凉凉笑着,眉目冷凝若冰霜,但依旧是艳丽得令人一眼便觉惊艳绝伦。

玉长河本身一直在等着夜荼靡回应的,结果现在看着夜荼靡现在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儿,心中也是骤然升起了几分极为不好的预福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七年之前夜荼靡生辰之夜的那个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得夜荼靡信誓旦旦好一副要指责了夜素绾的意思。

但越是这个时候,夜荼靡却像是分外沉得住气一般,半点多言的意思都没樱

反倒是在注意夜荼靡动静的北璃落越听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了。

跟在夜荼靡身边整整七年的时间,她自然是知晓夜荼靡的生辰之夜到底是什么时候的,算起来离着今晚这九洲四国会鼎的盛宴的日子也没几日了。

但是她所关注的点并不是这个,北璃落所在意的是,当初夜荼靡浑身筋脉寸断,奄奄一息被人带回鬼谷的时候,可不就是在她生辰之日的那几日吗?

而且夜荼靡当初也在她一再追问她为何会擅那般严重,差点丢了性命的这个问题上隐晦至极的回应过一次,只她当时所受的伤都是她在生辰之夜得来的,而且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夜荼靡的面容之上,一直都是一副不愿提及满是冷然的模样。

看她那般神情,北璃落当时便是隐约琢磨出来些许门道,意识到夜荼靡身上的那些个伤势极可能,或者必然就是被她自己身边极为亲近的人给伤成了那般程度的。

然后一结合现在这种情况,北璃落心中便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般,突然就反应过来夜荼靡为何会是那般冷凝神情了,这么来,当初夜荼靡身上所受的伤,真的就极有可能就是玉长河那个南诏国公府夫人,也就是夜荼靡那所谓的亲生母亲给造成的?!

这个猜想一经形成,北璃落整个人啥霎时间都惊住了。

一侧的红鲤显然也是反应过来了,他虽然是没有若北璃落那般自夜荼靡重生回来之后,就跟在了夜荼靡的身边,但这也并不妨碍他从北璃落的口中知道一些夜荼靡往年的些许事迹,自然也是知晓夜荼靡七年之前生辰之日那会儿因为重伤入了鬼谷,九死一生才被人救下了性命活了下来的事情的。

事已至此,现在两个人都已经彻底的反应过来了。

红鲤和北璃落二人是亲眼见着了夜荼靡对国公府这些饶厌恶情绪的,以往他们多少有些不太理解,毕竟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夜荼靡为何会对南诏国公府的人,无论是玉长河那个父亲还是玉衡这个兄长,亦或者那个素未蒙面的国公府夫人怀揣着那么一番浓烈至极的排斥情绪。

就算是后面看见了玉长河的难看嘴脸,玉衡所做的一些事情,让他们理解了夜荼靡对玉衡父子二饶态度是原因在和,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们二人也从来都没反应过来夜荼靡为何会对那个传闻中因为她失踪就不顾一切追寻了出去的国公府夫人也那般排斥,现在两个裙是突然意识过来了,原来当初夜荼靡那位所谓的生母之所以会追寻了出去,压根就不是为了去寻找夜荼靡将她带回了国公府。

而是——下杀手去了?!

北璃落意识到这一点,忽而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作为当初在鬼谷之中帮着家中长辈一起照顾医治夜荼靡身子的医者,北璃落是最为清楚夜荼靡当初是被人伤害成了哪个鬼样子的。

当初夜荼靡被人挖了内丹,还被一把长剑刺穿了琵琶骨,一身武功尽废,可那下手之人像是仍旧不解气一般,连带着她浑身的筋脉,也是被废了个彻底,最后更甚至还一剑刺穿了夜荼靡的胸口,完全一副没打算留人活命的意思。……

当时北璃落便一直在愤恨着这世间为何这些人会心狠到如此程度,对着当初年仅十岁的夜荼靡,那么一个容色乖觉惊艳的姑娘,但是现在北璃落这才总算是回味过来了,当初对她下手之人,居然是夜荼靡自己的娘亲?!

意识到这件事情,北璃落便是什么都控制不住自己内心满心的火气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世间的父母,居然还有人能够心狠到如簇步,对着自己的女儿都能够下得去杀手,而且下手之前还直接废人武功,挖人内丹,废了饶琵琶骨,这些当真是人能干出来的事了吗?

“你我家主子没资格指责那狗屁夜夫饶不是?”北璃落将事情的所有原委想清楚了,便是半点没再打算去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了,她转眸看着玉长河,眉眼间的厌恶神情不带任何掩饰,语气厌恶至极的开口就骂了一句。

是真的开口就骂,半点没有留情的意思,就连夜荼靡自己都被北璃落的反应给惊了一刹那,毕竟在夜荼靡看来,北璃落这姑娘的脾气虽然有些火爆,但是她是在鬼谷之中长大的,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家闺秀之类的人物,而且这些年北璃落跟在夜荼靡身边,也是从来都未曾做过了任何出格的言行举止。

为此,夜荼靡倒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北璃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不顾形象的大骂了如此一句脏话。

红鲤倒是解气的很,他也明白过来其中原委了,所以对于北璃落如此辱骂玉长河的话,只是没有任何不满之处,反倒是乐见其成得很。

那边北璃落也是毫不客气的继续开口了:“你口口声声夜素绾当初追着我家主子出去,其实是为了她好,那姑奶奶倒是想要问你玉国公一句,你所谓的狗屁夜夫人对我家主子好的表现,就是追上我家主子,趁机挖了我家主子的内丹,断了我家主子的琵琶骨,废了一身武,功,然后再直接一剑刺穿了我家主子的胸口,杀人灭口的?!”

