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妖孽奶爸在都市 > 第1345章 仙殿之主齐道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345章 仙殿之主齐道临!

罗域,通山!

通山位于罗域正中之地,坐拥十数条灵山大脉,南面靠海,传闻数万年前,有外异宝落入此处,而后便早就了仙殿的诞生。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灵雾在山中弥漫,精气如龙奔腾,将这笼罩方圆数万里的秀丽灵山点缀得如同人间仙境。

而在山中,有着一座宛若宫一般,恢弘无比,肃穆威严的巨大宫殿。

宫殿核心之地,气氛很是沉闷。

倘若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在地面之上正坐着一道身影,那道身影身穿紫金袍服,一头银发,双眸微闭。

他虽是一动不动,身上也没有半点真元波动,但那种隐隐间散发出来的威压,却是令得四周的虚空都有些凝固。

“失算了……”

随着一道似是呢喃般的声音响起,便见那道身影缓缓睁开双目,眸中乍现出一道雷霆,似是意外。

此人便是仙殿之主——齐道临!!!

与此同时,虚空中再度有着一道似是沙哑与苍老的声音响起:“此子在我的推演之外,或许是道当年布下的一个局。”

“道……”

齐道临闻言轻笑一声,眼眸深处有着冰封一切的气息涌动:“道当年不是为了阻止你等入侵葬仙星而崩溃了么?难不成在那之前,她便布下了这个局?”

罢他微微回首,目光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石壁,在那处,有着一团绿色荧光蠕动不已。

“极有可能。”

绿色荧光化作一张丑陋面孔:“你别忘了,道虽死,可仍旧给留了一线生机,我让你抓回来的那丫头不就是她留下的生机?”

“道化身……”

听得此话,齐道临双眼不禁一眯:“我仙殿布局了这么多年,不能因此饶出现而产生变故。”

“你仙殿现在很危险。”

前者道:“我推算到叶东离的尸体不见了,此缺年与我来自同一世界,不可轻视。”

齐道临皱眉不言。

“其次便是前些日子那位嬴,此人似是修炼了一气化三清之术,当日你并未将其斩杀,一旦让他成功融合黑棺中的法身,你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绿色荧光化作的面孔似是扭曲:“最后,还有姓叶之人,他能够斩杀火殿主,甚至是承受你致命一击而无事,恐怕战力与你也不相上下。”

“够了!!!”

齐道临忽然冷哼一声,寒声道:“姓穆的,当年若不是我救下你,你早已魂飞魄散了,而如今这一切皆是我按照你的要求做的,到了这一步,你便只会指责于我么?”

“嘿嘿……”

绿色巨脸桀桀一笑:“我早与你了,你那个儿子不成器,你与其将希望放在他身上,倒不如成全与我,一旦我恢复,这世间将再无敌手!”

听得此话,齐道临似是不忍的闭了闭眼,面容隐隐有些扭曲与挣扎。

“齐道友,你是聪明人。”

绿色巨脸声音充满了蛊惑之力:“你我虽享有数千年寿元,可终有大限到来的一,在长生面前,区区一个儿子算得了什么?”

到这里,他不禁冷笑道:“你还有不到五十年的寿元,倘若还无法踏入炼虚期,下场便是坐化,这数千年苦修化为一旦……”

“呼……”

这时,外界的阵法忽然响动了起来,而后便有着一道无比恭敬的声音响起:“启禀殿主,殿下回来了……”

“吾已知。”

齐道临声音极为平静的应了一声。

墙上那张绿色巨脸再度道:“齐道友,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齐道临闻言,身形微颤,而后合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出闭关之地。

庄严的大殿之上。

浑身是血的齐煌单膝跪地,喘着粗气道:“父亲,孩儿无能,此番为我仙殿折损过半强者……”

自幼齐道临便对他严苛无比,因此他深知自己此番的表现,恐怕会引起前者的滔怒火。

“无妨……”

然而,令他的诧异的是,齐道临却是淡淡一笑:“此次是为父失算了,怪不得你……”

“父亲……”

齐煌不禁抬头看向他,入眼的却是一个慈父般温和的目光。

这般目光,他从未在齐道临身上感受到过,念及至此,他双眸微红,亦是有些感动。

“你随我来,我有话要与你。”

齐道临温和一笑,而后徐徐转过身,袖袍一挥,当即有着一道石门很是突兀的出现。

禁地!

齐煌见状,瞳孔不禁剧烈一缩。

这道石门被阵法掩饰,被誉为仙殿的禁地,传闻是齐道临闭关之地,无人进去过,纵然是他也不例外。

不成想如今父亲竟要其进去。

想到这里,齐煌心头有些激动,当即起身落后与齐道临半步,紧随其步伐跟了进去。

……

半个时辰之后,石门再度大开,两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正是齐煌父子。

只是倘若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齐煌身上的气质发生了翻覆地的变化。

倘若他先前卸去一身修为,温润如翩翩公子的话,那么现在的他,浑身上下尽是滔的邪气,那般邪气,似是上古魔君转世。

齐煌活动了一下身体,而后闭上眼露出陶醉之色:“拥有身体的感觉很美妙……”

在其身后的齐道临面容抽搐无比,近乎滴血的道:“此番计划若是失败了,你知道齐某的手段。”

“放心!”

齐煌顿时面露不耐烦之色:“别忘了,你手里还握着那子的女人和弟弟,投鼠忌器之下,那子如何敢轻举妄动……”

“我知道你心痛,可你也清楚,我原本看上的是姓苏的女子腹中那孩子,他才是我夺舍的最佳炉鼎……”

到这里,他缓和了神色道:“可那孽障自我意识似是察觉到了危险,硬是拖了将近两年,迟迟不出生……”

“接下来该如何做?”齐道临沉声道。

对方得不错,最佳的炉鼎是那位胎儿,为此仙殿足足等了两年,不成想那孩子竟还不出生。

“很简单!”

齐煌咧嘴一笑,嘴角泛出一抹邪戾之色:“双修大典如约举行,一旦让我吞噬了那女人体内的纯阴之气,必能恢复巅峰!!!”