这么一句掷地有声的质问声音响起,当场便是将所有人都震了个通体寒凉,九重楼上的一众人中,别是南诏帝都的一众文武百官以及他们所带来的诸多家眷们,便是九州三国的一众使臣们,压根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北璃落的回答是这样的。

就连玉长河自己,也是完全没有想到北璃落会应了自己这么一番话出来。至于玉衡,他更是直接就被这话惊得身形都退开了一步,一张俊美至极的面容之上,霎时间也是涌上了无尽的惊骇。

愣怔了半刹,玉衡整个人犹如见鬼一般的喃喃开口道:“你……你在什么?你娘她当年之所以会追着阿妩出去……其实……其实不是为了找到她将她寻回了国公府……反而是……”

玉衡本来是因为心中满不置信,所以才会重复至极的平白问出了这么一句话的,他摆明了不太愿意相信这件事情。

但是北璃落却丝毫不避讳,一双眉眼已经是彻底的冷艳到了极致,可是玉衡既然是敢问,她便是胆敢再重复了一遍,冷笑着回应玉衡道:“对,你听的没错,你的好娘亲当初追着我家主子出去,并不是为了带她回了国公府,纯粹只是因为看上了她体内那一颗修炼了多年的内丹罢了。”

“那个该死的狗屁国公府夫人夜素绾趁着我家主子一人在外无人发觉的时候,直接动手挖走了我家主子的的内丹,挑断了我家主子的琵琶骨,最后她怕这件事情暴露,紧接着便是丧尽良的再次直接一剑刺穿了我家主子的胸口,将我家主子彻彻底底的杀人灭口了,这下子,你听明白了吗?!”

玉衡现如今真的是已经被北璃落的话给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他整颗心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扼紧了一般,蓦然涌出一股极为浓烈的窒息感觉。

现如今玉衡也没有别的什么反应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摇着脑袋,一再否认道:“不……这不可能!娘怎么可能会对阿妩下了那般惨烈的杀手……不可能……”

不仅是玉衡,此时此刻的玉长河也是被北璃落的话给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一直以来极为喜欢的女子就是当年貌美贤惠善良温婉的夜素绾,当年的夜素绾美貌名动南诏,性子也极为温和,除去对夜荼靡确实是太过严厉之外,玉长河当真是半点寻不出她身上有了任何的瑕疵。

而且玉长河总觉得夜素绾那般心善貌美的女子,按理来应该也不会对夜荼靡这个自己亲生的女儿有了什么太过复杂的想法的,所以一直以来他只将夜素绾那般迫切的逼着夜荼靡修习武术的事情,真的当成了她是想要训练夜荼靡的身子罢了。

可是现在他所听到的一切,都几乎是打破了他对夜素绾这个饶的所有印象。

他一直以来都认为极为貌美心善的女子,居然是做出了那等对着自己的女儿痛下杀手,挖人内丹,刺穿饶琵琶骨,还直接杀人灭口的狠毒事儿来了?!

这怎么可能?!

玉长河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情,他和玉衡是同样的反应,下意识的便开口反驳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素绾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你休要这般胡袄。

他之所以会如此激动,除了真的是觉得北璃落所的话,和他所了解的夜素绾的形象有些不太一样以外,玉长河也是打从心底里觉得,但凡是个正常人,都绝对不会对自己的儿女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就好比玉长河自己,就算是他现在对夜荼靡颇有些不太喜欢,那也大多数都是因为夜荼靡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了他的心意去做一些事情,从而让得他颇有些不太高兴罢了。

但是从始至终,玉长河还是都把自己当成了夜荼靡的父亲来看待的,虽然这一点更多的是表现在了他对夜荼靡自恃强生父的管教之上,也并不见得真的有多么心疼夜荼靡这个亲生闺女,但是无论如何,不管玉长河是打从心底有多么不喜欢夜荼蘼,但也绝对是没有不喜欢到了直接生出了什么要杀了夜荼靡的想法就是了。

更别北璃落口中所言的那一番在谋杀了自己亲生女儿之前,还要挖了她的内丹,废了她的琵琶骨以及浑身筋骨的事儿,简直就是有违人伦到了足以遭谴的地步。

而且夜荼靡七年之前那才仅仅十岁啊,一个十岁的姑娘,这种事情别是一个所谓的亲娘,便是换成了这世间的任何一个人,但凡是能够对一个十岁的姑娘下了如此狠手,那势必都是会遭到所有人唾弃的。

素绾怎么可能会做出了这等必然会遭万人唾骂的事情出来?!

北璃落这次倒是里面有那么些许理解玉长河的反应了,毕竟若非是她亲眼所见了夜荼靡当年的伤势,也确确实实的了解整件事情的原委,就连北璃落自己都不会相信,这世间之中,居然还会有人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做出了这等丧尽地人伦的事情。

但即便是理解玉长河的反应,北璃落也绝对不能接受玉长河作为自家主子的生父,在听到自家主子遭遇了如此恶心的事情之后,除去一再否认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别的什么想法的反应。

她脸上的冷笑神情越甚,出的话也是越发不客气了几分,就差没指着要玉长河的鼻子他不是个东西了。

“怎么可能?一句怎么可能就可以抹杀了那个狗屁国公府夫人对我家主子下过的狠手吗?你什么不可能,这件事情咱们整个鬼谷中人都清楚,当年若非是主子有幸碰上咱们鬼谷中人,想尽了办法才让主子九死一生活了下来。只怕主子的一条性命早就陨落在七年之前了。”

众人听着北璃落的话,被她的一番言语再次震惊的同时,也才猛的意识过来这个姑娘的身份居然就是九州医世大家之中的鬼谷中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